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零五章 朱门酒肉臭

    第一百零五章朱门酒肉臭

    庄叔颐抱着一堆账本,吃力地啃着。(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她的算数确实不错,但是和看账目便是两回事情了。有的钱拨出去三四个地方,一不留神便要出了岔子。“光花圃每日就要花三十块,这三十块究竟花到哪里去了?老是对不上。”

    “我突然觉得阿娘太厉害了,她每天要管家里的大小事务,还要参加协会的活动,居然还有时间念经烧香拜佛。”庄叔颐钦佩道。

    “太太毕竟是在英国念过书的。”杨波帮她看了一部分,也觉得头大如斗。这错综复杂的,比永宁城的下水道还要叫人头疼。

    “你不说,我都想不起来了。阿娘从不说这些,但是我觉得她应该很喜欢读书吧。”庄叔颐摸着钢笔的帽子,上面刻着阿娘的名字。这是阿娘的钢笔,只是最后却收在了阿爹的书房里。

    庄叔颐曾听过许多关于阿娘在英国读书的传闻,一个裹了小脚的女人,从未学过外语,却只花了三年便读完了纽纳姆学院的本科,若不是最后一年阿爹不得不回来,许是她可以成为一名女子研究生。

    多么神奇的字眼。庄叔颐只觉得那应该是非常重大,非常厉害的一个名词,但是这个时候她还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不看了,不看了。我想去外面转转。”庄叔颐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吓了扬波一跳。

    “榴榴,小心!”还是扬波及时冲了过去,庄叔颐才没有被倒下的椅子一块带倒。扬波先将她安置好,再将去扶起椅子,这才松了一口气。“下次可别这么鲁莽了。”

    “我有阿年嘛。”庄叔颐半点不放在心上,欢快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阿年,看你脸上,都是墨水。”

    扬波摸了摸自己的脸,可不是一脸墨水吗?刚刚他跑得太快,都忘了自己手上的钢笔,墨水都洒到他脸上了。再低头一看,地上桌子,甚至账本上也都撒上了不少墨点。

    “完了。”庄叔颐这才发觉,遭殃的可不止是扬波的脸,长叹了一声,又立刻自暴自弃道。“不管了,不管了,我们出去逛一圈再回来吧。反正都这样了。”

    扬波还能怎么回答呢,自然是应允了。他给庄叔颐披了一件厚衣服,才带她出去。“你可别做什么危险动作,想想你身上的伤。”

    “好啦,我不是那么傻的。”庄叔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隔着厚厚的衣服摸不出来,但是她自己感觉到胸口心脏跳动的位置有一条发痒的疤痕。

    庄叔颐都想不起来当时自己的心情了,似乎是害怕的,又似乎什么也感觉不到。回想起来,只记得疼得很剧烈。起码现在叫她再做一次,她是绝不会如此果决了。

    “去老大昌吧,现在好像在卖冰糕呢。”庄叔颐曾在上海吃过一次,现在想起来便流口水,冰冰凉凉的,再加上淋在上面的酸甜果酱和香脆坚果,滋味真是叫人欲罢不能呢。

    “不行。”扬波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你忘了自己的伤口还没好,就算买了你也不许吃。冰糕那么凉,你也不许冬天吃。”

    “炉子的炭火烧得旺旺的,在屋子里汗流浃背地吃冰糕,不是很棒的体验吗?”庄叔颐瘪着嘴不太开心地抱怨道。

    “不行。”扬波弹了一下她的脑门。“清醒一点。”

