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2 少女谢巧巧的表白

    ♂

    “这谢家妮子和程黑家后生有一腿啊,我呸,真是臭不要脸,怪不得谢家老头死的早,老狐狸精生了个小狐狸精,家里就没一个好东西。(wwW.K6uk.coM)”

    三妞猫在一边篱笆院墙的后面,定睛看向院子里,拍着大腚上的泥土,一边嘴上怨恨的说道。

    随着她手上的动作,丰润的tun部涟漪般浮动着,很是带感。

    确认了里面的人物,三妞扶着有些疼痛的腰,搓揉着屁屁,拿起篮子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巧巧,你这是干什么。”

    程河清有些呆住了,少女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柔软紧紧的抵在他的后背,柔似软面般的温热触感让人痴醉,混合着洗发水香味的少女香气更是一个劲儿的往鼻子里钻,谢巧巧的怀抱,有着魔力一般,能让人沉沦。

    是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要把谢巧巧的小手从他身上拿开。

    谢巧巧是个很好的女孩,精灵,甜美,我见犹怜,楚楚动人,可是,他程河清心里已经有人了。

    “巧巧,听话,松开我。”

    谢巧巧就像着了魔一样,用劲儿的双手牢牢的抱住了程河清,程河清怕伤到她不敢太用力,以致于掰不开她的手。

    “女儿大喽,想嫁人喽,哈哈。”

    屋里床上的巧巧娘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外面,心中了然,程河清的一副药已经大致帮她退烧了,她那一张风韵十足的脸上有了笑容。

    她倒是十分看好女儿和程河清在一起,所以也不阻拦,当做看不见。

    “不,清河哥哥,我不,我喜欢你,我要和你在一起。”

    谢巧巧紧紧的抱着程河清,美目中偷偷闪过一丝无奈。

    她羞的脸色通红,程河清那薄的够呛的廉价大衬衫,几乎什么都搁不住,连程河清的体温,她都能感受的到,犹如肌肤相接一般。

    少女的矜持,被脑海中的爱意全部冲垮了,犹如一荡一荡的波浪,一发而不可收拾。

    清脆甜美的声音,到后来近乎是吼出来的。

    听到谢巧巧的话,程河清近乎是再次愣住了,谢巧巧竟然喜欢他?他可是一直把她当成妹妹来对待的。

    不得不说的是,谢巧巧温热的小身体,可真是磨人的紧啊。

    若不是心中有着一道天堑般的防线,加上他狠狠的咬了一下舌,他近乎都沦陷在谢巧巧的温柔乡之中了。

    “河清哥哥,我们在一起吧,我要给你生孩子,我娘会同意的,也不要彩礼。”

    在真心相爱的程河清的面前,谢巧巧声音软腻到了让男人无法说出拒绝话语的地步,柔和的不能再柔和的声音带上了哀求的语气,水汪汪的大眼睛配合着如此撒娇似得哀求,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相信若是程河清答应了,今晚上洞房谢巧巧都不会拒绝,即使不爱,程河清也被深深的勾起了反应。

    试问,生龙活虎的这么一个大小子,在如此佳人如此模样之下还没有反应,那还是男人吗?

    “对...对不起。”

    趁着谢巧巧真情流露,片刻松懈的功夫,程河清深呼一口气,终于是挣脱出了谢巧巧的温暖之中。

    算是比较宽松的大裤衩子高高的敬礼,不说爱与不爱,反应是到位的,程河清的本钱显然很足,他很尴尬。

    道出一句拒绝的道歉之后,他弯着腰,一路跑出去几十米路方才作罢,健壮微黑的皮肤上透出了一抹红晕。

    或是被拒绝应该沮丧,可谢巧巧看着程河清分明是狼狈逃窜的模样,仿佛是她今日柔情告白建功胜利的勋章。

    谢巧巧脸色仍带着一丝红晕,眼底深处,却是疲惫与无奈。

    “河清哥哥。”

    她的目光呆愣,望着程河清离去的方向,叹息一声。

    程河清逃到家里,对着水缸狠狠的喝了好几瓢冰冷的凉水,心中熊熊燃起的那团火,才算是短暂性的熄灭了。

    以后可不能和谢巧巧再走近了,好生危险,差点儿把持不住,背叛了忠贞的革命爱情。

    这时,大黄恰好回来,大黄是程河清养的一只纯种的大狼狗,小时和他一起成长至今,如兄弟般。

    大黄的后面,跟着一队步伐整齐划一的大公鸡,它们脚步铿锵高昂着脑袋,眼神却有些萎靡不振。

    “大黄,真棒。”

    程河清对大黄竖起了大拇指,大黄汪汪的叫了两声,在回应,快乐雀跃的在他身边蹦蹦跳跳的。

    这之前,程河清安排大黄,每天早上,鸡鸣之前,大黄就给家里公鸡追走,待他起床,再带回来,保证他的睡眠。

    ......

    当人们劳作了一天之后,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家里,太阳老铁在这片也正式的下班了,夜深了,除却漫天繁星和一轮半月,小小的山村再次全部的陷入了黑暗。

    吃饱喝足的程河清躺在床上,心里却在不停的盘算着时间,终于,老头程黑那屋的灯已经关了有一阵了。

    他心中盘算着,“出溜”一声,他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站到了地上,一通翻查,找出那件很少穿,很贵很干净,喷过香水还有淡淡残香的新衣服,快速的穿上。

    从枕头底下掏出手电筒,他呲牙,露出洁白的牙齿,脸上带着笑。

    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和上门,蹑手蹑脚的出了院子,心跳在加快,扑通扑通的,出了家门,大黄“嗷呜”一声似是在表达疑问,程河清比了个嘘声的动作,蹭的一声站起来的大黄了然一般再次趴下了。

    离家门远了一些,程河清马力全开,直接撒丫子狂奔,向着心中的圣地,前进,前进着。

    他来到了下务村一边的杨树林,夜黑风高,月光的照耀下,树影有些阴森,可丝毫影响不到心中满是欢喜的程河清。

    程河清只觉得,今夜的空气,是特别的清新,斑驳的夜色,顺眼了许多,吵闹的蝉鸣蛙叫蟋蟀振翅,都是那么的悦耳。

    “河清,是你吗?”

    树林的深处,一道雪白的灯光晃了晃,程河清脸上笑容更大了,咧开了嘴,手中的手电打开也挥了挥。

    “飞燕,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