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0 炸山

    ♂

    柱子把珍儿的红盖头挑开。(看啦又看小說)

    珍儿脸上没有表情,她一直把柱子当做自己的弟弟,如今弟弟却突然变成了丈夫。

    无奈。

    迷茫。

    她甚至不知道以后应该怎么面对。

    但她对柱子是感激的。

    她闭上眼。

    珍儿说:“柱子,苦了你了。”

    柱子说:“嫂,俺不苦。俺娶你,不是为了让你给俺暖被窝生娃子,只是希望能让缒子哥跟栓子哥走的安稳。你对俺好,俺都记得那,凭这个,俺也要照顾你。”

    柱子话说的诚恳,不带丝毫虚伪的成分。

    珍儿心感到温暖,眼眶湿润。

    柱子把被子铺开,自己则睡在地上。

    柱子说“嫂,你以后睡床上,俺睡地上就成。”

    柱子打一开始就没打算碰珍儿,她是自己的嫂子,他柱子不可能会做那样的事情。

    珍儿心疼的看着柱子,说:“哪能让你天天睡地上,地上冷,炕不小,俺往里面睡睡就行。”

    柱子说:“你怀着娃儿,俺睡觉不老实,怕弄伤了你,反正俺皮糙肉厚,冻不着。”

    说完,柱子便熄了灯转身睡去。

    听着地上均匀的呼吸声,珍儿心里感到安稳。

    柱子娶她,是她的福气。

    她心里感激。

    也替栓子跟栓子留在自己肚子里的娃感谢他。

    第二天鸡刚叫,柱子便起了床。

    他给珍儿下了一碗面条后,自己赶往工地。

    程河清本来是给他放了一天假,不让他来,让他好好照顾珍儿。

    但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

    路修到了最险峻的鬼匣子谷,里面乱石遍地,如果没有爆破的人,路根本修不下去。

    这条路是整个村的希望,早一天通,村里的人就早一天致富。

    柱子穷了一辈子,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贫富都一样过日子。

    但现在多了个珍儿,过不了多久,还会有一个娃。

    他可以吃苦,但不想让珍儿跟娃儿吃苦。

    他忘不了珍儿对自己的好,他柱子是个重情义的,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

    程河清看到柱子的身影,赶紧上前。

    程河清说:“柱子,你咋来了。”

    柱子挠挠头说:“今天要炸山,俺就来了,俺不能一直待在家,多干一天,就多一天的工钱。”

    程河清说:“工钱俺晚上掏钱给你贴上,你跟珍儿刚成婚,回去好好陪着她。”

    柱子说:“你帮了俺这么多忙,俺咋能还让你掏钱,俺柱子有手有脚,自己能挣。”

    程河清说:“听话,今天先回去休息,明天再来,明天来,俺绝不拦着。”

    柱子来都来了,怎么可能会让程河清赶自己走。

    柱子说:“河清哥,俺来都来了,这条路是全村人的希望,不能因为俺就耽误,况且……况且俺也想挣钱,俺想让珍儿嫂过上好日子。”

    说完,柱子像想明白了什么似的,望着程河清。

    柱子说:“河清哥,你不会也信了珍儿嫂克夫吧?”

    程河清一愣。

    柱子憨厚,可不傻,看出了程河清的心事。

    虽然他也不信珍儿克夫,可鬼匣子谷是这路上最后一道坎,也是最艰险的一道坎,旁边的是悬崖,那边又都是乱石,万一出点啥事儿,连躲都没地方躲。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要是柱子再出点啥事儿,珍儿可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程河清说:“俺哪能,俺咋会信那些,俺是看你昨晚刚跟珍儿成婚,今天得陪陪她。”

    柱子说:“得了吧,河清哥,俺都从你眼里读出来了,你放心,俺心里有数,再说,俺不去,村里还有几个人比俺合适的?”

    柱子身影瘦小,反应灵敏,跟猴子似的,是爆破的不二人选。

    程河清无奈,点点头:“成,那你可得小心点,待会爆破的时候可得走远点。”

    “嗯!”

    柱子点点头:“放心吧,为了珍儿嫂,俺也不会大意的。”

    说完就朝工地走去。

    整个山体,最先要干的就是爆破,排石。

    等险石都排干净以后,其他人才能上去布置路面。

    黑匣子谷险峻,如果柱子不上,其他的人更不可能上。

    黑匣子谷不大,山体较小。

    柱子身上绑着安全带,在周围打了六个炮眼,装了六个炸弹。

    他安好雷管,跟猴似的攀岩爬壁,扯上电线后躲到远处一块大石头后面按下开关。

    随着按钮按下,山体紧接地动山摇,被烟雾缭绕,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山上大小的碎石,如冰雹一般下落,只不过那体积,比冰雹不知道要大多少倍。

    烟雾慢慢消散,逐渐露出炸后的黑匣子谷。

    几个炮眼的距离是大家一起商量琢磨出来的。

    程河清的心随着爆炸声完,柱子从石头后面钻出来才放下去。

    “呸呸!”

    柱子在山那边吐了几口唾沫。

    身上都是碎石渣跟灰尘。

    柱子站起来,瞅了瞅。

    六个炸弹只炸了五个,剩下一个还安稳的在那里,没有丝毫要爆炸的意思。

    六个炮眼,每一个都是精算着打的,一个不炸,整个山就炸不全。山炸不了,路就修不了。

    柱子紧了紧身上的保险带,在远处张望了好久都不见最后一个炸弹有动静。

    柱子站在山那边,叫程河清:“河清哥,俺过去瞅瞅!”

    程河清低头看着地图,隔的老远,他冲柱子大喊:“先回来。”

    柱子说:“放心吧,不碍事儿,俺有分寸。”

    柱子身影灵敏,一个大跳便攀上了山体上。

    程河清望着柱子的身影,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

    程河清大叫:“柱子,快回来!”

    话刚说完。

    哄的一声,在谁都没有料到的情况下,最后的炸弹响了。

    程河清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朝那边望过去。

    程河清心提到了嗓子眼。

    整个鬼匣子古再次震动,碎石滚滚从山上掉落,里面夹杂的,还有柱子的尸体。

    “柱子!”

    程河清大叫,脑袋嗡嗡的感觉要炸了。

    其他人听到程河清的声音,纷纷放下手中的事情,张着嘴望着鬼匣子谷,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程河清反应的块,但腿却忍不住的发颤。

    山上还有碎石滚落,可他却顾不上这个。

    突然发生这事儿,他接受不了。

    更何况,柱子刚刚完婚,珍儿还在家等他回去。

    程河清不顾别人的阻拦,大步往向下滚落的柱子身边赶去。

    石头砸到程河清的背,划破程河清的脸。

    可这些,程河清都不在乎。

    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希望柱子千万别出啥事儿。

    程河清一心往那边跑,突然一个踉跄,脚下重心不稳,猛地载到地上。

    惯力让他控制不住自己,一个劲的往下落。

    黑匣子谷的一侧是悬崖,里面黑黢黢的,谁都不知道崖下有多深。

    人一旦进去,就不可能出的来。

    眼瞅着柱子马上就要滚下去,程河清也顾不上自己的安全,一个用力,让自己滚的更快。

    只要是裸露在外的皮肤,早就已经被磨破了一层皮。

    胳膊大腿处,一道道已经渗出血的伤口。

    眼瞅着就要赶上,程河清的前面却出现了一根残木。

    木头只剩下树干,死死的镶在山体内。

    程河清的身子划到树干上,衣服被撕扯开一个大口子,把程河清固定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