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1 大醉

    ♂

    “饿了没?”

    掀开盖头,妮儿的小脸露在程河清眼前,细小,修长,瓜子儿似的。(www.k6uk.com)

    “嗯。”

    妮儿点点头,一天没吃,确实饿坏了。

    程河清转身,出去给她弄了个贴子饼,一些肉菜进来。

    妮儿一笑,程河清很温暖,果然就像自家隔壁那些姑婶婆姨说的那样,谁要是嫁了他,准得幸福。

    拿起筷子,妮儿张开小嘴就吃。

    程河清抚了扶她的长发,转身又出去了。

    “河清,不在房里陪小媳妇,咋出来了?”

    见程河清出来,邻居都问。

    “今儿俺大喜,陪你们喝几杯。”

    说着,程河清就拿起酒来倒,眼里藏着悲伤。

    陈飞燕把身子给了他,他不能对不起燕儿,可妮儿也把一生托付给了他,他不知道自己应该何去何从。

    唯有借酒消愁。

    邻里四舍都没看明白,包括河清娘跟程黑都没看出来个究竟。

    大家都以为他想开了。

    毕竟逝者已逝,活着的人就得过自己该有的日子。

    见程河清出来陪酒,大家都乐呵,看他以前那样,大家也难受,就纷纷开始倒酒,陪他一起喝。

    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程河清烂醉如泥,被几个邻居扶进了房。

    几人把程河清往炕上一放就走了,今天是人家大婚洞房的日子,他们也不好意思多待。

    “河清哥哥,你咋了。”

    妮儿见河清醉倒,赶忙儿就过来,拍着他的背,这样他能好受点。

    “哇”

    程河清以前从没喝过酒,这次喝了一大碗,只觉得头昏脑涨,整个人都快要背过气去,胸口烧的厉害。

    一张嘴,吐了一大滩。

    地上,炕上,到处都是。

    妮儿见状,赶紧拿来一条毛巾,帮程河清擦了,又把炕上的都抹干净了。

    地上也清理了一遍。

    刚做完,程河清又是一大口吐了出来。

    妮儿无奈,又清理了一遍,然后从外面拿进来个盆,程河清要吐了,就赶忙儿帮着他把头伸出去,吐在盆里。

    转眼就到了大半夜,妮儿已经累得不行了。

    程黑跟河清娘见妮儿来回跑,也急的没办法,睡不着。

    想过去帮忙,可一想今天是他们两口子的大日子,不能打扰了,只好压着情绪没过去。

    闹腾了几个小时,程河清总算安静了下来。

    妮儿也累的慌了,大红裙子一脱,帮程河清盖好被子,就睡了过去。

    一连几天,程河清都是这么过的,今天天黑,程河清回来,又醉了,像摊烂泥一样,邻居把他扶回来的。

    河清娘意识到了,程河清这是不想跟妮儿圆房,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叫来程黑,两人一块商量。

    “他爹,你说这如何是好,河清每天喝的醉醺醺的,就是不肯跟妮儿同房。”

    程黑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他没料到程河清会来这一手。

    这不是让妮儿守活寡么?

    传出去,妮儿哪有脸再出门。

    可程黑知道,程河清专情,陈飞燕刚死,要让他现在跟妮儿圆房,他做不到。

    就劝河清娘:“得了,他们两口子的事情咱也别跟着瞎参合,妮儿都没说什么,你急个啥。”

    “俺急啥?”

    瞅着程黑又在抽烟,河清娘一把就把他的烟枪夺了过来。

    程黑急了,几十年来,这女人一生气就夺自己烟枪,可又无可奈何,只好忍让着。

    河清娘就道:“这样下去,咱哪天能抱上孙子。你说俺急不急。”

    河清娘说完就蹲了下去:“这日子可咋过。”

    “得得得,俺想办法。”

    程黑见河清娘又开始了,没办法,只好赶紧安慰。

    要不吵吵自己就算了,这一嗓子下去,恐怕整个村子都知道了。

    妮儿在房里,见程河清又醉了,忙就端来个盆子,打了盆热水在一旁伺候。

    程河清天天这个样,她都已经习惯了。

    虽然她还小,却懂。

    河清哥哥是个好人,心里念念不忘燕儿姐。

    有情,有义。

    比好多大男人可好多了,自家有了媳妇,还去外面偷吃。

    尽管这几天来,程河清连碰都没碰她一下,不过她乐意,等哪天河清哥哥接受她了,也会像爱燕儿姐那样爱自己。

    外面,河清娘跟程黑的话妮儿都听在耳朵里,她打开门出去。

    “爹,娘,你们别为难河清哥哥了,他一时接受不了俺俺也知道,俺不怪他,总有一天会好的,俺要让河清哥哥自愿跟俺圆房。”

    妮儿说完最后几个字,脸已经红到了耳根子后面,小跑几步进了房,门马上就关起来。

    “哇”

    里面又传来程河清吐的声音跟妮儿拍他背部的声音。

    “是个好姑娘,河清咋就不知道珍惜呢。”

    程黑负着手,叹了口气走进房间。

    河清娘无奈,也只好走进去。

    妮儿见程河清吐完,忍着味儿把东西倒到外面,洗了下盆子,又进来。

    刚往炕上坐下,程河清就拉着她。

    “燕儿..你回来了,俺好想你。”

    程河清脸上露出了笑,好几天,这是妮儿第一次见到他笑。

    这也是半个多月来,程河清第一次笑。

    “河清哥哥。”

    燕儿低下身子,把头埋在程河清胸口,感受他炙热的体温。

    “俺是妮儿。”

    妮儿轻声道。

    程河清摸着她头发的感觉好温柔,她喜欢他。

    以前只是喜欢那些姑婶婆姨嘴里的河清哥哥。

    现在,妮儿是实打实的喜欢她。

    有时候她也愁,也心急。

    自己虽然跟程河清成了亲,是一家人,名义上是他的媳妇,可到现在他们两还没圆过房。

    妮儿总觉得,这样就不算是他的媳妇。

    “燕儿...”

    程河清一遍遍的叫,把妮儿搂在怀里,慢慢的把她的衣服褪下来...

    两个**的身子在被窝里扭动,妮儿咬着小牙,脸早就红成了苹果似的。

    一声苦叫,妮儿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痛,并快乐着。

    女孩的第一次让妮儿难受,下面传来痛楚的感觉,可她心里是甜的。

    很甜,自己终于跟河清哥哥圆房了。

    以后,自己就是他的女人,一辈子都是,河清哥哥也会像待燕儿姐那样待自己。

    尽管这是在程河清意识不清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