    “那好吧,我们去有味书屋吧。我们好久没有去淘书了。”庄叔颐只好退而求其次,选了书屋。

    “书房已经没有位置了。”扬波一边这么说,一边却半点不阻止她。最后两个人挑了十来本才收手。

    “对哦,书房没有位置了,就放在玫瑰公寓里好了。”庄叔颐一身轻松地走在前面,扬波一个人抱着箱子走在后面。

    “你忘了上次已经放不下,我还翻修了地窖,放了一些下去。”扬波无奈道。

    “忘了。这么说地窖也可以放书咯,我还可以再买一些嘛。”庄叔颐说干就干,立即便拉着扬波返回书屋,还要再挑。

    扬波无可奈何地跟在后面,可算是不敢再劝了。他怕自己再说几句,她连书屋也要整个搬回去。

    两个人刚走到书屋门口,就听到里面激烈的争吵。

    “那是我的东西,你怎么能擅作主张将那些书卖掉?”说话的女声十分的耳熟。庄叔颐探头去看,果然是个熟人,就是上回来大闹过庄府的庄亚楠,也算是庄叔颐的堂姐。

    “我不是都认错了嘛。若是还有一点办法,你以为我想做这恶人。家里五天都揭不开锅了,你还不在家,我连家里的被子都当了,实在是没办法了,哈切!”说话的小姑娘倒是没见过。

    “算了,也不全是你的错。我走之前不是给你们留了十块,起码可以撑到下个月啊。”庄亚楠一边心疼自己好不容易攒下的书,一边又心疼自家的妹妹。“又是那个混蛋抢去了?”

    “也不是。”庄雯梓有些心虚地别开了姐姐的视线。

    “怎么回事?”庄亚楠立即竖起眉毛,斥责道。“不是和你说过了,别去管他,就算他被人打断腿,砍了一两根手指又不会死。说不准还能叫他收敛一点。不,他要是那么容易悔改也不会害我们这么惨了。”

    “不是,不是。像他那样的渣滓就是死在外面,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是宝儿,发烧了,烧了好几天,凤姨跪在我面前求我。他毕竟是我们的弟弟。我就……”庄雯梓捂住自己的脸,低声哭泣。“对不起,二姐。”

    “别哭了。既然是宝儿的事,那也没办法。”庄亚楠叹了一口气。“老板,你帮我再找找,若是还有没卖出去的,麻烦你给我留着,我愿意出原价买回来。”

    “阿姐!”庄雯梓听了,立即惊叫道。她卖那一叠书的时候才不过原价的一半不到呢。若是全价买回来,那可就是一笔不得了的大数目。

    “你别说了。那些是我的命,我非要找回来不可的。”庄亚楠一旦下了决心,便是别人轻易改不了的。

    庄叔颐在心底不由地欣赏她。这个姑娘虽然是她讨厌的庶叔叔的女儿,但是却很对她的脾气。于是她上前一步,插嘴道。“你的书是哪些?我刚刚买了一些,你可以看看,如果有你的,我可以直接还给你。”

    “是你?”庄亚楠欣喜地回过头,却在看到庄叔颐的瞬间耷拉下脸,然后犹豫了片刻,才很是尴尬道。“三小姐。”

    “不,不要那么叫我。就叫我叔颐吧,我叫你亚楠可以吗?”庄叔颐摸了摸鼻子,她可当不起这声称呼。

    其实,两人明明是一家人,只是如今因为那无关紧要的东西分出了个高下来。但是这样的高低不是庄叔颐想要的。她做这等封建迂腐的事,那可太对不起她读过的卢梭的社会契约论了。

    “谢谢你,但是如果你出了钱的,我还是要将钱还给你的。不食嗟来之食这点骨气,我还是有的。”庄亚楠最终还是付了钱,只是她一时拿不出那么许多,便写了一张欠条给庄叔颐。

    庄叔颐握着那张欠条,一路走回家。扬波跟在后面,看她东张西望,不由地奇怪。“你看什么?小心路上的石头。”

    “我以前从来都没意识到城里面有这么多当铺。”庄叔颐看的却不是那些挂着“当”字的店铺,而是徘徊在店铺门口的那些狼狈不堪的人们。

    等庄叔颐重新坐在书桌前算账时,摊开那张欠条,内心又有诸多感受。“这可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