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一十三章 毒发?

    常轻舞被挟持,虽然甄宏伟很不想公布消息,但是为了通缉胡云山,还是不得不配合舆论,于是一时间原凯丰制药副总胡云山逃走,伺机报复,挟持了经开区常务副区长常轻舞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wWw.k6uK.cOm)

    短短的一天,甄宏伟的电话差点被打爆了,除了黄岳山的质问,百鸣集团的郭昊阳也打来了电话,这让甄宏伟很是有些无地自容,龙江市这才刚刚和百鸣集团签署了协议,然后就发生了副区长被劫的事情,这岂不是说龙江市的投资环境很差?

    一天的焦头烂额,晚上甄宏伟又接到了刘学斌的汇报,当真是大发雷霆:“刘学斌,你是干什么吃的,快二十四小时了,你就给我传回来这么个消息,你这个副局长要是干不好,我就换人来干。”

    甄宏伟是把刘学斌当成秦东旭的接班人来培养的,秦东旭这一届干满离职是在所难免的,虽然秦东旭的品行经受住了考验,可是一位没有了雄心壮志的市局长很显然适不适合继续这个岗位的。

    可是自从刘学斌上任,这狗屁倒灶的事情是接二连三,其他的事情那也就罢了,毕竟要整顿龙江市,有些事情是无法避免的,可是胡云山出逃,常轻舞被挟持,那可就真的让甄宏伟生气了。

    “甄书记,我向您检讨。”刘学斌急忙道:“胡云山是侦察兵出身,反侦察能力非常强,而且又有人质在手,我们也是束手束脚啊。”

    “我要的不是过程,是结果。”甄宏伟怒道。

    “甄书记,胡云山已经给江宇打了电话,他的目标就是江宇”刘学斌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那你们现在的计划是?”甄宏伟问。

    第二天一大早,龙江市的早间新闻和一些报纸就刊登出一条让舆论哗然的消息。

    新闻和报纸详细的说明了凯丰制药被查封的原因和经过,当然有些地方经过了一番修饰,大概意思就是因为凯丰制药的无理要求,龙江市经开区区医院副院长江宇暗中查到了凯丰制药的一些犯罪证据,然后上交有关部门,从而导致凯丰制药被查封。

    如此一来,凯丰制药副总胡云山对江宇怀恨在心,绑架了江宇的女朋友常轻舞,新闻上对常轻舞的身份并没有特别说明。

    胡云山用常轻舞威胁江宇,江宇为了拯救自己的女朋友,于昨晚服毒自杀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啊,有的人不信,有的人半信半疑,有的人谩骂**,总之各种消息铺天盖地。

    齐悦刚刚起床,躺在床上,随手摁开电视,就看到了最新的龙江新闻

    “小鱼儿”常轻舞被挟持的消息齐悦也是昨天才知道的,他一晚上都没怎么睡,早上才眯瞪了一会儿,没想到睁开眼就看到这个新闻。

    郭昊阳此时也正在吃早点,崔文华走过来低声在郭昊阳耳边说了几句,郭昊阳一愣,吃惊的抬起头:“消息可靠吗?”

    “我已经找人确认了,应该没错,江院长是昨晚在营山县服毒,当场身亡,如今尸体已经送回到了龙江市,暂时安置在省医院的停尸房”

    “怎么会?”郭昊阳站起身,满脸疑惑,按说江宇不应该是这么冲动的人才对,即便是为了救常轻舞,可是这么冒失,有些说不通啊,胡云山哪种人的话能信?

    “备车,马上去省医院!”

    郭昊阳抵达省医院的时候,前来探望江宇的人并不少,齐悦,林建平,白良彤和何向军,省医院急诊科的医生护士,平常安静的停尸房人满为患。

    江宇躺在停尸房的一张床上,脸色苍白,嘴唇微微发黑,全身冰凉,没有一点气息,即便是不懂医的郭昊阳也看出江宇这完全就是毒发身亡

    “小鱼儿”齐悦站在江宇床边,满脸的难以置信,小鱼儿竟然真的原本他以为新闻媒体只是为了制造舆论,让胡云山相信,却没想到江宇竟然真的

    “江院长”何向军和白良彤同样是满脸震撼。

    “江主任”李梦蓉站在人群中,看着躺在床上气息全无的江宇,心中的滋味很复杂,江宇竟然为了常轻舞服毒自杀,这要是有这么一个男人为了自己,那自己不知道会多享福。

    “刘局,小鱼儿怎么会?”

