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6 要好几十万

    ♂

    骂了一会,许是真累了。(看啦又看小說)

    三姑走进屋里,门一关,再也没了动静。

    大伙儿看事儿平了,热闹没得瞧了,也都散了,各回各家。

    程河清跟大力一块回家。

    到大力家,程河清坐下。

    喜鹊嫂还在生男人的气,给程河清倒了杯茶就进房,把大力冷在一边。

    程河清说:“嫂子她..”

    大力说:“还不是那档子事儿,她到现在还没怪俺,咱不说这个,说说你找俺啥事儿。”

    程河清犹豫了下,还是开口了。

    程河清说:“俺想修路,想把村里到镇上的路打通,让货车能进来,这样俺的货才能送出去,村里才有发展。”

    “修路?”

    大力想了想:“修路可得花不少钱,咱们到镇上,少说好几十里地,没个百多万可不行。”

    程河清说,就是因为这样俺才来找你商量,看能不能想个法子。

    大力耷拉着头:“这法子上哪想去,别说俺们村,就是附近村都加起来也凑不够个零头。”

    程河清听了,叹了口气。

    这年头果然是个事儿就难办。

    可他打心眼里想要让大山里富裕起来。

    这条路不修,想让村里富起来就只是个梦。

    想了一会,程河清说:“俺听说修路上面会给补贴。”

    大力点点头:“有这回事,可你知道,现再全国都在发展,需要的资金数不胜数,国家哪能拿出这么多钱给乡村修路,俺看这事儿啊,起码还得十年,才能轮的到咱。”

    十年,十年黄花菜都凉了。

    程河清可等不了十年。

    他的梦想是在几年之内,把大山里建设起来,弄的跟城里一样漂亮。

    这一回可真算是难倒了程河清。

    程河清神色焦虑:“那还有没有啥办法?”

    大力说:“还能有啥办法?俺只能一纸申请文书上去,申请一下,能不能批,多久批,这些俺说了都不算。”

    程河清说:“成,写吧,写了才有希望。”

    大力点点头,拿出纸笔。

    写了几个字,大力突然想到什么,又说:“就算上面批了,可剩下的钱...”

    程河清说:“写吧,剩下的俺来想办法。”

    大力点点头,不再说话,一口气把申请写完,折好放进兜里:“俺明天给你送镇里去。”

    一夜过去,这一天,程河清愁白了头。

    头上的银发蹭蹭蹭往外冒。

    妮儿见了,心疼程河清:“俺看俺们还是别折腾了,踏实过日子,现在钱也不少,够俺们花了。”

    程河清摇头,如果说以前想要带领大山里的人致富是一个梦想,一份憧憬。

    现在,自从程河清去过城里,这个梦想开始变得迫切。

    城里的繁华让程河清心动。

    这些大山里人,一辈子都享受不到这样的条件。

    程河清心疼他们,希望这些人能像城里人一样,享受新时代带来的便利。

    程河清毅然决然,他准备第三次进城。

    这一次去,他是为了借钱。

    他依旧去了李老憨家。

    爽儿见到他,奇怪,问他:“你咋天天往城里跑。”

    程河清开玩笑道:“咋,你不想看见俺?”

    爽儿连忙摆手:“不,哪能啊,俺稀罕见到你,可是俺奇怪。”

    程河清说:“奇怪啥,俺是来找老憨叔的。”

    爽儿嘟着小嘴:“俺就知道你就没想过来看俺。”

    程河清说:“俺这回是有事儿。”

    爽儿说:“俺爹不在,有啥事儿你跟俺说一样。”

    程河清说:“这事儿你做不了主。”

    爽儿面带不满:“俺是家里唯一的女儿,还有啥事儿是俺做不了主的。”

    程河清说:“俺来借钱。”

    爽儿说:“要多少?”

    程河清说:“最少得好几十万。”

    “啥?”

    爽儿懵了,他们家虽然做点小生意,可几十万也不是个小数目。

    爽儿说:“你要这么多钱干啥?”

    程河清说:“跟你说也说不清楚,俺还是等老憨叔回来吧。”

    说完,程河清就进房了。

    还是他原来住过的那间。

    一开门。

    程河清惊呆了,里面的墙壁早就被贴的红红粉粉。

    床上还散落了不少女人的衣物。

    包括内衣内裤。

    程河清吓得赶紧关上门。

    爽儿过来,红着脸:“你走了,俺想你,就搬了进去,里面有你的味道。”

    程河清没说话,他知道他对不起爽儿。

    坐到客厅,打开电视。

    一直等到晚上,李老憨夫妇才回来。

    见到李老憨,程河清连忙打招呼:“老憨叔,俺想找你借钱。”

    程河清话说的很直接,他不喜欢墨迹。

    共处了几个月,他也知道李老憨的性子。

    直爽,逢事儿说事儿。

    李老憨把手里的衣服交给媳妇,坐下来:“你要多少?”

    程河清伸出了五只手指。

    李老憨说:“五万?成,俺明天就给你取去。”

    程河清摇摇头:“五十万。”

    “啥?”

    李老憨吓得一下站起来,几个凛冽差点摔倒。

    李老憨说:“俺一年最多挣十万块,还得开销,你就是杀了俺俺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程河清说:“俺想在村里建个药厂,将来还要建服装厂,俺以后还要帮村里人建厂,大家一起致富。可俺得先把路修好,路没修好,机器运不进来,货物也运不出去,说啥都是白搭。”

    李老憨说:“那俺也拿不出这么多钱,要不这样,俺给你想个办法。”

    程河清一听高兴,忙问:“啥办法?”

    李老憨说:“你去找找看谁要脑袋,俺这颗脑袋割下来送你。”

    程河清说:“叔你这不玩俺么?”

    李老憨叹了口气:“你才是玩俺呢,俺是真拿不出这么多钱,五十万,你以为是五百块,叫俺上哪拿去。”

    程河清无奈,也只好起身出门。

    李老憨在后面叫:“咋?钱没借到饭还不吃了?”

    程河清说:“不吃了,俺还有事儿,俺得执行b计划去。”

    说完就走了。

    程河清所谓的b计划其实就是药厂的老板娘。

    在来之前,程河清就想好了。

    万一李老憨那没法借到这么多钱,唯一的希望就是药厂的老板娘。

    程河清拿出手机按了几下,拨打了老板娘的电话。

    电话号码是程河清在合同上看到的,在来之前把它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