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8 陈主任

    ♂

    老板娘喝完这杯,脸更红,头晕目眩,说话都不利索。(wWw.k6uK.cOm)

    陈主任一看,有戏。

    这娘们今天就能到手。

    陈主任忙又倒满,举起酒杯:“来来来,再喝一杯。”

    老板娘把陈主任的手推开:“我今天找您,还有件事儿,对您来说,点点头就能办成的。”

    陈主任一笑,他就知道女人找他有事相求。

    她不求自己,自己又怎么有希望。

    陈主任酒杯一放,把手又放在老板娘腿上,一路往上摸:“有什么事儿你就说,凭咱们的关系,能帮上的我一定帮。”

    老板娘虽然头晕,可心里还有数。

    她在心里“呸”了一声,暗说谁跟你有关系。

    老板娘说:“我有个表弟,喇嘛沟的,想要建厂,可山里路不通,机器运不进去,货物也运不出来...”

    说到这,老板娘没再往下说。

    陈主任这老头老奸巨猾,肯定能想到是什么意思。

    陈主任点了点头:“这事儿麻烦,你也知道,现在全国都在发展,国家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

    没等他说完,老板娘就把身子贴了过去:“陈主任神通广大,肯定能想到办法。”

    陈主任奸诈一笑:“办法嘛,不是没有,只是...我也有个条件...”

    说完,他上下打量了老板娘一眼。

    老板娘举起手,在陈主任胸口锤了一下,娇嗔道:“死鬼。”

    陈主任抓住老板娘的手,放到嘴边,狠狠的亲吻了几下。

    老板娘抽出手,举起酒杯:“那这事儿可就说定了。”

    陈主任的魂儿都被勾了出来,使劲点头:“说定了说定了。”

    说完拿出一支笔,又从包里拿出文件跟印章。

    “唰唰唰”签上自己的名字,又盖了个印章,交给老板娘:“怎么样,满意么?”

    老板娘看了几眼,收起来:“陈主任果然说到做到。”

    “那还用说。”

    陈主任说完,两人仰头又是一杯。

    喝完,陈主任搓着手,急不可耐,一下就抓着老板娘娘,两人要了间房就到了楼上。

    ...

    第二天,陈主任起床,穿好衣服,系好领带,又对着躺在床上的老板娘亲了一口才哼着小曲开门离开。

    这女人真有劲儿,真**。

    能让人上天。

    老板娘躺在床上,见陈主任出去,眼泪奔涌而出,盖上被子嚎啕大哭。

    哭了会,站起来,擦干眼泪上了妆,跟没事人似的上楼,到程河清房前。

    “砰砰砰!!”

    程河清在屋里发愣,突然听到敲门声。

    开门一看,是老板娘。

    老板娘手里提着一个大包,在程河清前面打开。

    里面全是绿油油的百元大钞。

    老板娘说:“答应你的,五十万。”

    说完,她又拿出陈主任盖过章的文件:“这也是你要的,修路补贴。”

    说完,女人转身就离开。

    眼泪奔涌而出。

    她希望见到程河清,可又不愿面对程河清。

    她走回车上,坐上,没点火,就这样坐着。

    她疲了,也累了,魂儿早就跟着程河清一起,飞了。

    程河清拿到文件跟钱,心里欢喜,他感激老板娘,却并不知道在无形中埋下了一笔孽债。

    程河清提上钱,到了车站,坐着车又回到村里。

    回了村,他把钱往大力前面一放:“俺弄到钱了。”

    大力打开包,里面叠的整整齐齐的,一大包都是钱。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

    大力对程河清竖起了拇指:“真有你的。”

    程河清憨笑,脑子里都是老板娘的身影。

    他知道她跟她男人的事儿,他同情她,可他不能对不起妮儿。

    他把钱交给大力。

    因为修路是整个村甚至整个喇嘛沟的事情,需要村里带头。

    大力兴奋的接过钱。

    大力说:“有了这笔钱,剩下的就好办多了,俺已经把申请提交了,现在只要等结果,可俺怕...”

    程河清又从怀里拿出文件。

    这份文件程河清一直就揣在怀里,捂的热热乎乎的。

    大力拿过去一看,简直不敢相信,瞪大了眼珠子,张大了嘴巴问程河清:“你咋做到的?”

    程河清说:“这个你就别管了,俺一时半会也说不清,不过这笔补贴可不少,俺估计上面会有人下来考察,你先去组织一下,俺们得欢迎欢迎,人家高兴了,这笔款项才能拨下来送咱们手里。”

    “好!”

    大力马上说:“俺马上就去办。”

    大力说完,马上就提着钱往村部赶,程河清也回到自己家。

    没过一会,村里就响起了铜锣声。

    大力把大家组织起来,先说了程河清的丰功伟绩,又把程河清的猜想告诉了大家伙。

    大家伙儿早就盼着能修路。

    在大山里待了几十年,平时赶个集都不方便,爬山涉水。

    这回好了,程河清可真是村里的福将,这事儿都能搞定。

    一安排下去,村里人马上就同意。

    一个个自行举手,你吹唢呐他打鼓,就在村里大广场上开始排练欢迎典礼。

    晚上,妮儿跟程河清躺在床上。

    事儿办成,程河清总算没有了忧虑,银白色的头发也黑了回来。

    妮儿很开心,自家河清哥哥能解忧,她心里也高兴。

    房里没关灯,她搂着程河清,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看。

    看了一会,妮儿看到了不寻常的东西。

    程河清的白大褂上,竟然沾着一个嘴唇的形状。

    大山里虽然没口红,可有大红纸。

    姑娘们平时要打扮,就把大红纸打湿了,双唇在上面印一下,把上面的红色弄到嘴上。

    红艳艳的,好看的紧。

    妮儿自然知道,这样的嘴唇印只有女人才能印出来。

    妮儿信任程河清,正是因为信任,她放心让程河清进城,放心让程河清干任何他想干的事情。

    即是她知道,城里有各色各样的女人,她们衣着暴露,打扮的漂漂亮亮。

    这也没关系,她相信她的河清哥哥能把持住,能经得起考验。

    可当信任变成怀疑,也是最痛苦的。

    妮儿哭起来,在程河清脸上打了一巴掌。

    程河清看妮儿正看的出神,突然挨了她结结实实的一巴掌。

    他抓住妮儿的手,问她:“你干啥?”

    妮儿抽出手,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出来,扯着程河清的白大褂:“这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