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3 接生

    第一百一十三章

    左盼右盼,盼星星盼月亮,盼了一个月,妮儿的肚子依旧没有动静。(看啦又看)

    河清娘急了,拉着程黑询问:“他爹,妮儿这都到日子了,咋还没个动静呢?你懂这玩意儿,你给她看看。”

    程黑算了算,日子才过了一天。

    程黑摆摆手说:“不急,估摸着快了。”

    临近夜里,还真的被程黑说中了。

    妮儿半夜起夜,刚坐在痰盂上,她便感到不对劲。

    小腹胀,像是什么东西往下坠一般。

    妮儿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吓得赶紧提起裤子。

    躺在床上,看着熟睡的程河清,她没舍得叫他。

    她知道程河清不容易,白天那么累,睡个安稳觉不容易。

    可是到了下半夜,她感到越来越不对劲。

    小腹一个劲的下坠,还伴着丝丝疼痛。

    妮儿忍不了了,拍了拍程清河说:“河清哥哥,俺肚子疼。”

    程河清猛地坐起来,瞬间清醒过来。

    这个时候说肚子疼,那肯定就是要生了!

    河清娘醒了,程黑也醒了,一家人忙活着把妮儿放到拖拉机上。

    现在不比以前,生娃子都去医院生。

    程河清捏着妮儿的手,看着妮儿痛的满头是汗,他心里也忍不住的心疼。

    妮儿喊着:”河清哥,俺好痛。”

    ”妮儿,忍忍,马上就到镇上了。”

    程河清无能无力,只能安慰。

    他现在多么想疼得是自己,多么想替代妮儿去生这个孩子。

    程黑时刻盯着妮儿的情况,看着妮儿疼得满头大汗,他暗叫不好。

    村里到镇里医院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旅程,可妮儿明显已经撑不到那个时候。

    程黑问道:”妮儿,你是啥时候开始疼得。”

    妮儿疼得满头是汗,话都开始说不利索:“是……上半夜”

    如今都快天明了,上半夜的话,满打满算已经疼了五六个小时。

    就在程黑子算时间的时候,程河清大叫了一声。

    妮儿下身开始出血,羊水已经破了。

    这个时候出现羊水怕,可真是要人命的事情!

    河清娘慌了。

    嗷嗷的叫唤,这老天怎么能这么对待他们老程家。

    程河清也慌了。

    他是医生,医术比自家老头还要好,可毕竟还年轻,不适合接生,村里人生娃,谁也不好意思叫程河清去,他没有接生经验。

    程河清看了看周围,附近有个水坝,水坝旁边有个木屋子,程河清眯了眯眼,发现里面还闪着昏暗的灯。

    只要有人就好办!程河清对程黑说:“爹,妮儿是肯定撑不到城里,只能交给你了。”

    程黑一听,吓了一跳,连忙摆手。

    他是妮儿的公公,就算他在村里当过稳婆,也不能给自家儿媳接生。

    程黑说:“使不得使不得,要是被传出去,多不好,不成,俺不能干,万一大伙儿都知道了,俺这老脸可往哪搁。”

    程河清气。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乎什么名声。

    程河清说:“妮儿的命重要还是名声重要!”

    人命关天的事情,程黑满头是汗,咬了咬牙,一狠心。

    程黑说:“妮儿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一家人慌忙赶去木屋。

    猛烈的敲门声让里面的人吓了一跳,打开门后,看到这个情况赶紧让程河清他们进来。

    大山里人朴实,谁有难都会帮衬,不跟外面人,只在乎自己的利益。

    渔夫长年在这水坝守着,水坝离下务村不近,但程河清是在十里八村都出了名的人。

    渔夫揉了揉眼说:“你是程河清吧,俺听说过你。”

    程河清急得团团转,应了一声说:“对,俺媳妇要生了,麻烦借用你一下地方,对了,你能不能帮俺弄点干净的热水。”

    渔夫答应:“中,俺这就去烧。你是大英雄,修了路,让乡亲们都能过上好日子,老天爷会眷顾你们的!”

    妮儿十指全开,程黑程河清跟河清娘全围在周围,渔夫在外面烧水。

    妮儿双腿撑开,这个时候也不管羞不羞,一心只想把肚子里那团子肉给生下来好减轻自己的痛苦。

    妮儿啊啊大叫:“好痛,清河哥,俺再也不生孩子了,好痛!”

    程河清连连答应,看着妮儿这么难受,他甚至都有点憎恨自己。

    女人这么努力的为自己生娃,他以后更要珍惜妮儿。

    娃娃的头已经露了出来,程黑满手是血,汗啪嗒啪嗒的向下流。

    老脸通红。

    他给别人接生的时候从来没有那么紧张过,但一到自家儿媳妇这里,他便紧张的不行。

    程黑对妮儿喊到:“再坚持坚持,娃娃的头已经露出来了。”

    听到这,妮儿心里有了动力,使劲的叫着。

    一个小时过去了,随着一声娃娃的啼哭生,妮儿晕了过去。

    刚生下的孩子皱皱巴巴,像老头一样。

    河清娘赶紧接过孩子,仔细检查一下是不是个带把的。

    刚看到孩子身下光秃秃的一片后,她的脸立马耷拉下来说:“居然是个女娃,我们老程家难不成要绝后。”

    程河清抱过孩子,看着怀中的小不点,心里化成一滩泉水。

    是男是女他不在乎,妮儿为了生程家的孩子受了那么大的罪,只要生下来他就欢喜的很。

    程河清对河清娘职责烦:“女娃娃多好,女娃娃是贴身的小棉袄,长大了会疼人。”

    程黑在十里八村接生了那么多孩子,早就不知道看了多少次婆婆因为是个小女孩而生气的了,他赶紧应和程河清:“没错,妮儿把孩子生下来就是大功臣,管他是男是女的,你个婆娘别乱说话,现在是新时代,外面的天都变了色儿,可不兴这一套。”

    爷俩你一言我一语把何清娘呛的无话可说,河清娘叹了一口气,人家老程家的人都不在乎,她还能说什么。

    等到傍晚的时候,妮儿才苏醒,一醒过来他就对程何清说她想看看孩子。

    程河清把孩子抱过来,说:“瞅瞅多好,你生娃娃那么痛苦,这个娃娃以后就是咱俩的宝。”

    妮儿听程河清这么说,又看着娘一脸欣喜的模样,心想这个娃娃铁定是个带把的。

    她接过孩子,掀开孩子的小杯子,一看,傻眼了。

    他怎么会这么没用,为什么会给河清哥生了一个女孩?河清哥那么厉害的人,难不成到自己这里就断了后?

    妮儿越想越难受,自己废了那么大的劲,受了那么大的苦,结果只生了一个女娃娃。

    妮儿哭哭啼啼,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摸了一把眼泪。

    作者把酒问流年说: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