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陈虎拒绝婚事

    ♂

    “呵呵,哈哈哈哈。(www.k6uk.com)”

    陈虎看着面前跪着的两个人,愣了一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仿佛有点儿不敢相信。

    “爸,我求你了。”

    陈飞燕可怜兮兮的,眼中的泪水随时会流出来一样。

    她想过程河清来提亲的场面,可是万万想不到,真的来了,会是这样的一副模样。

    陈虎喝的大醉如泥,面子上的话根本说不出来,心里怎么想的直接就怎么做了,这样很伤程河清的心,她很焦急,但是毫无办法。

    以致于多年不说的这个求字都出来了,希望陈虎能够同意。

    慢慢的,陈飞燕控制不住了,泪珠从俏脸上往下流。

    看到女儿的眼泪,陈虎的酒醒了很多,无意间,他看到了缠在陈飞燕腰间程河清的外套。

    程河清还是低着头跪在地上,等着他的回话,见他平静了下来,程河清也厚着脸皮的恳求道。

    “叔,你放心,我一定会对飞燕好的,要是让她受一丁点的委屈,不得好死。”

    毒誓都发出来了,他迫切的需要得到陈虎的认可。

    本以为没有这么难的,提亲,现在看来,他和陈飞燕想要在一起真的是不容易。

    “程河清,不行,出去,别逼我动手啊。”

    良久,陈虎再次抓起了地上的一个酒**子,指着程河清,他双目要喷火一样,满是怒气。

    “你动手吧,打死我也不会放手的。”

    陈飞燕非常了解程河清是个特别犟的人,要是任由事情这么发展下去,两家的关系会更加的糟糕,别说结亲了,还不得结仇。

    程河清心里想的话未说出来之前,陈飞燕拉住了他,用力的拽了拽他的衣服。

    “河清,你先回去吧,我爹今天喝多了,脑子不清醒,你就别跟他犯犟了。”

    也是,程河清点头,现在是没法继续往下说了,陈虎一张口嘴里吐出来得劲酒气能醉倒一个小孩。

    这样再犟下去除了关系会更糟糕之外也没有什么好处。

    “清醒,我清醒着呢,程河清,你想娶我的女儿,下辈子吧,这辈子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不可能!”

    陈虎个头不高,瞪的眼睛有牛眼那么大,全程嘶吼,一点儿往日村长的小派头儿都没有了。

    “叔,你喝多了,我明天再来。”

    程河清脸上陪着笑,他再可恶,那也是未来老丈人,他犟,也得让着这位未来的爸爸。

    他叹了口气,和陈飞燕眼神对视,交流。

    陈虎的态度不仅仅是出乎了陈飞燕的意料,也打的他一个措手不及,他家里本就是不同意,而这边也出了陈虎这么大的问题。

    他和陈飞燕的感情,开花结果,不容易,必定是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了。

    “来来来,来什么来,你别来了你!”

    陈虎冲着程河清摆手,满脸的不屑。

    陈飞燕想去送程河清,却被陈虎给拉住了,陈虎的脸色很黑,指着她,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爸,程河清哪里不好?你给我说,我让他改还不行吗?”

    陈虎现在的模样完全是好好的,而且还很茸智,和刚才的模样判若两人。

    “谁都行,阿猫阿狗,城里的农村的,有钱的没钱的,就因为他是程河清,他是程黑的儿子,这就不行。”

    陈虎小口的喝着杯中酒,脸色发紫,沉吟道。

    “为什么,爸,我是你的亲女儿啊,我的幸福重要还是你们老一辈的恩怨重要?”

    陈飞燕反问陈虎,不允许她和程河清在一起,就因为他爸爸曾经和她爸爸陈虎一起竞争过村长吗?

    “你的幸福重要,姑娘大了想嫁人了是好事,这个事情不用害羞,我已经给你定了姻缘,不日就能圆满,拥有一个幸福的小家。”

    陈虎的目光里有着憧憬,深处,也有无奈,他已经被三妞给架上去,不该吃的都吃了,不办事肯定不会算完的。

    他精了一辈子,难得糊涂了一次,他不想搭上自己的声誉。

    他的名声早就臭了,可这个事情不会有人在他面前和他交流,他并不知道自己早已经是臭的声名远扬。

    “爸,程河清啊,我只喜欢程河清,除了程河清,我谁也不嫁!”

    陈飞燕急的直跺脚,陈虎竟然要把她嫁给别的人,她瞪大了眼睛,有些不认识她眼前的这个老男人了。

    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事先没有跟她商量过,哪怕是提及过。

    “谁都行,程河清就是不行,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实话跟你说,亲家已经订好了,你们近期马上就完婚,省的在家里烦我,让人不放心!”

    陈虎很少对掌中宝一样的陈飞燕大吼大叫,但是这次真的不行。

    他和程黑脸的矛盾并没有那么深,看程河清也是简单的不顺眼而已,可是三妞那边已经定了,只能硬到底了。

    “要嫁你嫁,我非程河清不嫁!”

    陈飞燕哭了,大声的哭着回了自己的房间,短短一会儿哭的像个泪儿,让人心疼。

    “啪嗒”上锁的声音让陈飞燕一愣,陈飞燕大吼道:“爸,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干什么,嫁给程河清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大事还落不到你一个小女孩做主,最后你会知道的,爸都是为了你好!”

    陈虎的声音很强硬,陈飞燕体会不到他强硬背后的无奈。

    “爸,你不能这样!”屋里的陈飞燕抗议,屋里的跌倒在地上,泪眼婆娑。

    一波三折,所有的美好,短短的一会儿全部化为了泡影,灰飞烟灭。

    “你自己在屋子里好好想想吧。”

    陈虎的脚步声远了,他心中焦急了,脑海中回荡着女儿的模样。

    程河清这小子一定是燕儿下什么**药了,这么听话的一个孩子,怪不得最近总是忤逆我!

    想着陈飞燕破碎的裙子,他心中更是不安,以他一个男人本身的直觉来说,很有可能,程河清已经对她女儿做了些什么。

    在农村,女儿家的声誉非常的重要。

    他准备连夜奔赴三妞家,要把这婚事给板上钉钉。再及时的把老婆从娘家给接回来,教授一下女儿糊弄之法,给初夜之事糊弄过去。

    在他眼里,三黑子纨绔称不上,有贼心没贼胆的小地痞流氓一个,应该好糊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