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2 搭救喜鹊嫂

    ♂

    “旺”

    大黄叫了一声,舌头在程河清脸上舔了几下,像在说:放心吧,交给我。(看啦又看)

    程河清满意的点了点头,轻轻的拍了大黄几下,带着他就往山里走。

    山里深处熊瞎子大灰狼不时就会出现,大黄灵性,发现什么危险就会叫,带上它自己也能有点保障,一般的狼,两三头大黄也不放在眼里。

    妮儿望着程河清的背影,直到他拐了个弯钻进大山里了才进屋去。

    程河清沿着小路一直往前,他的目标是大山深处,那儿他跟着程黑去过几次,还有大黄在身边,不愁会迷路。

    就是山里的树丛太多了,荆棘到处都是,不好走。

    不过为了盖小学,他也不在乎,顶多走慢点,篓子里的干粮够他吃好几天的了,树林里吃的东西也多,野果野菜,运气好还能猎到点肉食。

    走着,程河清好像听到个女人的叫声。

    开始以为听错了,程河清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又听了一次。

    确实没错,有个女人在叫“救命”,声音还挺熟悉,像是自己认识的人。

    程河清寻着声音走过去,一瞧,落叶堆里埋着个人,只剩下只手在外面,看来这女人踩着大烟泡了,陷了进去。

    程河清一看,不好,再不救,这女人得活活憋死在里面。

    也管不了许多,程河清把身上的东西往旁一扔直接就冲了过去,拉着女人的手就往上拽。

    一用力,没想到这烟泡范围还不小,只觉得脚下一空,身上传来一阵失重感,程河清跟女人一起掉了下去。

    烟泡的下面是一个大洞,洞得有好几米高一米多的方圆,不知道谁在这挖的,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上面盖满了枯枝落叶,看上去就跟平地没啥两样,估计是以前用来猎熊瞎子的。

    好在刚才身下的树叶挺多,厚实,这会掉下来,除了有点疼之外并没有受伤。

    程河清爬起来,往上瞧了瞧,上面已经没有树叶了,能看到上面的树木跟天空,幸亏这下面有个这么大的洞,要下面是些长年未干的淤泥啥的,他今天就撂这了。

    见自己暂时安全,程河清才放下心来,往旁瞧了一眼,刚刚陷入烟泡的女人竟然是隔壁的喜鹊嫂。

    喜鹊嫂吓得惊魂未定,感觉到自己安全了,这才得空瞧了瞧,发现救自己这人竟然是程河清,惊喜的叫出了声:

    “河清,咋个会是你。”

    “俺也没想到是你。”

    程河清喜道,喜鹊嫂家就住程河清家隔壁,两步就能到,喜鹊嫂的男人大力跟程河清从小光着屁股长大,只比他大三个月,两人就像亲兄弟那么亲,看到喜鹊嫂,程河清就像见到自家亲嫂嫂一样,满心欢喜。

    “你咋会在这?”

    喜鹊嫂问他,刚才一脚踩进这烟泡,喜鹊嫂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在这荒山野岭的,三年五载也没个人出现。

    “俺来采药,你呢。”

    “俺也是。”

    程河清奇怪,问她:“你踩啥药?”

    这一问,可问到了点子上,喜鹊嫂脸上出现一抹红晕,不知道咋回答他了。

    喜鹊嫂的男人大力表面上看没啥问题,可其实那方面不行,每次事儿整到一半就整部下去了。

    这可苦了喜鹊嫂,嫁给大力三年,就像守活寡似的,一次也没满足。

    开始还能忍住,可自从程河清结婚,妮儿晚上的叫声就像勾子一样,从程河清屋子里传到喜鹊嫂的耳朵里。

    喜鹊嫂听到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面全是他们两干那事儿的场景,全身上下就像蚂蚁爬似的难受。

    实在受不了了,喜鹊嫂四处打听,总算打听到了一个药方能治这病的,今天来山里找,差点给撂这了。

    见喜鹊嫂没回答,程河清也没继续问下去,抬着头望着上面。

    欣喜过后,程河清就开始担忧了,这么高的洞,就是熊瞎子也爬不上去,自己跟喜鹊嫂两人可怎么上去好。

    思索了一会,程河清准备让喜鹊嫂站在自己肩膀上,尝试一下看能不能够着洞口,然后上去,找个什么东西来搭救自己。

    这样想,程河清就开始跟喜鹊嫂商量:

    “嫂,你上我肩膀试试,看能不能够着上面。”

    孤男寡女共处在一个小空间里,还是深山野林的,再加上刚刚程河清走路出了汗,洞里充斥着男人的雄性气味。

    喜鹊嫂闻着,都入了迷了,程河清说的话也没听着。

    “嫂?”

    程河清又叫了一声。

    喜鹊嫂这时才反应过来“啊”一声,红着脸,不好意思的问程河清:“啥事儿?”

    程河清无奈,只好再跟她说了一遍。

    喜鹊嫂听完,点点头,现在除了这个办法,也没别的办法了。

    程河清见状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扶着喜鹊嫂站在自己的肩膀上。

    大力这几年从来没有满足过喜鹊嫂,再加上这今年又外出,去外面上工去了,喜鹊嫂好久都没碰过男人。

    被程河清一碰,整个人就像触电一样,酥酥麻麻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手扶着程河清的肩膀,感受到程河清的体温,嘴里竟不自禁的“哼”了一声,呼吸也重了起来。

    好在这一声声音不大,程河清没有听到,喜鹊嫂反应过来后脸“唰”一下红到了耳根子后面,赶紧三两下爬到程河清肩膀上。

    喜鹊嫂站好后,程河清开始慢慢站起来,可洞太高,两人怎么也够不着洞口。

    无奈,喜鹊嫂只好下来,两人坐在洞底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你说咱俩还能不能出去?”

    喜鹊嫂望着程河清,脑子里面一股子冲动,尽力克制了好一会才压制了下去。

    “别急,总会有办法的。”

    程河清安慰她。

    虽然这样说,程河清自己也没有什么把握,这深山老林的半年也没个人来一次,想要有人来救,简直比登天还难。

    可他只能这么说,不能泄了气儿,他是男人,就该给身边的人希望。

    “嗯。”

    喜鹊嫂望着程河清,眼前这男人不仅比自家男人长得俊,也更有安全感,几句话下来,她现在什么也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