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8 溺水

    ♂

    “恩。(www.k6uk.com)”珍儿声音抽泣,手抹了两下眼。

    她庆幸自己听了河清的话,这次可真是遇人对了人,她一定要跟缒子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

    珍儿看着河清,眼中满是感激:“河清哥,你中午留家里吃个饭吧。俺跟缒没啥本事,就当感谢你的。”

    “好。”

    程河清爽快点头。

    俩人这么幸福,他心里也高兴。

    一眨眼就到了晌午。

    缒子出去挑水都挑了两个小时了,还没见回来。

    珍儿急了,站起来说:“河清哥,你等着,俺上门口瞅瞅缒子怎么还不回来。

    打水的井就在村口,按理说二十分钟就能走个来回。

    程河清也跟着站起来。

    珍儿怀着孕,行动不便,他身为一个大男人,不放心珍儿一个人去。

    程河清说:“许是缒子在路上遇上啥事儿耽搁了,你坐家里歇着,俺去看看。”

    说着,程河清就往门口走。

    刚走了没几步,门外突然来人了。

    脚步急促,匆匆推门。

    “出事儿了,出事儿了!”

    他面色苍白,好像是被吓到了一般。

    声音很大,屋内的珍儿也听到了。

    珍儿心里一紧,一股不好的预感生出来。

    缒子这么久没回来。

    她担心。

    珍儿扶着腰,赶紧从屋内赶了出来,“啥事儿?”

    那人穿着粗气,开口道:“你……你家缒子落水了。”

    “啥?”

    珍儿心口一痛。

    那人喘了两口气,继续说:“俺刚刚去挑水,见井里泡着个人,俺用扁担勾过来一看,是你家缒子。”

    孕妇在这个时候最不能受得就是惊吓,如今听到这个消息,气急攻心,一下就晕死过去。

    程河清赶紧把珍儿抱起来。

    那人看到这场面,叹了口气,也上去搭手,把珍儿放进房里。

    程河清眉头紧锁,给珍儿诊治完才慌忙赶去井边。

    村口已经聚集了一大堆的人。

    程河清扒开人群,走进去。

    缒子脸上雪白,躺在地上。

    身上因为被水泡肿的很大。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缒子完了,已经没救了。

    缒子刚成完婚,娶得是个刚死了老公的寡妇。

    这事儿本来就不是一个吉利的事情,如今他又死了,旁人议论纷纷。

    “俺就说了吧,哪能娶寡妇,现在报应来了吧。”

    “就是,祖宗的规矩,哪能坏了。”

    就在这个时候,缒子娘也赶了回来,周围的人纷纷给她让道。

    “俺的儿啊,你咋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这一走,可让俺咋活..”

    缒子娘泣不成声,趴在缒子身上大哭。

    “俺早就说了,寡妇不吉利,你们不听。”

    “她就是个克夫的命,俺娘说了,长得好看的**不离十都克夫。”

    旁边的人三言两语的开口,都认为缒子是因为娶了寡妇而遭受的祸害。

    程河清在一边不说话。

    默不作声。

    他不信。

    城里,寡妇再嫁的事儿海了去,哪能到珍儿这就出事儿了。

    这完全是个意外。

    什么鬼神思想的,程河清完全不信。

    许是缒子太高兴,没留神,一不小心滑下去的。

    可这是大山。

    千百年来,跟外面就是两个世界。

    村里人思想腐朽,就算程河清再怎么解释他们也不会相信。

    死人为大,家里人把缒子带回家安葬。

    珍儿醒了,胎气大伤,所幸还有程河清照看,没出啥大事儿。

    缒子下葬的那一天,珍儿穿着一身白衣,脸色苍白。

    程河清说:“你别难过,肚子里还有孩子,哭坏了身子,可对娃儿不好。”

    两次丧夫之痛让珍儿快承受不住,程河清看在眼里也心疼。

    珍儿在程河清眼里,就像自己的亲妹子。

    珍儿大哭,搂着程河清:“河清哥,他们都说缒子是娶了俺才这样的,俺不信。”

    程河清说:“俺也不信,城里那么多寡妇嫁人,咋没事儿?你别听他们的。”

    珍儿泪珠大颗大颗的滚落:“可..俺..”

    一人传虚万人传实,就算珍儿不愿相信,可也由不得不信。

    缒子的死太意外。

    他俩昨天才成婚,今天就出了意外。

    程河清也搂着珍儿,在她背上拍几下:“咱不听那些。”

    那一天,珍儿的眼泪就没停过。

    丧事结束,缒子下了葬,珍儿在坟前坐了很久很久。

    缒子娘走过来,上前把珍儿扶起来。

    她是个明理儿的人,她知道缒子疼爱珍儿,她也不会为难。

    珍儿站起来,叫她:“娘。”

    缒子娘应了一声,叹了口气:“珍儿,你回去吧。”

    缒子走了,人死不能复生。

    她伤心,难过。

    她明白,这事儿不能怨珍儿。

    可发生了这样的事儿,她也不敢再让珍儿留下来。

    她怕。

    她一把年纪了,半截身子已经埋在黄土里。

    她不怕自己出个啥意外。

    可她怕缒子爹出现个啥好歹。

    她已经失去了儿子,不想再没个老公。

    珍儿抬头看了看缒子娘,鼻子一酸,点点头。

    她明白缒子娘的想法。

    她不怨缒子娘。

    这事儿要换自己,也会这样做。

    珍儿说:“娘,对不起。”

    缒子娘点点头:“回去吧,娘对不住你,可俺怕,俺已经没了缒子,家里要再出个好歹,俺心里怕的慌。”

    就这样,珍儿走了。

    走之前,给缒子娘磕了三个头。

    不管是不是她带来的灾难。

    缒子娘失去了儿子已经是个事实。

    晚上,程河清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他踏着拖鞋走出去。

    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珍儿布满泪痕的脸。

    程河清招呼着,赶紧让珍儿进来。

    就算珍儿不说,程河清也能猜得出珍儿为什么会来自己家。

    珍儿一直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她不愿打扰程河清。

    可回去,家里已经被东坡村人给砸了。

    程河清不信,缒子娘不信,她自己不信。

    可外面,大家伙儿都信。

    在他们眼里,就是珍儿害死了缒子。

    河清娘收拾出了一间屋,让珍儿住下。

    外面对珍儿的闲话不少,自从回到程河清家,珍儿一直就没说过话。

    程河清知道珍儿这是心结。

    程河清把妮儿叫过来,有些事情,女人跟女人说比男人跟女人说的效果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