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5 被抓现行

    ♂

    现在被喜鹊嫂一说,大力才知道自己错怪了她。(看啦又看)

    大力一下子不知道怎么才好,坐在炕上又站起来,坐不是站不是,后来干脆就把灯关了躺了下去。

    一连好几天,喜鹊嫂都没理过大力。

    大力自知理亏,拼了命的讨好媳妇,可没用,喜鹊嫂就是不理他。

    另一边,三狗子被大力抓了个现行,趁着夜色就溜出了村,谁也不知道他在哪。

    大力在村里找了好几天也没找到。

    转眼就两个月过去。

    这两个月,程河清又大赚了一笔。

    现在他说是村里第二有钱的人,就没人敢说第一。

    程河清瞧着钱差不多了,开始着手办厂子的事情。

    程河清又去了一趟城里。

    这次去是为了拉单,还有就是机器。

    他要办药厂,就得有销售路线,要不制好了药却销售不出去,那不是赔了血本。

    所以这一次,他又出去了。

    妮儿想到程河清上次出去,一走就是好几个月,差点没把她给想出毛病来。

    这次出去,妮儿拉着程河清的手:“这回你可得早点回来。”

    程河清点点头:“放心吧,这次俺在外面不会待太久,拉着单就回来。”

    妮儿听了,不情愿的撒开手,眼瞧着村里人开着自家的拖拉机把程河清送出去。

    这回出去,程河清比上回老道的多。

    一进城,程河清就买了个手机。

    手机对他来说,现在可是必须品。

    想要联系外面的人,就得打电话。

    村里就村口小店有个电话,平日里想要联系谁,还得走一大段路才能到。

    他不嫌累,可他空不出这么多时间。

    他先去了趟李老憨家。

    在这里住了好几个月,进城说啥也得来一趟。

    另外就是,虽然他回去了,可还牵挂爽儿的病情,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程河清还没到爽儿家,爽儿就已经看到了他,欢快的报上去。

    她没想到程河清还会再来城里。

    两人聊了一些家长里短。

    下午,程河清离开了。

    他看到爽儿恢复了很高兴。

    并且,爽儿还交上了男朋友。

    男朋友是医院的一个什么主任。

    得知程河清进城拉单,爽儿联系了自己男友,说了一会,程河清拿到了第一个单。

    这也带来了一个问题。

    大山里路不通,小车能过,大车却没法通过。

    程河清想要买机器,想要建厂,想要把货运送出去,就得修路。

    修路是一笔昂贵的费用。

    从大山里出去到镇上,几十里地。

    要花的钱不在少数。

    程河清手里的钱根本不够。

    于是,程河清又坐车回到乡下,找到大力。

    大力是一村之长,修路这种事情找他最合适。

    程河清在村里找了半天,终于在三姑家找到了他。

    三姑家的鸡昨天丢了,怀疑是隔壁的大老三偷的。

    程河清去的时候,三姑正站在门口,跳起脚来大骂:“天杀的短命鬼,吃了俺们家的鸡,生儿子没屁眼,生姑娘没头发...”

    三姑的嗓门很大,站在门口就是一阵骂。

    大力劝也没用,骂的口水都干了,喝了口水又继续。

    大老三听不下去了,走出来,院里的大门一开,手里拿根扁担:“俺啥时候偷你们家鸡了?”

    三姑叉着腰,跳上去。指着大老三的鼻子就说:“咋的?还想打老娘?来啊,打啊,老娘就站在这,让你打。来人啊..大老三杀人了..他要打死俺...”

    三姑这一嗓子震天动地,大半个村的人都能听到,转眼就围满了人。

    见有人围上来,三姑更得意:“大家看啊,大老三这个天杀的,他要打俺..”

    大老三嘴笨,说不过三姑,打女人又不是山里男人的风范,气的一下子差点没背过气去。

    谢菊花也在人群里面,见“自家男人”被欺负,胸一挺,站在大老三的前面。

    要比撒泼村里可没几个人比的过她。

    谢菊花开腔了,尖着嗓门:“别拉不出屎怪茅房,你说俺们家老三偷了你的鸡,你有啥证据?”

    三姑往地上吐了口痰:“呸!你个不要脸的玩意,偷人还敢站出来,一点也不知道害臊。”

    谢菊花话:“俺偷人咋了?俺偷人咋了?俺愿意跟谁睡跟谁睡,谁管得着。有本事你也找男人睡去。”

    河清娘看不过去了,站出来。

    她跟谢菊花一直不对付。

    这俩女人,在村里就俩活阎王,两人在一起准得掐起来。

    河清娘手一叉,站在三姑一边:“谢菊花,你还天王老子了,想咋就咋了,没人管你就上天了?你不要脸,你们家巧巧的孩子出来了还要。”

    谢菊花也不甘示弱,她的名号可不是吹出来的。

    谢菊花说:“河清娘,你别仗着你男人跟儿子有点本事,你就了不起了,咸吃萝卜淡操心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俺们两说话关你啥事儿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

    再吵上去,非打起来不可。

    程河清上前,把自家老娘拉走。

    大力也过去,把谢菊花跟三姑分开。

    大力说:“吵吵啥,进去看一眼不就知道偷没偷了?”

    说完,大力一马当先,带着一群人就进了大老三家院子。

    大老三家的院子不是很大,鸡窝就在院里的角落里。

    现在天色快黑了下来。

    老母鸡带着一群小鸡,早就钻了进去。

    正好方便找,一眼就能看出他家鸡窝里有没有三姑家的鸡。

    三姑站出来,走过去,一头就扎进鸡窝。

    没成想,窝里的老母鸡惊了。

    以为是啥侵略者来逮小鸡的。

    跳起来,一嘴就啄在三姑头上,啄起一个大疙瘩。

    三姑嗷嗷直叫,张口就骂:“你个炒辣椒的,要是俺家的早就杀了你吃了。”

    母鸡好像听懂了三姑的话,跳出鸡窝,站在上面,扑腾着翅膀,跳过来对着三姑额头另外一边又啄了一下。

    三姑大怒,抄起旁边的扫帚就上。

    老母鸡再上,又在三姑手上啄了一口。

    这鸡比人还厉害,追的三姑满院子打转。

    三姑推开人群,挤出去,顺着门就往外面逃。

    见鸡没追出来,三姑手一叉,又骂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