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6 筹划盖学校

    ♂

    大黄反应快,见主人被攻击,朝人熊一扑就咬在它腿上,人熊甩了几下都没把它甩掉。(www.k6uk.com)

    人熊皮糙肉厚,被咬了就像没事儿似的,反手一熊掌把大黄拍出好几米。

    大黄被拍痛的不轻,嗷嗷叫了两声从地上爬起来。

    程河清找着了机会,一咬牙一壮胆,拎着镰刀就往人熊脑袋上砍下去。

    程河清一米八的个儿,跳起来,足有两米多高,一镰刀正劈在人熊脑袋上,饶是人熊皮再厚,这一镰刀也劈出一条碗大的伤口,血喷涌出来。

    人熊这一下受伤不轻,吼了一声,雷打一样,狂躁起来,对准程河清就撞了过去。

    程河清见状学大黄的样子,往旁边扑出去,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人熊又扑了过来。

    速度太快,程河清来不及反应,被人熊撞了个正着,全身骨头就像散架一样,胸口一闷,被撞出去几米。

    大黄见主人受伤,“嗷嗷”叫了两声,又朝人熊扑过去了。

    不过这回大黄也学聪明了,在人熊腿上狠狠咬了一口就窜了出去,站在远处对人熊大叫。

    估计是觉得大黄的威胁不大,人熊连头也没回,又朝程河清扑了过去。

    程河清被撞了一下,现在全身疼痛,骨头都怕是断了两根,根本站不起来,只能眼睁睁望着人熊朝自己扑过来。

    程河清眼一闭,已经有了死的打算了。

    只是自己是程家的独苗,他现在只盼着这么些天过去,妮儿能怀上自己的骨肉,这样程家也不至于绝后。

    就在绝望的时候,旁边“砰”一声。

    程河清在农村活了二十多年,这声音他能听出来,是猎枪的声音。

    程河清睁开眼,见旁边围了好几个人。

    人熊身上被猎枪打了一枪,肚子上一块血迹,发出两声嘶吼,两下窜进木丛眨眼消失不见。

    几个猎人见人熊跑了也没去管它,人熊属于保护动物,他们不打。

    他们进山,也就打点野兔啥的改善改善伙食,白天野兔都藏着,晚上才出来。

    碰巧听到人熊咆哮跟狗叫声才来看一眼。

    刚才朝着人熊开抢那都是被迫的,人命关天,再说人熊命硬,皮厚,这一枪对它也没什么伤害,顶了天就破点皮。

    “娃儿,快起来,没事了,俺们在。”

    几个人扶着程河清就起来,其中一个好像认识他。

    “你是黑子家娃吧?好像叫程河清?”

    男人试探性问了一句。

    他们几个都是赵庄的,妮儿成婚那天,都去了,只是其他人一时间没认出来程河清。

    程河清刚受伤,想要说话,肚子里火烧一样疼,干咳了几声硬是没说出来,只好点了两下头。

    另一个打量了一下程河清:“兰妞那闺女没嫁错人,娃儿挺标致,胆也大,一般人见到人熊,早就吓破胆了,哪敢跟它斗。”

    程河清受伤不轻,刚刚危险迫近,整个人的神经绷的紧紧的。

    现在放松下来,又咳了几声,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几人见状,赶紧帮他收拾了一下四周的东西,背着他送回了家。

    等程河清醒来,已经是两天后了,肋骨断了两根,程黑已经帮他接好了,胸前缠着一大圈纱布。

    见程河清醒来,妮儿总算放下了心来。

    兰妞听说程河清受伤了,专程跑过来,把家里养的老母鸡宰了一只,带过来给他炖汤喝。

    老母鸡汤滋补,妮儿照顾的也周到,又过了两天,程河清恢复了不少,能下床走路了。

    他现在最心急的就是自己的草药,得弄到镇上卖了,才有钱盖学校。

    妮儿见程河清刚恢复就要出门,拉着不让,说:“俺不许你出去,等你伤养好了,咋走都行,就是想上天俺也不拉着你。”

    程河清拉着妮儿的手,他知道她担心他:“没事,俺这不好好的么?俺先去镇上把草药卖了,瞅瞅马上就要开学了,等学校盖好,咋休养都成。”

    妮儿说不过他,可看着自家男人这样,她心里难过,转过头,眼泪汪汪的流下来。

    程河清也不好受,他不愿看到妮儿不开心,可现在学校才是关键。

    咬咬牙,程河清还是出门了。

    刚到大院就碰到程黑。

    “小兔崽子,身体还没好利索就到处蹦跶了。”

    程黑骂道,他从妮儿那听说了自家儿子的心愿,不用猜就知道他现在要去干啥。

    程黑从兜里掏出一叠钱;“草药俺已经帮你卖了,钱都在这,一分不少,回头钱不够找俺拿,一个人就敢往山里跑,不要命了你。”

    把钱塞给程河清,程黑负着手就往屋里去。

    程河清接过钱,数了数,有好几千,别的草药都不值钱,那一箩筐也就值个百八十块,看来那颗老山参卖了不少。

    这回盖学校的钱相差不大了。

    程河清握着钱,想着孩子们上学有望,心里就欣喜,把钱往家里一放,又出去了。

    他整了张招工牌,贴在村里显眼的地方。

    这几天,程河清家里可是热闹。

    不仅是村里人都来,就连在城里干活的都回来了。

    没回来的,家里一纸家书寄过去。

    为了自己下一代能有个好的学习环境,跟赶春运似的就往家跑。

    程河清盖学校的事儿闹得挺大,传的很广。

    这是好事儿,附近村的人都感激他。

    孩子再也不用趟着冰上学了。

    就连县里都来人了。

    喇嘛沟落后,县城的经济也就那样,孩子的上学问题,县里也没法拿出那么多钱来盖学校。

    教育部的人听说有人自费盖学校,高兴的不得了,啥都没说,直接就一纸文书给同意了,事先还安排了几名老师下来。

    盖学校的事儿整的热火朝天的,除去程河清出的钱,县里还拿了一部分,那些上工的,工钱也只收一半,有的直接不收。

    可程河清不干。

    这些来上工的,都是从外地专门赶回来的。

    有的甚至家里头就这一口子劳力赚钱。

    盖学校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事儿,程河清不愿意为了自己的梦想让这么多人没收入。

    不管大家伙儿怎么说,程河清决定了,材料上,大家能捐献的,方便的,可以捐献一些,工钱不能少一分。

    得按照城里上工的价格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