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七节 合适x的x选择(2)

    李紫夜:“你以前也用过这种机器吧。(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王洛:“有可能....不记得了。”

    莫厄:“没钱也没关系,可以借款。有些货物还可以用生命值上限来购买。”

    王洛:“不...这个就算了。”

    他做了这样的拒绝之后,站起身,将那件衣服套在身上。

    他的身形随即消失了。之后,那团烟雾中间出现了一个空洞。好像有人钻了进去。

    烟雾上的空洞消失后,莫厄看着那团烟雾,沉默不语。

    李紫夜:“怎么,在考虑之前如果用这样的方法,能否捉住他?”

    莫厄摇了摇头:“如果我们抱有恶意,他应该还是会拒绝。”

    “这块碎片,似乎能察觉到危险的意图...我们工作吧。”

    李紫夜:“好。”

    “那接下来,你觉得编一个怎样的故事给那女人更好?”

    ----

    不远处,是一个巨大的沙盘,在那沙盘上面,一些儿似曾相识的光芒笼罩着。

    在那沙盘旁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此刻,她正满脸兴奋,盯着沙盘上的某处,全神贯注的看着。

    在她身旁,一柄手杖、一枚印章,还有几本书,零散的被丢在地上。王洛随即确认了目标,那柄手杖,那枚印章,就是自己的任务目标。

    他慢慢的走过去,并不发出一点儿声音。在靠近手杖的一刻,他突然听到了旁边响起的哭声。

    循声望过去,是另一个女人。她像是哭了很久一样,此刻满脸的鼻涕眼泪,显得很难看。

    王洛觉得她的模样有点儿熟悉。不过,之后他没有多想,而是按照任务的要求,拿起了手杖和印章。

    沙盘旁边的那个漂亮女人并没有注意。王洛把它们收起来,想了一下,又把地面上散落的几本书籍都收了起来。

    任务已经完成,可以离开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王洛的心中突然涌起一些想法来。接下来,他没有走,而是慢慢挪到沙盘旁的那个女人身边,伸出手,把她鞋子上的两条鞋带解开----然后,把两条鞋带绑在了一起。

    在这个过程中,她并没有发现,依旧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站着。之后,王洛看了看她的后背,表情有些遗憾---很像是因为没带笔,不能在她背后画一只乌龟那样的遗憾表情。

    这遗憾的表情持续了片刻之后,他转过身,向远处走去。在走出一段距离之后,他又折了回来,走到那个被绑着的女人身边。

    她还在哭。王洛没有说什么,没有安慰她,只是悄悄的解开了捆住她的绳子。

    被捆住的这个女人并没有立刻发现绳子被解开了,依旧在那里哭。王洛也没管她,他又看了沙盘旁边的那个女人一眼,悄悄的离开了。

    不一会儿,他就远离了他们,并没有被发现。之后,他就按照任务的指引,朝目标营地的方向走去。

    那营地很远。他也不着急,随意的慢慢走着。大约半小时后,他看到了远方的烟尘,听到了一阵喊杀声。

    好像是两支军队在交战。一支头裹黄巾,人数众多,衣衫褴褛;一支人数较少,但是队形严密,盔甲齐备。-

    不知道为什么,王洛觉得这一幕好像有些熟悉。

    他停下了脚步,仔细看着,仔细回响着,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事了。

    于是他向前走去,在又靠近了一些之后,任务上给出了提示。

    那支盔甲齐备、队形严密的军队,那支汉军,就是他的任务需要削弱的军队。

    这里不是营地,就算削弱这些人,也完成不了任务...不管他们了,去任务地点吧。

    王洛正这么想着,就看到黄巾军一方有一只小队伍---应该不到一百人,正朝黄巾军的后方冲去。

    没有任何理由的,他随即对那片汉军所在的方向举起了手杖。而在思考之前,手杖上的技能便启动了。

    技能释放成功,那些汉军,以及他们周围的黄巾士兵,都遭到了极大的削弱。但那些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点,而是依旧在那里,继续战斗。

    之后,那支黄巾小队冲进了汉军的阵营,在他们接触到的一瞬间,一些汉军被杀了,而汉军的整体阵型,也被冲乱了。

    远处,王洛看着那一幕,又看了看那柄手杖。

    “这...别人打仗,我掺和个什么?”

    他摇摇头,转过身,继续朝自己的任务目标地走去。

    ----

    苏苒闭上眼睛,一脸的回味和满足。

    “他死了,你知道吗?”她没有睁眼,也没有回头,就这样对周素烟说道。

    “尽管还是满脑子里理论,也骗了不少人按他的话来行事,但他还是死了,死在恐惧之中。”

    “你知道他提出了什么理论吗?又是那种‘精力论’,什么人的**是无限的,但是精力是有限的。还打算把这套理论用到鬼的身上---说什么‘鬼的**同样是无限的,而精力同样是有限的。’”

    “你知道吗?那些人,也和你一样,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答应按照他的安排来行事。”

    “他们一起去冒险。是一个需要不停给人打电话的任务。对方接了,对方就会死;不然,他们就会死。”

    “当然了,这难不住他,他像从前一样,选择了给他认为该死的人打电话。还对那些同伴说‘给扶桑人打电话,让那些鬼去扶桑大杀特杀,累死它们’、‘战犯的后代,杀的越多越好’、‘多杀一些,这些鬼就都能为英雄了’。”

    “但是,他还是死了。死在一起去的同伴手里,那些人,有几个认为他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地位;认为他已经把理论提出来了,就没有用了,可以去死了。”

    “他们抢先打了他要拨出的电话,在连续多个电话没人接之后,这位男子汉,违反了规则,就这么被杀了。”

    这样说完,她睁开眼睛,眼中满是兴奋和快意的看向周素烟的方向。

    然后她就呆住了---捆住周素烟的绳子断掉了,散在地上。对方人也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