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24 被强了

    ♂

    刚刚喝了碗大补的鲜蛋,陈虎到现在还没放下来。(看啦又看小说)

    那玩意着实带劲。

    现在被三妞一盯,陈虎就像触电了一样。

    三妞比不上狗蛋娘,可也是块肥田,各有各的味儿。

    还不等陈虎有动作,三妞直接就把他拉到床上。

    老早她就听说女人在上面比下面还要更舒坦。

    一直也没试过,自己那死鬼男人,瘦不拉几的,她担心给他坐断几根肋骨。

    坐在陈虎家床上,让她对这想法更甚了。

    她也想要尝试一下这样做女人的滋味。

    越是想,就越想,都痒痒到了心窝子里去,恨不得马上就尝试一把。

    三妞彪悍,陈虎的力气完全抵挡不住,刚被拉下去,三牛马上扑了上来,骑在他身上。

    身上的短袖被三妞撕的粉碎,陈虎心里在滴血。

    这件短袖是今年刚买的,还新着,平时都舍不得换下来,就这样被三妞扯烂了。

    三妞野蛮,没想到野蛮到了这个程度,三两下就把陈虎扒了个精光。

    稳稳的骑在陈虎身上。

    陈虎早就没了往日村长的神态,被三妞骑在身下想动弹都动弹不了,眼泪都流下来了。

    想平日里,他陈虎什么时候不是威风戚戚高高在上的。

    他堂堂的一村之长,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三妞这个蛮横的母老虎给骑了。

    偏偏自己想抗议都做不到。

    刚刚一碗大补的鲜母鸡蛋灌下去,那儿现在就像没经历过人事的后生一样坚挺。

    随着三妞坐下来,陈虎活了几十年,第一次觉得做这事不痛快。

    何止是不痛快,他简直憋屈的慌。

    想自己活了几十年了,什么时候不是自己骑人家,啥时候被人骑过了。

    ...

    一阵大汗淋漓过后,三妞停了下来。

    她很满意,满意到了极点。

    人生还是第一次体验这么美好的事儿,感觉以前都活在了狗身上。

    陈虎大哥家这床也很好,等陈飞燕嫁给了三黑子,她一定也要整这么一张,跟她的陈虎大哥一起快乐齐天。

    越想,三妞越觉得生活美好,以后的日子会更好。

    她低下头,在陈虎的脸上亲了一下,这才起来穿好衣服,坐在燕儿娘的梳妆台前面整理头发。

    陈虎两眼无神的下床穿好衣物,外面的天已经亮了,干脆就起床。

    燕儿娘没在家,陈飞燕也走了,陈虎得起来喂猪喂鸡。

    刚出门,他突然看到燕儿娘从外面回来了,身上背着个包袱,看来是刚从娘家回来。

    身后还跟着陈飞燕的舅舅。

    见两人已经到院子里,陈虎头上都冒出了冷汗,整个人马上精神了起来。

    三妞还在里面,这要让他们俩看到,非得翻了天不可。

    自己在外面勾搭女人就算了,带回家,这可犯了大忌。

    村里人都得帮着燕儿娘治自己。

    最重要的,燕儿娘这大哥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要让他看出什么,非得扒了自已一层皮。

    别看他平日里在村里整得跟个大公鸡似的,威风戚戚,可碰上这自己这大舅子,十个他都得焉。

    陈虎转头,忙就向三妞使眼色。

    三妞不明。

    “咋了?”

    陈虎气的差点没跳起来,嘴巴不停的比划郑秀芬的名字。

    三妞还算不笨,看了几次,总算是看明白了。

    等反应过来,差点魂没吓掉,慌忙一下就从凳子上窜了起来。

    “亲家,燕儿的事儿就这么定了,咱们改天再说。”

    三妞说话间,燕儿娘已经到了门口。

    陈虎吐了口气,这娘们还算不笨,忙也变了个笑脸。

    “亲家慢走。”

    做戏就得做足,见燕儿娘进门,三妞忙也打了个招呼。

    “亲家母回来了?”

    说完,头也不回就溜了。

    陈虎刚想说话,“啪”被燕儿娘一个耳刮子就甩在脸上。

    两人一唱一和,她还看不出什么来,脑子就是被磨盘给撞了。

    她了解陈虎,跟了他二十多年了,他是什么德行的她最明白。

    陈虎撅着屁股想要拉什么屎她都知道。

    可她不想闹,也闹够了。

    这回突然回来,是在娘家听说自家女儿被程河清给带走了,心里急,想回来看看,就连夜赶路回来了。

    娘家人看大晚上,怕出个什么好歹,就让自家大哥郑大狗送回来。

    没想到一回家就看到这两人。

    燕儿娘心里明镜似的,什么事儿还非得一大清早,天都刚亮就来商量?

    估摸着这会被窝还是热乎的。

    郑大狗在一旁也看出来了。

    早几天自家妹妹回娘家,看神色就觉得不对劲。

    她不爱闹腾,什么事都是息事宁人,郑大狗他们问了半天什么也没问出来。

    当时也就觉得大概是两口子吵架,娘家人也没多管。

    现在一看,才知道自家这妹夫什么德行,当即气就不打一处来。

    自家妹妹谈不上多优秀,可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

    性格也好,从不跟谁计较些啥。

    能嫁给陈虎,算他八辈子修来的。

    没想到这么不珍惜。

    郑大狗越想越气,见自家妹子受委屈了,马上就变了个样,在院里找了一圈,发现墙脚放着把锄头,过去一手就给提了起来。

    “好你个王八蛋,看我今天不砸死你。”

    说完,扛起锄头就过去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照着陈虎的脑门就砸下去。

    陈虎尿都给吓出来了,还好反应快,一个滚子打到一边,堪堪躲过了这一下,身后的大门咔一下砸了个粉碎。

    站起身,陈虎整个人吓得面色铁青。

    刚刚那一下要不是反应快点,现在准得脑浆血水一地。

    燕儿娘也吓着了,刚才以为自家大哥只是吓吓陈虎,给他个教训,自个也就没拦着。

    没想到他来真的。

    这一锄头要打实了,自己下半辈子可咋过。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陈虎就是再不好,她也不希望他发生什么意外。

    见郑大狗又要上,燕儿娘赶忙儿就拦了过去。

    “你当着俺做甚,你让开,看我今天不敲掉他的脑袋。”

    “你把他砸死了,要我跟燕儿咋个办?”

    “他死了,哥再给你找个。”

    郑大狗说着就伸手推开燕儿娘。

    陈虎是真吓着了,望着一脸凶狠的大舅子,腿肚子都直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