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0 俺愿意

    ♂

    现在,秒儿彻底绝望了。(wWw.k6uK.cOm)

    她站起来,眼泪流了一整脸:“成,俺卖。”

    李二狗一听高兴,忙就把男人手里的钱给夺了过来。

    男人花了钱,拽住秒儿的手,跟其他几个人一起拖拽着往屋外走。

    外面,工程还在继续。

    几百号年轻人干的热火朝天,给大马路扑上石子,水泥跟沙子的混合物。

    搅拌机轰轰隆隆的转,声音响透了整个大山。

    谁也不知道,谁也没听到女孩被拖拽出门的哭声。

    程河清作为修路的监工,每天都要到现场去指挥,去监督。

    他气还是没消,每天出门都要先去趟李二狗家。

    他想看看这老王八蛋老狐狸能躲多久。

    程河清迈着大步往李二狗家走去,刚到门口就见到几个人拖拽着秒儿。

    秒儿大哭,拉着篱笆墙不肯撒手。

    那几个人就上前,把秒儿的手掰开,强行拖着要出村去。

    程河清见了,赶紧就跑过去,一脚一个把男男女女都踹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他过去,扶着秒儿。

    程河清说:“这是咋回事?你没事儿吧?”

    秒儿摇头,她的心已经死了,眼泪流个不停。

    李二狗在屋里,听到外面的声音,跑出来一看,几个人全部被程河清撂倒。

    他指着程河清:“俺闺女嫁人关你啥事?你赶紧滚,这事儿你管不着。”

    程河清望了望李二狗手里的钱,揪住李二狗的手指一掰:“嫁人?俺看是卖人吧?”

    李二狗痛的嗷嗷直叫:“你撒手,你不撒手俺要叫人了。”

    程河清说:“叫人,俺还要叫人呢,你卖闺女,已经犯法了,俺不止要叫人,还要打电话给老王。”

    程河清说完就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到派出所。

    打完电话,程河清把李二狗拽到屋里,拿了根绳,把五人全捆在一起。

    他就在一边守着,也不怕人跑了。

    过了会,老王来了。

    带了两车子人,把李二狗几个人押上了车。

    秒儿还在哭,已经成了个泪人儿。

    程河清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秒儿望着程河清,把头埋在他肩膀上,眼泪打湿了程河清的肩膀。

    这时,大力出现了。

    修路遇到状况,路修到坎儿坡的时候,山里的野狼出来搅和,伤了几个人。

    大力满村子找程河清,总算在李二狗家前面找到了。

    大力走过去。

    程河清正搂着秒儿。

    大力不知道怎么开口,在旁边“咳咳咳”干咳了两声。

    程河清扭过头,看到是大力,放开秒儿走过去:“你不在路上监工,跑这来干啥?”

    大力被眼前的场景尴尬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问程河清:“俺说咋到处都找不到你人,你俩啥关系?”

    程河清说:“瞎想啥,俺们能有啥关系,俺啥人你还不清楚么,俺心里只有妮儿。”

    程河清又说:“得了,别墨迹,你找俺干啥?”

    大力说:“俺有事儿找你,大事儿。”

    程河清说:“啥大事儿?”

    大力说:“路修到坎儿坡,扰到山里的野狼了,野狼跑出来,伤了几个人,大家伙儿一起上才赶走,那几个人在流血,你赶紧来瞧瞧。”

    程河清一听,拉上秒儿,到村口,上了拖拉机就往坎儿坡开。

    程河清到那,程黑正忙的手忙脚乱,有三五个人受伤,有轻有重。

    程黑拿着药箱,这个包扎那个止血,忙的满头大汗。

    程河清跑过去,帮程黑一起,把几个受伤的人都上了药,包扎好,又让人送他们回去。

    人处理好,工程也停了。

    大家伙儿都怕,不敢继续开工。

    就怕那些野狼再出来,再伤了谁。

    所有人都集中在帐篷前面,心惊胆战。

    程河清眉头一皱,这样下去,这条路十年也修不完。

    大伙儿就开始商量,有人就说:“要不俺们拿家伙,到山里去,把那些天杀的狼都给屠了。”

    这想法得到了大多数人的同意。

    修路是整个喇嘛沟的事儿,不能因为几只野狼就停下来。

    大力说:“这法子好,就算屠不尽,也要吓得它们不敢出来伤人。”

    程河清不同意:“不行,大山里之所以这么富庶,山肥水美,就是因为大家打猎都有个度,国家保护的动物不打,才换来今天的风景。要是俺们把野狼都屠了,虽然短时间对俺们有利,可时间长了就不一样了。”

    程河清说:“没了野狼,山里的兔子数量就会蹭蹭蹭往上涨,到时候山里的草药,山果,大家种的菜都得被吃光。”

    程河清说的很严肃,他上学的时候就学过食物链,知道这么个事儿。

    现在听说大家都要屠狼,赶紧就给大家解释。

    山里人虽然没文化,不知道什么叫食物链,但是听程河清这么一说,觉得有理,就只好不再做这样的打算。

    程河清现在成了大山里的魂,大伙儿都听他的。

    但是这样一来,又难住了。

    有人问程河清:“狼不能杀,那再出来伤了人咋办。”

    程河清犹豫了下:“俺把俺家大黄唤来,它常年跟俺去大山里采药,对付大野狼有一手,三两头狼绝不是它的对手,有它在旁边放哨,大家尽管干。”

    大家一听,纷纷同意。

    程河清回到村里,一声口哨,大黄从家里“呼呼呼”就跑过来,在程河清身边打转。

    身子在程河清身上蹭来蹭去。

    程河清弯下腰,抚摸大黄的头:“老伙计,今天又得跟着俺忙活了。”

    大黄像是听懂了,仰起头,在程河清脸上舔几下,“汪汪汪”叫几声。

    程河清一把将它抱起来,坐上拖拉机,往工地上开过去。

    大黄到那,程河清把它放下来。

    大黄兴高采烈的叫几声,撒开小腿就到处跑。

    这人身上闻闻,那人身上闻闻,然后跑到一边的山坡,趴在那,眼睛打着骨碌,警惕的盯着四周。

    有大黄在,干活的人也安下心来。

    按钮一按,机器继续运转起来,工地上又出现一片热火朝天。

    铲石铲沙,搅拌,铺路,弄平,压实,铺柏油...

    大伙儿都干劲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