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22 两人的第一次

    ♂

    山洞里,程河清怎么也睡不着,陈飞燕胸前那条沟沟还在眼前晃。(www.k6uk.com)

    上回看到谢巧巧的身子,心里早就七上八下了,身子里也憋着一股子火。

    谢巧巧他当做亲妹妹来看,不能,也没有非分之想。

    可不代表他就没**,他还年轻,没经历过事儿,对没经历过的事儿就充满好奇。

    尤其是这方面,体内的柯尔蒙爆发,让他觉得很不是滋味,憋的难受,总想发泄一下。

    谢巧巧的身子也给了他启蒙,那还是第一次看女人的身子,以前心里只有喜欢。

    喜欢一个人,只要天天跟她在一起,晚上睡觉的时候能搂着,摸着她的长发,就满足了。

    自从谢巧巧的身子展现在他眼前之后,一切都不同了,原来女人的身子这么勾人。

    能把人勾出毛病。

    他现在骨子里都是火,全身上下就像蚂蚁在爬,难受的紧,非得发泄点什么才行。

    陈飞燕也睡不着,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不踏实。

    父亲陈虎的性子她最了解,平日里自己要啥他不得给,吃啥不得买,说啥不得从。

    这次不一样,自己就是绝食都拿他没辙,陈虎这回是铁了心了,除了程河清,自己就是嫁谁都行。

    她能听到程河清喘息的声音,知道他也没睡。

    程河清是个好小伙,要不是陈虎跟程黑不对付,村里最配得上自己的就是他。

    可是老天爷不让他们在一起,整出这么多渊源。

    她怕,怕啥也说不出来,她老觉得不踏实。

    除非身子给了程河清,生米煮成熟饭了,她才能安下心来。

    陈虎跟程黑也不得不答应这婚事。

    程河清撅着身子,下面不受控制的涨了起来,怕被陈飞燕发现。

    他现在急需发泄一下,难受,这滋味,没几个人能扛下来。

    可他不能,燕儿还没名分,不能糟蹋了她。

    他涨的脸色发红,像磕了药似的,脑子里面混乱不清。

    突的,一股温暖的感觉从后背传来。

    是陈飞燕的体温,他还能感觉到一对神秘的柔软贴在他后背上。

    只是瞬间的功夫,柔软开始膨胀。

    隔着薄薄的衬衫,程河清能感觉到两粒突兀紧贴在自己背上,那是女人身子最美好的地方之一。

    一双小巧的手从后背伸出来,在程河清胸膛抚摸。

    陈飞燕的脸红了下来,她能感觉到程河清胸口炙热的体温。

    “河清哥哥,要了我吧,生米成熟饭了,我爹才能同意我们的婚事。”

    “我不能!”

    程河清很难受,可是很坚持,没给她名分之前,他不会动她。

    “这事儿不成,我爹就不会答应。”

    说完,她咬了咬牙,决定了,这辈子非程河清不嫁。

    一个翻身,陈飞燕坐起来,骑在程河清身上。

    “我知道你对我好,不管这事以后能不能成,我陈飞燕从今天起,就得是你的人。”

    说完就伸手解扣子,解的很快,是铁了心了,程河清来不及阻止。

    最后一个扣子解完,陈飞燕的身子彻底的暴露在程河清眼皮底下。

    近乎完美的身子。

    皮肤白,雪一样白,两坨柔软坚挺,没谢巧巧的大,显得娇小。

    两颗初熟的枣儿纷纷嫩嫩,谢巧巧的可没法比。

    这一刻,程河清忍不住了,翻了个身,把陈飞燕压在身下。

    四目相对,柔情似水。

    他摸着陈飞燕的马尾辫,觉得她就像一潭子清水,能荡起波纹,却荡不起泥浆。

    头慢慢往下,吻在她嘴唇上。

    陈飞燕慢慢的闭上了眼,任由程河清啃食初熟的枣子。

    一股闷痒的感觉传到她脑子里,酥酥的,很享受。

    程河清慢慢的褪下她仅存的衣物,雪白的腿根印入眼帘。

    这是男人的圣地,美,美的不可方物。

    陈飞燕羞的脸色通红,自己的身子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看到。

    尽管这人是自己的河清哥哥。

    程河清低下头,在陈飞燕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下。

    他很羞愧,可陈飞燕说的对,不这样,他们两人可能就没法在一起了。

    慢慢进入,陈飞燕痛的惨叫一声。

    这是每个女人都必须经历的,撕裂般的痛。

    血把身下的毛草都给染红了。

    可,痛并快乐着。

    陈飞燕很开心,一点也不后悔,她把女人最珍贵的第一次给了自己最爱的河清哥哥。

    这也是程河清第一次,就像是猛虎下山,精力旺盛。

    ....

    一声闷哼,两个人都爆发了出来。

    憋在骨子里的那骨火宣泄出来了,程河清俯下身子,轻轻的抱住陈飞燕。

    这辈子,他可不能亏了她。

    陈飞燕也抱着程河清,感受他宽阔的胸膛。

    现在,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把他们俩分开。

    过了今晚,她就要跟她的河清哥哥一起离开了,去他梦寐以求的城里。

    听说那很美,霓虹闪烁,花红酒绿,她从来没看过。

    可她不想去,陈虎再差,贪财,好色。

    经常瞒着她妈妈跟人搞破鞋。

    这些她都知道,也恨,生气,他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跟她们母女两好好过日子。

    可再咋的,陈虎也是她爸,把她带到这个世界,养大她。

    待他好,除了程河清,什么都满足她。

    她们有血缘,有亲情,这二十几年的生活,让她舍不得离开。

    陈虎就她一个女儿,她离开了,陈虎后半生咋办。

    她想家了,想回去了,反正现在身子已经交给程河清了,陈虎相反对也来不及了。

    “河清哥哥,我们回去吧?”

    陈飞燕望着身上的程河清,搂着他的脖子。

    程河清知道,也明白陈飞燕的想法,他也不忍心,为了自己的私欲让陈飞燕无家可归。

    况且自家也还两个老人。

    “嗯,天明咱就回去。”

    他轻抚着陈飞燕的额头。

    陈飞燕觉得幸福极了。

    她的河清哥哥善解人意,体谅人,以后跟他在一起指定很幸福。

    她已经在心里默默的想好了,明天回去,她就跟陈虎明着说,她身子已经给程河清了。

    她就得跟他在一起。

    这辈子,除了她的河清哥哥,她谁都不嫁。

    天色越来越暗,这是黎明前的黑暗,程河清跟陈飞燕两人就这样抱着,眼皮一沉,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