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1 散会

    ♂

    “不,俺不当这村长。(www.k6uk.com)”

    程河清从人群中站起来。

    燕儿娘纳闷,问他:“人家可都想当的很,你为啥不当。”

    她也偷笑,暗中点了点头,河清这娃儿果然与众不同,燕儿当初没看错他。

    妮儿能嫁给他,真是这丫头的福分。

    “俺不当,俺要进城学习,然后回来,把咱村搞得漂漂亮亮的,跟城里一样,俺要让俺们的子孙后代跟城里那些孩子一样,有学问,有知识。”

    程河清抬起头,望着天空,憧憬着。

    在看到老王的笔记本之后,他以前萌生的进城的想法又重新冒出来了,而且更重。

    城里有许多稀罕玩意,他们村的人连听都没听过,见都没见过。

    他不图那些东西,去城里也不是为了享受,他就想让四周这些农村人跟城里人一样,啥都懂,啥都知道。

    那天跟在老王身后,程河清可是感受的一清二楚,问老王手里那是啥的时候,老王后面那几个年轻人可没少给他看不起的眼神。

    无知就会落后,落后就会被人瞧不起。

    程河清算是深切的体会了一把。

    同时这也让程河清更加坚定了要去城里的决心。

    他想让这些人,还有他跟妮儿以后的孩子。

    下务村,甚至整个喇嘛沟的孩子,长大以后,得让他们跟城里人一样,啥都知道。

    以后都不会被人瞧不起。

    “啥?你要进城?那妮儿咋办?俺不同意!”

    河清娘站起来,气的把正在缝补的衣服放到一边,程河清这句话说的比谢菊花的话还要让她生气。

    谢菊花说的,她一听就知道是假的,自家男人自家知道,一个炕上躺了几十年,没人比自己还要了解他。

    程河清这事儿不同。

    程河清走了,她咋抱孙子,她坚决不同意。

    孩子有没有学问的她管不着,关键还是得先抱上。

    “俺也不同意。”

    程黑站起来,他也不同意,他的想法跟河清娘一样,先得抱上孙子。

    再说,城里有啥好的,他以前就听说了,到处是污染,空气不新鲜,河水都是黑的,还不如自家这地儿。

    “俺已经想好了,不管你们咋说,俺都得去。”

    程河清眼神坚定,这次他非去不可。

    “嘿,你..你个小兔崽子。”

    程黑气的语无伦次,拿起烟枪就要往程河清头上敲下去,被程河清一个侧身就躲过去了。

    “天呐,这可要了俺的老命了,以后可咋活啊。”

    河清娘见程河清固执,来硬的是没用了,就算打断他的腿,恐怕接上去了他还是得走,只好使出看家本领,直接就在地上给赖上了。

    这招好使,压了程黑好几十年了。

    “这回不管你们说啥,俺都得去。”

    程河清说完就走了,只留下程黑在原地气的跳脚,河清娘从地上站起来,也不知道咋办才好。

    程河清回到家,打开柜子。

    柜子里面有块手帕,弄的整整齐齐的,里面包着什么东西。

    打开,是一叠钱,足有好几万块。

    在他走之前,他得干一件事儿,在村里盖个学校。

    以前,村里的孩子上学都得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到镇上去,辛苦,还危险,爬山涉水的。

    一到冬天,到处都结满了冰,过桥的时候不小心就会掉河里,村里五婶家孙子都掉了两回了。

    山上落叶成堆,弄不好还有啥烟泡儿,一脚下去突然出现个窟窿,整个人活埋在落叶堆里。

    大人都愁,怕出事儿,宁愿孩子没学问也不让他们上学。

    这样下去,子孙后代怎么能好。

    程河清决定,给村里盖一个小学。

    这些几万块钱都是自己这些年行医、挖药攒的,没向程黑要一分钱。

    程河清拿出钱数了下,有两万多,差一点就三万了,钱很多,普通人家,好几年也花不了这么多钱。

    可离盖学校还有一段儿,不够。

    程河清又不想让程黑花钱,他知道他有钱,可该学校是自己的理想,他不能问老头拿。

    自家老头年龄都一大把了,赚钱也不容易,趴在峭壁上采药,看的自己都胆战心惊,就怕一个没留神或者腿抽筋给掉下去了。

    程河清不愿花程黑的钱。

    想了想,程河清背上背篓,拿了把镰刀跟一根绳子就出发了,准备到山里去采药。

    山里药材不少,能卖不少钱,要是能挖到老山参,那就更值钱了,一根就能凑够盖学校的钱。

    他准备去碰碰运气,他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凑够钱盖好学校。

    9月份就要开学了,孩子们得有地儿学习,要不到了冬天,又得趟着冰上学了。

    盖好学校,他才能放心的进城。

    程河清一走,广场的会也散了,妮儿送燕儿娘回了家,就回来了。

    刚进院就见程河清背着背篓,她知道,自家男人要上山采药去了。

    妮儿叮嘱他:“小心点。”

    程河清点点头:“放心吧,你还不了解俺,又不是第一次了。”

    程河清跟妮儿说过盖学校的梦想跟去城里的梦想,妮儿知道,程河清这是在为盖学校凑钱。

    等学校一盖好,他就要进城去了。

    不知道为啥,看见程河清去采药,妮儿心里竟然萌生出一种小夫妻就要久别的感觉,偎在程河清怀里怎么也不肯离开。

    “放心吧,俺就算去了城里,心里也只有你一人。”

    程河清轻轻的推开妮儿,摸着她的小脸。

    有了男人的滋润,再加上年龄还小,妮儿的小脸越发红扑扑水灵灵的,比以前还要好看。

    “嗯。”

    妮儿点点头,她相信程河清,从他嘴里说出来的都是真的。

    这男人一口吐沫一个钉。

    从陈飞燕的事情上就能看出,程河清是个痴汉子,说过的话就会算数,绝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她慢慢的松开程河清,不舍的望着他。

    程河清在妮儿的脸上亲了一口,又叫了一声大黄。

    大黄听到主人的叫声兴冲冲的赶来,摇着尾巴在程河清身边蹭来蹭去。

    程河清低下头,摸着大黄的脖子:“老伙计,这回咱要往里走,里面可是啥东西都有,可得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