    齐悦擦着眼角的泪花,一把拉住站在边上的刘学斌

    刘学斌叹着气:“胡云山和江宇通话他一直是背着我们的,我们也没想到江宇竟然,等我们发现把他送往医院,他已经”

    “你怎么不去死。”齐悦一拳打在了刘学斌的脸上,回过头痛心疾首的看着江宇:“小鱼儿,你怎么这么傻呢?”

    营山县,璜山,中午的时候梅桐从山外面回来,进了门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外面有什么消息吗?”

    “那个江院长昨晚上服毒自杀了。”梅桐道。

    边上的常轻舞猛然一震:“不可能,小鱼儿绝对不会”

    说着梅桐拿出手机,把从外面下载的几个视频点开交给了胡云山,胡云山静静的看着,看着看着,他眼角的泪水就不断的滑落。

    “哈哈哈,江宇,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和你比起来,我胡云山倒是越发的显得不是人了。”

    常轻舞已经停止了哭啼,她真的不敢相信江宇竟然真的为了她

    当天下午,刘学斌就接到了营山县彭辉扥电话:“刘局,胡云山自首了。”

    “胡云山自首了?”刘学斌一愣,胡云山竟然自首了,这个家伙竟然真的言出必践。

    “胡云山有个要求,他要见江宇的尸体,见到尸体他才愿意告诉我们常轻舞的下落。”

    “我这就派直升机前去营山。”刘学斌挂了电话,回头向躺在停尸房的江宇道:“胡云山自首了,你小子赌赢了。”

    江宇一边喝着牛奶一边道:“没办法啊,我也只能赌一赌,同时也争取一点时间,要不然胡云山狗急跳墙,那可就真的晚了。”

    “快吃吧,吃完继续装死,胡云山可是要前来验尸的。”刘学斌没好气的骂道:“奶奶的,为了你,竟然让我挨了一拳,那个齐悦,下手是真狠啊。”

    “活该。”江宇骂道:“要不是你,我又何至于此。”

    “你的那个什么药真的没有副作用?”刘学斌凑过去问:“要不给我一点,这玩意简直太神了,那么多医生都查不出来。”

    “时间长了有可能真死,你确定要试一试?”江宇白了刘学斌一眼,所谓假死,其实也是临界于真死之间,全身气息全无,心脏停止跳动,这种情况真要持续的时间长了,那可就是真死。

    晚上十点多,胡云山在彭辉等人的押解下到了省医院停尸房。

    掀开白布,胡云山一眼就看到古晨脸色煞白的躺在床上,全身冰凉,毫无呼吸。

    “胡云山,你现在满意了?”刘学斌目光冰冷的看着胡云山。

    “呵呵。”胡云山看着江宇,淡淡的笑:“江院长啊江院长,你确实了不起,比我强,我胡云山临死前还拖累了自己的爱人,可是你,却换了他一命。”

    刘学斌眼睛一眯:“胡云山,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自己走投无路,所以自首前已经给常轻舞服了毒药,如果江宇是真死,你们可以在她毒发之前找到她,如果江宇是假死,那么呵呵呵”

    胡云山后面的话虽然没说出来,但是刘学斌却听的一身冷汗,这个胡云山真的是孤注一掷啊。

    “现在可以告诉我们常轻舞在什么地方了吗?”刘学斌面色阴沉。

    “不得不说,姓江的很让我感动,他宁愿自己死,也要救常轻舞,我要是再让常轻舞死了,那可就真的不是人了。”

    “你觉得自己还是人?”刘学斌怒骂:“常轻舞即便是活着,这辈子又有什么意思。”

    胡云山确实很是守约,说话也确实没撒谎,警察找到常轻舞的时候,常轻舞确实中了毒,一个人在璜山的茅草屋,梅桐并不在场,而是在警察找到常轻舞之前投案自首了。

    “小鱼儿,小鱼儿她”警察找到常轻舞的时候,常轻舞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了,不过还是念叨着江宇。

    “爱情,这就是爱情吧。”梅桐是和常轻舞一起抵达龙江的,看着常轻舞一路上念叨江宇,梅桐的眼角落下泪滴。

    同样是爱情,她和胡云山是孽缘,常轻舞和江宇也是孽缘,可是常轻舞比她幸福。

    常轻舞抵达龙江,第一时间就被送到了省医院的抢救室,张玉文等一大群省医院的专家都在等候着,就在大家正打算进入抢救室的时候,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让所有人一愣。

    “江主任?”

    江宇穿着白大褂,急匆匆走进抢救室,留下一群呆懵的专家医生,这是活见鬼了吗?江主任又活了?

    抢救室里面,江宇伸手查看着常轻舞的情况,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江宇,常轻舞中的什么毒?”刘学斌在边上问。

    “千罗”江宇凝重的吐出两个字:“该死的胡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