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6 李二狗的心思

    ♂

    她拉着程河清的手:“俺真没事儿,俺爹病了,俺想找你帮忙看看,可俺没钱。(www.k6uk.com)”

    程河清一听,以为秒儿因为这个在哭,说:“这有啥,没钱俺还能见死不救不成,你等着,俺回去拿点东西,这就跟你过去。”

    程河清说着就小跑了回去,把药箱拿上,又跑了回去。

    见到秒儿,程河清说:“走吧。”

    秒儿点点头,两人一起往李二狗家。

    李二狗还躺在床上。

    心里气,堵得慌。

    这死妮子。

    不会想。

    想不开。

    大山里有啥好的,顿顿窝窝头,整天大白菜。

    他躺在床上,一阵阵的叹气。

    越想越生气。

    前阵子,女儿从城里带回来的钱已经被他嚯嚯完了。

    嘴里没酒喝的日子是真难过。

    想死。

    喉咙都能抓破。

    思来想去,他想到一个办法。

    女儿也长大了,长大了就得出嫁。

    自己娶秒儿她娘的时候花了一头大母猪。

    这头大母猪养到现在,咋说也得生好多窝猪了。

    这些猪又能生母猪。

    母猪还能生猪。

    一头猪值好几百块。

    这么多年,少说也得有好几百头。

    想要赚回来,秒儿就得值好几万。

    可这大山里,谁能拿出好几万来娶秒儿。

    唯一能娶的起的程河清已经娶了妮儿,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妮儿嫁到城里去。

    城里人有钱,他能收到一大笔彩礼。

    可秒儿就是不同意。

    他气的躺在床上,嘴里“哼哼”的叫,翻来覆去,心燥的慌。

    秒儿走到院里,喊:“爹,俺回来了。”

    李二狗听了,气的更不行转了个身面对着墙:“你还知道回来,咋不死在外面。”

    秒儿没理他,带着程河清进屋。

    程河清来到屋里,走到李二狗床边。

    程河清说:“李叔,秒儿让俺来给你瞧病。”

    李二狗转过来,大骂:“瞧啥,没钱,不瞧,你让俺死了算了。”

    秒儿听了,在旁边大叫:“爸,河清哥不收钱,你就让他瞧瞧,拖着也不是办法,啥时候才能好啊。”

    李二狗气道:“不瞧,俺就是不瞧,你不答应俺,就让俺死掉算球。”

    李二狗说着,又要翻身,被程河清按住。

    程河清把李二狗的手拿出来号脉。

    李二狗大叫:“俺不瞧,你松开俺。”

    程河清没理他,任他大叫,把手放到李二狗脉搏上,闭上眼,仔细的感受。

    过了会,程河清睁开眼。

    李二狗赶忙把手抽了回去。

    秒儿说:“河清哥,俺爹咋样了?”

    程河清回过头,坐在桌子旁,背对着秒儿跟李二狗,一边写药方,一边说:“没啥大事儿,感冒发烧了,吃两副药,扎一针就好。”

    写完药方,程河清从身上拿出银针:“李叔,你躺好了,有点痛,忍着点。”

    李二狗整个人躲到被子里面,用被子把全身裹起来:“俺不看,让俺死掉。”

    程河清把李二狗被子掀开,扔到一边,拿起一根银针瞅准穴位就扎下去。

    李二狗不配合,这一针扎偏了,痛的李二狗嗷嗷直叫。

    程河清拔出银针,重新瞅了眼穴位又要往下扎。

    李二狗看见,忙就闪了个身子,这一针又偏了。

    一连被扎了两针,还都没中,李二狗气的大骂:“程河清,你小子故意的吧,特意连同俺们家秒儿一起跑来折磨俺。”

    秒儿说:“爸你说啥呢,俺咋会折磨你,俺叫河清哥来给你瞧病的。”

    程河清无奈,说:“二狗叔,你要再不消停,还得多扎几针。”

    李二狗说:“不成,俺不扎了,就算死了俺也不扎。”

    程河清说:“成吧,那俺就不扎了,不过可别怪俺没提醒你,现在小毛病不扎,等出大问题了,可就难办了,说不好还得截肢。”

    程河清说完就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李二狗一下从床上蹦下来,拉住程河清:“你说的真的?”

    程河清说:“这事儿俺还能开玩笑么。”

    李二狗一听,急了,拉住程河清:“刚刚是叔不好,叔错了,那啥,俺现在躺下,你给俺扎,使劲儿扎,俺绝不避。”

    李二狗说完躺床上,程河清又转身,拿出银针,全神贯注的往他穴位里扎。

    几根银针下去,李二狗咬着牙,身上已经流出了大汗。

    旁边,秒儿望着程河清的背影。

    程河清的背像座大山。

    踏实。

    让人着迷。

    把秒儿给迷住,全神贯注,忘了所有的一切。

    程河清扎完针,把药方递给秒儿:“一会去俺诊所那取药。”

    “嗯。”

    秒儿点点头,程河清收拾好东西就要离开。

    秒儿说:“河清哥,俺送你。”

    程河清说:“不用了,俺自己出去就行。”

    秒儿说:“不成,你帮了俺们,俺咋说也得送送送。”

    程河清拗不过秒儿,只好让她送。

    两人走出去,出了院,秒儿冲程河清挥手:“河清哥再见。”

    李二狗在屋里,透着窗,把外面的事儿都看了个透。

    从刚刚程河清给自己针灸开始,秒儿的眼珠子就没离开过他。

    李二狗猜测,女儿喜欢程河清。

    女孩的心思瞒不过爹爹。

    李二狗已经从秒儿回头的落魄中看出了秒儿的心事。

    他欣喜,自家女儿长得俊,程河清有钱。

    要是他们两个能勾搭上,自己下半辈子的酒钱就不愁了。

    眼骨碌一转,李二狗心里想出了一个主意。

    秒儿转身走回屋里,李二狗又拉住她。

    李二狗说:“河清这娃人咋样?”

    秒儿脸一红,不知道自家爹爹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

    秒儿说:“河清哥人很好,免费给你瞧病,俺感激他。”

    李二狗暗笑,他知道女儿不会明着说喜欢程河清,程河清已经有了媳妇,换成谁也明着说不出口。

    不过听女儿的意思,李二狗对自己的猜测已经肯定了几分。

    拉着女儿的手,李二狗说:“俺也觉得河清这娃儿不错,他给俺瞧了病,咱不能亏了他,俺去买点酒菜,你去叫他,俺们晚上请他吃顿饭。”

    李二狗说着就要出门,秒儿一听,面露难色:“可俺们没钱买菜了。”

    李二狗说:“放心吧,俺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