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8:找上门

    ♂

    夏天的夜,很美,天空中到处是星星,月亮很大,能看到蓝色的天白色的云。(www.k6uk.com)

    野草上到处是萤火虫,蛙鸣虫叫,很浪漫。

    下务村的人都坐在屋外头乘凉,手里泼着大蒲扇。

    大家伙都在谈论庄稼的事儿,雨水足,阳光足,今年得是个收成年。

    大伙很高兴,脸上都是笑,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了半个村。

    仔细一听,谢菊花的。

    谢菊花泼,声儿尖,自从谢巧巧跟了张大锤,谢菊花每天晚上都要在程家门口骂一阵。

    河清娘待不住了,他们家河清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被骂。

    叉着两手,河清娘就站了出来。

    本来以往不是程黑拖着,就是程河清拖着,河清娘只能憋着,任谢菊花撒野。

    今天不同,程黑上工去了,还没回来,程河清整个人都焉了,没心管。

    程河清晚上下工回来就听到,整个村都传遍了,陈飞燕要嫁给三黑子。

    也没管河清娘跟谢菊花两人对骂,程河清径直就站了起来。

    他生气,压抑,今晚非得找陈飞燕说个清楚。

    如果可能,他还要带着陈飞燕离开,去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世界,好好的生活下去。

    再者,就算陈飞燕不嫁给他程河清,也绝不能嫁给三黑子那种人。

    程河清憋着一肚子气,就着月光,踩着小路就来到陈家门口。

    不像普通人家,陈虎算的上是下务村的大户,现在屋里的灯还敞亮,陈虎正坐在门口吧嗒着烟袋。

    “燕儿,你别犟了,多少吃点,别饿坏了身子骨。”

    陈虎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对着屋子里喊。

    对于这个掌上明珠,陈虎还是心有不忍。

    那间屋子已经灭了灯,门上一把新锁在月光下反光。

    程河清心想,陈燕应该就是在这屋了。

    也不知睡没睡着,陈虎自顾自的一直说,屋里的陈飞燕却没一点反应。

    “燕儿,你说你要嫁谁不好,非要嫁到陈家去,这事儿就没商量。”

    陈虎越说越气,烟也不抽了,烟枪在脚下的台阶上敲的“砰砰砰”直响。

    程河清心里气,就为了选个村长,这两个老古板就这么拆散了自己跟陈飞燕。

    越想越气,程河清决定再找陈虎理论一番。

    刚抬脚,程河清突然看到一个黑影往这这边跑过来。

    看样子跑的还挺急,好几次被路上的石子拌着,差点就摔倒。

    程河清一直望着黑影,黑影径直往陈虎家院子里进去的。

    仔细一看,是张大锤。

    陈虎刚站起来,准备进屋子了,突然见张大锤跑过来。

    “阿,阿巴,阿巴阿巴...”

    张大锤一进院子就对着陈虎叫,看上去很慌,像出了大事。

    “咋个了?”

    陈虎负手,这时候他村长职务体现了。

    有事找他处理,他当然得装出派头。

    “阿,阿巴,阿巴阿巴...”

    张大锤一阵手舞足蹈,脑子上都快急出汗来。

    见陈虎没动静,半天都明白不了自己的意思,张大锤直接上前,拉着陈虎就出去了。

    程河清没想到,张大锤竟然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刚才还在想着怎么进燕儿的房间。

    门上上着锁,砸肯定有动静,找陈虎开门肯定行不通。

    这下好了,陈虎出去了。

    这是上天给他程河清的机会。

    瞧了瞧四周无人,程河清大摇大摆的就从院子里进去。

    到陈飞燕的门口敲了敲,里面没动静。

    “燕儿,是我。”

    “河清哥哥。”

    里面的陈飞燕停留了几秒钟才回复,声音高兴,激动。

    她知道程河清一定会来救自己,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嫁给三黑子。

    “燕儿,你等着。”

    确认好里面有人,程河清开始行动了。

    在隔壁屋里屋外找了半天,找出把砍柴的斧子。

    “呸呸。”

    在手上吐了两口痰,磨了几下手掌,举起斧子就砍下去。

    锁很细,只能拦住人,遭不住工具破坏。

    “啪嗒”一下,锁开了,掉在地上。

    程河清马上就跑进去,里面的灯也开了。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程河清跟陈飞燕算是体验到了。

    没见着之前,心里就像被针扎,身上蚂蚁在爬。

    总算见到了,两人欣喜的抱在一起。

    陈飞燕婴咛了几声,哭了,眼泪都流了出来,转眼成了个泪人儿。

    模样让人心疼。

    无声胜有声,程河清也不会安慰,抱的她更紧了。

    也不担心陈虎会很快回来,看样子,他得出去一会。

    两人分开,程河清帮她擦去眼泪。

    “燕儿,我们离开吧。”

    “去哪?”

    “城里。”

    城里两个字,程河清憋了很久才说。

    他向往城里的生活,想在那闯闯,给陈飞燕一个家。

    他俩说完就对望着。

    “飞燕,跟我走吧。”

    他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很温柔,他确实想对她好。

    好一辈子,永远都待她好。

    陈飞燕低下了头,她不知道怎么选择。

    一边是自己最喜欢的男人。

    一边是自己最亲的男人。

    不管放弃哪边,总有人会受到伤害。

    难道这就是命。

    从来就没有完美的结局?

    转眼间,陈飞燕又流下了泪。

    陈虎虽然反对她跟程河清在一起,可是其他的事情一点都没反对。

    事事都是迎着她的。

    她很为难。

    也不知道考虑了多久,陈飞燕抬起了头。

    “我跟你走。”

    程河清的心情没法表达。

    几番曲折,这事儿总算是成了,他能跟燕儿在一起了。

    这回谁也不能阻止。

    程河清拉上陈飞燕,转身就要出门。

    “等等。”

    陈飞燕挣脱开。

    东翻西找,陈飞燕找出了一个本本跟一支钢笔。

    钢笔用布包着,很精贵,村里除了陈家,没人舍得买。

    陈飞燕一边流泪,一边用钢笔在纸上写。

    陈河清没读多少书,可他是医生,认字,知道陈飞燕在写家书。

    他耐心的在一边等,等写好了之后,月亮已经很高了,估摸着得到了半夜。

    盘算着陈虎差不多也快回来了,他赶紧拉着陈飞燕往外走。

    大晚上,有月亮,看得到路,还是危险。

    这季节蛇多,程河清不能让陈飞燕冒这险,他不敢带她走远了。

    好在村口不远,程河清知道个地方,那里适合过夜。

    今晚就先在那将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