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8 真相大白

    ♂

    夜,漆黑。(wWw.k6uK.cOm)

    整个下务村都充斥着安静与不安分。

    妮儿躺在床上扭动身子,嘴里吐出炙热的气息,呻呤声不断的刺激程河清更加卖力的“进攻”。

    随着最后一声呻呤,程河清瘫倒在妮儿身上。

    这天晚上,程河清跟妮儿不停的反复“运动”,直到最后累的不想动了才停。

    妮儿躺在炕上,搂住身上的程河清,摸着他的头发。

    现在,她总算真的成了他的女人。

    实实在在的。

    她的河清哥哥以后也会像对陈飞燕那样对她。

    心里美滋滋的,妮儿想着,就睡了过去。

    ...

    第二天一大早,程河清就起床往自家诊所跑。

    “今天就别送饭了,俺自己回来吃。”

    程河清望着妮儿。

    诊所到家的路不远,可来回也好几里地,自己来来回回走了十几二十年,习惯了。

    妮儿不同,这几天来送饭,顶着大太阳,浑身上下都是汗,程河清看着心疼。

    “没事,俺也想熟悉熟悉村里的路。”

    妮儿道,心里像灌了蜜似的,她能感受到程河清心里想的啥。

    见妮儿坚持,程河清也不好再说什么,吃了点东西就往诊所去了。

    一连过了二天,这天下午,村里突然传来集合的锣声。

    程河清诊所刚好没人,就到村里广场去,看发生了什么。

    到那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三妞家那案子有结果了。

    镇派出所把那张锄头带走了,交给上头,做了调查,发现上面有指纹,不是刘瘸子的,这事儿别人干的,不过刘瘸子是第一个接触死者的人,还留在所里配合调查。

    得到结果后,镇里马上就派人过来调查,说是要采集全村人的指纹,找出真正的凶手,顺便问问谁还有作案动机。

    铜锣响过,全村的人都集聚在广场上,有人发现作为村长的陈虎没在。

    大家这时反应过来,从三妞跟三黑子遇害到现在,几天的时间也没见过陈虎。

    广场上开始议论起来,有人就说:

    “陈虎的女儿陈飞燕就是间接死在三黑子手里,这事儿会不会就跟他有关系。”

    这话一出,顿时就炸开了锅,大家都觉得这话说的在理,便四处寻找,发现燕儿娘也没在。

    “他们夫妻俩不会是畏罪潜逃了吧?”

    有人就道。

    “指定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逃难道还等死啊。”

    “对。”

    “没错。”

    “在理。”

    在场的人纷纷附和起来。

    这时程黑站了出来,站在广场前面的讲台上,这广场是专门用来开全村大会的。

    程黑这辈子也就站过两次,这一次跟那次选村长。

    讲台用水泥砌的,里面都是红砖,讲台中间弄了根铁杆,上面升着鲜红色的五星红旗。

    “乡亲们,静一下,听俺说两句。”

    程黑拿着喇叭,站在高台上,大家安静下来。

    “人名关天,大家伙儿可不能瞎猜,过去俺跟陈虎不对付,大家也都知道,陈虎人咋样大家心里多少也有点底,可他只是贪财好色,没那杀人的胆子。”

    程黑说完,大家伙儿都点点头,觉得他说的不错,陈虎虽然人不怎么样,可杀人那胆确实不见得有。

    程黑道:“就算人是他陈虎杀的,秀芬人咋样你们还不清楚?能跟着她一起跑了?。”

    “可人不是陈虎杀的又咋解释,谁能跟三妞这么大的仇。”

    下面有人问道。

    程黑道:“这个俺暂时也不知道,要不大家伙儿到陈虎家一看不就明白了?他们俩要跑了,那就是陈虎杀的,人要没跑,咱可不能乱说。”

    这话一出,大家都点了点头,觉得在理,没人再说反驳的话。

    一行人在派出所老王跟程黑的带领下到了陈虎家,院里一个人没有,鸡都没一只。

    有人忍不住了,就道:“瞧,说啥来着,畏罪潜逃了。”

    程黑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到屋里,到房间一看,燕儿娘躺在床上,整个人脸色都是白的。

    程黑一看,赶紧就摸了摸她的额头,给她把了下脉,还好,只是高烧了,没什么大碍。

    写了张药方,程黑就叫人去自家那诊所取药,其他的人继续找,发现屋里也没有陈虎的影子。

    陈虎这几天就像是失踪了一样。

    程黑抓着头,现在陈虎不出来,这案儿就不知道该怎么查下去。

    他虽然跟陈虎斗了十几年,可打心眼里不希望陈虎是杀三黑子的凶手。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程河清突然看到自家大黄在院外朝自己摇尾巴。

    脑子一转。程河清就道:“俺有办法找到陈虎。”

    说完,就把大黄叫了进来,拿了几样陈虎的衣物让它闻了闻。

    大黄摇着尾巴,闻了几下,对着程河清“旺旺”叫了几声。

    程河清打了个响指,吩咐大黄:“去找出来。”

    大黄又叫了声,像是在回应,摇着尾巴就出去了。

    一行人就跟在它身后。

    大黄走走停停,不时的停下来在草丛里闻。

    有人不解,就问程河清:“这法子管用么?”

    “放心吧。”

    程河清回答,他对大黄很有信心。

    有次自己采药不小心发生了意外,挂在悬崖上,就是大黄找着自己的,要不那次说不好就得嗝屁了。

    一行人将信将疑,跟在大黄身后,出了院,大黄就领着村里人往后山走,走到陈飞燕墓前才停了下来。

    大伙一抬头,陈虎就挂在陈飞燕墓前的一颗树上,上吊死了。

    身子已经发臭,四周都是苍蝇。

    程河清忍着臭把陈虎取了下来,老王过来,从身上拿出个仪器,把陈虎的手往上议按,过了会就道:“没错了,人就是陈虎杀的,指纹跟凶器上的完全吻合。”

    话完,大家都叹了口气,就算是老王不说,他们大概也猜到了。

    陈虎出于对陈飞燕的愧疚,半夜潜入三妞家,把两人都给杀了,又自知罪孽深重,就在这上了吊。

    程黑默默点着了烟枪,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不知道是烟呛着了,还是别的原因,程黑眼里渗出几滴眼泪,偷摸的,又给抹了。

    他跟陈虎斗了十几年,可真看着人就这样去了,心里还是免不了有些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