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9 成婚

    ♂

    谢菊花的这话说到了程黑心坎子上。(看啦又看小说)

    程黑一想,觉得这话说的对,就算不为别的,为了他家河清,这婚事也应该有个媒婆,河清跟妮儿,一辈子可就这一次。

    见程黑的表情,谢菊花知道这事儿有眉目了。

    说媒这事儿,说白了,不就是吃一张嘴么。

    她谢菊花就有这天赋,这碗饭就该着她吃。

    “咋样?程黑大哥。”

    谢菊花挨近了点,用身子蹭了蹭程黑,眼里满是春光。

    程黑这些天“火气”在身,被谢菊花蹭了几下,赶紧就躲开,汗毛孔里汗都渗了出来。

    “得得得,就依你之见。”

    程黑非也似的骑上骡车。

    “这事儿可就这么定了。”

    谢菊花对着程黑的背影就大叫,说完扭着屁股就回家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程黑跟河清娘俩盼星星盼月亮,可算盼到了七月初一。

    按照商量好的,今天就是他们家河清迎娶妮儿的日子,家里早就热闹起来,村里架着几口大锅,肉香四溢。

    这些年,程黑当赤脚医生也算有点积蓄,有个手艺活在身上,比村里其他人可好不少。

    跟三黑子娶陈飞燕那会不同,赵阿婆家比较远,程黑决定,先吃了再上路。

    不能让迎亲队伍饿着了。

    先吃了再迎亲,在下务村,甚至整个喇嘛沟可都是大年初一翻黄历——头一遭。

    在喇嘛沟,红白喜事,那都是大过天的,啥也比不上,农村可比不上城里,几十里地的脚程,一来一去,没个一天的可完不成,得赶着时间,在第二天晚上十二点之前给办了,要不就错过了黄道吉日。

    有人就劝程黑:“你心意大家伙都领了,可去赵村脚程远,吃完了饭,可就不定能及时赶回来了。

    “可不是。”

    “我看咱还是先上路吧,实在饿得不行了,咱就备点干货。”

    大伙儿在一旁附和,都是为了程黑着想。

    “就是,程黑大哥,赵村可不比咱村,这一来一去,非得一天的脚程,耽误了,可就错过了日子了。”

    河清娘也不明白程黑的想法,在一旁拉了下程黑的衣角,轻声道:“老头子,你可得想好了,路程可不短,要耽误了,可就错过日子儿了。”

    程黑摇摇头:“就是因为太远了,才让大家先吃饱了再去,要不这么远的路,谁个能挨得住。”

    程黑又道:“挑日子归挑日子,饭还是得吃,现在是新时代,牛鬼蛇神那些东西,咱不兴。”

    说完,程黑就让厨子把东西都弄出来,先吃了再说。

    现在肉新鲜,帖子饼热乎,等回来再吃可就凉了。

    既然东家都开口了,厨子也只好动手,一盆盆的肉,一大筐一大筐的帖子饼跟白面馒头摆上来,可把大伙儿馋坏了,拿起筷子就吃。

    饭吃完,迎亲队伍就开始启程,挑的挑担的担。

    赵村,大家吃饱喝足,速度很快,半天的脚程两三个小时就到了,速度堪比骡车。

    “妮儿,你跑啥?”

    兰妞大叫。

    见迎亲的队伍到,妮儿赶忙儿就往屋里跑,关上门,也不出来。

    赵村的人听说妮儿要嫁人,来围观的也多。

    大家伙面面相觑,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家都不知道妮儿心里想着啥,打着啥算盘。

    心想难道这妮子变卦了?

    河清娘急了,拉了下程黑的衣角,眼神一使,程黑就过去,问兰妞。

    “亲家,这是咋个了?”

    兰妞也是一脸迷糊,也不知道自己家闺女在想啥,忙就过去推门。

    门从里面被反锁,兰妞怎么用力也推不开。

    “妮儿,你今个是咋了?咱那天不是答应的好好的么?可不许变卦。”

    屋内,妮儿红着脸:“娘,俺不是变卦,只是...”

    “只是个啥?”

    兰妞忙问。

    “咱家妮儿啊,是脸红了。”

    赵阿婆从厨房出来,指着兰妞:“你当年不也这么过来的,小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哪能不害羞。”

    赵阿婆一说,兰妞明白了过来,没好气道:“这妮子。”

    说完,忙就吩咐大家先坐下来歇会,等她进去说道说道,又让平日里合得来的三姑六婶啥的端茶倒水。

    大家一看,才明白过来原委,纷纷一笑,赵家院里好不热闹,大家都坐在木挑板凳车子地上开始围观。

    也有的趴着篱笆墙双眼望着屋里。

    “妮儿,你让俺进来。”

    兰妞在外面轻声道。

    “咯吱”

    门开了个小口,兰妞进去了,妮儿马上又把门关起来。

    “娘知道你害羞,娘也经历过,可女孩家家的,谁不得经历这一关。”

    兰妞劝道。

    “娘,俺知道,可是...”

    “可是啥?”

    兰妞问。

    “你瞅瞅俺这一身。”

    妮儿低下头,望着自己的粗布寸衫。

    兰妞一看,才明白过来,拍了拍脑门,心说自己怎么这么粗心,这事儿咋给忘了。

    原来按照脚程,兰妞估摸着迎亲队伍下午才能到的,也就没紧张,没给妮儿准备。

    妮儿刚从地里帮自家娘亲干完农活回来,现在一身还是脏的,大土块小泥巴弄了一身,小脸也是灰的。

    见迎亲队伍来,就急了,穿这么一身,咋好意思见河清哥哥。

    “你个小妮子,以后嫁人了,哪天能没个活干,还能天天干净咋的,迟早他程河清得面对。

    兰妞指了指妮儿的小脑袋,半是好笑半是埋怨。

    “俺不管,今天是俺头一回见河清哥哥,得打扮的体面了。”

    妮儿撒着娇,今天是她最后一回在娘亲面前撒娇。

    听那些姑婶婆姨说,以后嫁人了,自个也是娘亲,就不许再回到娘身边撒娇了,让人看着笑话。

    “行行行。”

    兰妞埋怨道,站起来,今天是妮儿嫁人的大日子,一辈子可就这一次,她能不给她准备么。

    走到前面的衣厨前面,拉开栓,在一堆衣服下面翻了会,兰妞拿出一套折叠整齐的衣服。

    打开,是一条大红花裙。

    这是她早几天请村里的裁缝做的。

    裙子很漂亮,上面绣着只磐涅的凤凰,通体金黄,可是好看。

    为了这条裙子,兰妞把自己出嫁时娘家给自己的大白银镯子都当了出去,就为了闺女出嫁时能风风光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