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32章 诀别

    “妍妍!”南景枫脚步凌乱,重重的跪在地上,跪在浴缸旁边。(看啦又看小说)

    像个傻子一样将手放进浴缸紧紧捂住她的伤口,以为这样就可以救她。

    可是浴缸里面的水依旧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速变的更红更深。

    南景枫眼角湿润,像是失去了伴侣的孤狼,“妍妍,不要睡,不要睡……”

    他不知所措却又手忙脚乱着,“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爱你啊!”

    不知道是不是歇斯底里的这句我爱你起到了作用,只见彻底昏迷的秦初妍艰睫毛微微颤抖一下,像是枯叶蝶最后煽动翅膀的告

    别,那样的美,那样的颓废。

    “妍妍,你还活着……”南景枫喃喃自语,终于想到医院这个地方的存在,他从水中抱起秦初妍,哗啦啦的水瞬间湿透了男人身

    上的浴袍。

    可是他似乎不知,只是抱着小姑娘越来越冰冷的身躯快速冲到床上,扯下被单将小姑娘紧紧裹住,而后疯狂的冲下去。

    跑在前厢的脚步声将司机惊了出来,“少爷,怎么了?”

    “医院!”南景枫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句,瞬间冲出前厢。

    司机的睡意被南景枫吓回去,他赶紧如临大敌一样,跑回房间取了钥匙,也抓紧时间跟了下去。

    “你他妈的给我快点,快点,快点!”歇斯底里的南景枫根本没有道理可讲。

    司机硬着头皮,“少爷,这已经是最快的车速了。”

    南景枫也不言语,眼睛死死盯着怀里的女孩越来越苍白的小脸,心里难受的快要窒息。

    他从来不知道,心疼可以到达这种生不如死的地步。

    那种窒息感,那种想要毁灭一切的冲动,同时都在折磨着他,似乎下一秒就可以万劫不复,就可以死生契阔。

    司机从后视镜看到自家少爷的疯狂,怕的要死。

    南景枫已经以沉稳腹黑的形象示人,向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这样的情绪外露,是司机第一次见到。

    他也逐渐看清楚了少爷怀里的小女孩,就是他们的外小姐。

    外小姐披着床单被南景枫抱在怀里,而南景枫的情绪爆发似乎如果外小姐有丝毫的差错,他就可以立刻陪她去死一样的决绝。

    似乎,他明白了些什么。

    薛家少爷,和薛家的外小姐,竟然是……这样的关系。

    看起来,少爷的爱已经侵入骨髓,渗透进五脏六腑了,因为眼神不会骗人。

    司机默不作声的收回目光,心里却狠狠的叹了口气,他们…注定是不会有结果的啊。

    毕竟,这是乱……伦啊!

    终于,终于到了最近的医院,同样是薛家的企业。

    司机还没有将车挺稳,南景枫已经抱着秦初妍冲进了医院。

    跑进医院大厅,值班的工作人员尚未反应过来,就看到男人几步垮上楼梯,一边跑一边大声嘶吼,“医生,他妈的医生死哪儿去

    了,给老子出来,否则老子一枪毙了你们。”

    “南……南少,您……”闻讯赶来的副院长一句完整的话还没说话,就被南景枫阴狠的目光吓住。

    “给我救她,就她啊!”南景枫俨然已经丧失了所有的理智。

    就在这时,几个医生已经推着推床跑过来。

    副院长为难的看着南景枫,“少爷,请您把人放下来。”

    南景枫心里忽的更疼,好像放下来就是永远的告别一般,不由自主的看着秦初妍的脸,有些舍不得。

    而秦初妍手腕的血自己汩汩而流。

    所有医生的求助目光都放在副院长身上,副院长只能硬着头皮,“南少,这样下去,病人会失血过多而死的。”

    “混蛋!”听到死,南景枫完全失了分寸,他手忙脚乱却动作温柔的把小姑娘放在推床上,目光却是警告的瞪视着医生,“如果她

    损伤半分毫毛,我要你们整个医院陪葬!”

    因为南景枫的执拗,副院长只能把手术地点确定在了实验室中。

    因为实验室里面的器材比较先进,一般是某些大型罕见手术在专家执刀时,会通过实验室的全角**进行实时观摩。

    可是这对病人家属却是异常残忍。

    因为他们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手术刀破开皮肤,血淋淋的场景是一些人许久甚至永生的噩梦。

    而南景枫,却主动的选择了这个地点。

    副院长没有办法,只好照做。

    南景枫独自一人坐在观摩区,看着他的小姑娘被放在手术台上,看着他的小姑娘断裂的手被放在手术架上,双拳不由得握紧,

    一紧再紧。

    里面的声音也通过眼前的微型音响传出来。

    南景枫清晰的听到医生们的对话。

    “镊子,手术刀。”

    “止血钳,纱布,快快快。”

    “李医生,病人……病人是抗麻体质,麻药几乎不起作用。”

    “病人暂时性停止呼吸。”

    “心脏骤停二十秒,心电图……”

    “……”

    抗麻体质,呼吸暂停,每一个词语都想是一把锋利的剑,狠狠的刺在南景枫心里。

    看着液晶屏幕上特写的血肉模糊的手腕,南景枫终于忍不住,狠狠的给了自己几巴掌。

    “南少,这是……这是需要您签字的病危通知书……”副院长战战兢兢,咬着牙走过来,一路上,双腿都在颤抖。

    他知道南景枫说的让整个医院陪葬的话,不是闹着玩的。

    可是小女孩好像抱定了必死无疑的决心,躺在浴缸中,会导致伤口永远不会结痂,会硬生生的失血过多而死。

    而里面躺着的小女孩更是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虽然还没有被判死刑,可是……

    南景枫目眦欲裂的看着自己身上的通知书,一把抢过来,撕的粉粉碎。

    “我去你妈的病危,我要活生生的她,我要她好好的出现在我面前。”南景枫蓦地抓住副院长的衣领,“听到没有!”

    副院长浑身发抖,嘴角更是抖的厉害,“我……我们……尽力……力……”

    …… …… …… ……

    “不要啊!”苏慕夏大喊着从梦里惊醒,低低碎碎的呜咽声响彻在黑暗房间中的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