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5 瞧病

    ♂

    二娃子往后瞅了瞅程黑,有些嫌弃。(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他的作业还没有写完,要是以程黑的速度,到天黑他也别想赶完自己的作业。

    吃饭固然重要,可也不能被爹拿棍子埒一顿。

    二娃子蹦哒着说:“爷爷,俺先回家了哈,要不俺的作业写不完。”

    程黑喘着粗气摆摆手:“去吧去吧,作业重要,俺自个去。”

    他知道王婶子家住在哪里,下务村就那么大,谁不认识谁。

    十分钟后,程黑赶到王婶子家。

    他抬手敲了两下门,王婶子把门打开了。

    程黑说:“大妹子,你可真能折腾俺,河清的医术那么好你不让他去,你把俺叫来做什么?”

    王婶子脸一红,笑了笑说:“那小娃娃懂得哪有您懂得多。”

    王婶子把程黑招呼到屋里后,往壶里到了一点水。

    那壶里有她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她听隔壁二愣子的媳妇说,男人吃了这个会生龙活虎。

    这一次她本就是想让程黑有口说不清,专门托人在外面捣腾了一点回来。

    程黑拿出药箱:“哪不舒服,赶紧的,俺家里还有事儿,俺帮你瞧了还得赶回去。”

    王婶子把茶端给程黑说:“不急不急,跑这么远,辛苦了,来,喝两口水,家里的事儿让河清娃干去。”

    程黑正愁口渴,也不推辞,端起水杯咕咚几口便下了肚。

    他摸了把嘴,打开药箱:“大妹子你那里不得劲,俺给你瞧瞧。”

    王婶子没说话,而是站了起来面带尴尬之色,让程黑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事。

    程黑说:“大妹子你放心,医生面前无男女,俺连稳婆都当过,你还怕啥。”

    王婶子说:“大哥,不是俺怕,俺只是害羞,要不然……要不然你上内屋给俺看看。”

    程黑点头说:“中。”

    今天不知道怎么整的,程黑觉得浑身有些燥热,不过他没有在意,以为自己是累的。

    刚进了屋,王婶子就把自己的棉袄脱了。

    内屋烧着火,暖烘烘的,又让程黑增了一分躁动。

    程黑脸有些发红,只想早早的结束这一场问诊:“大妹子,你到底哪儿不得劲?”

    王婶子脸更红了,羞答答的往自己那两坨大馒头上指了指:“不知道为啥,俺最近感到这儿疼。”

    小病不怕,就怕是大病。

    前两天程黑还听说了,胸里长东西死人的。

    这可是大事儿。

    程黑放下药箱,红着脸说:“大妹子,那地方可不好整,万一要长了啥东西,可是能死人的,俺得摸摸你那,才能检查出来是什么个原因,不过你别怕,俺绝不会毛手毛脚。”

    王婶子正巴不得。

    早两天村里就在传隔壁村女人那里长东西死了的事儿。

    她这才想到了这法子。

    程黑估计也听说了。

    王婶子低下头,眼珠子不停的转动。

    这个点隔壁的二愣子他们还没有回来,她刚才一直竖着耳朵,就是没听到隔壁有关门的声音。

    不行。

    如果没有人当证人,那她的便宜不就白被这糟老头子给赚了吗。

    再说,那药还不到最烈的时候。

    她得拖一会。

    王婶子向后退了两步,摇摇头:“不行,程大哥,虽然俺相信你,但是俺害羞,做不来这样的事儿,你让俺好好想想。”

    程黑点点头,走到外面,让王婶子一个人在内屋里待着。

    外屋跟内屋温差大,让程黑子感到一阵舒服。

    过了一会,他感觉不对头了。

    他脑子里全是老王家女人穿着薄褂头的模样,胸前两个大白兔若隐若现在自己的眼前。

    脑子想着,心里就跟着躁动。

    心里躁动,下面也有了反应。

    他偷偷捂着裤裆。

    想进去早点瞧完,又怕王婶子看到他失态的样子。

    想回去,可人家病还没瞧好。

    程黑在外面走来走去,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今儿也不知道是咋了,昨晚才跟河清娘好过,白天就这样。

    难不成是老王家那女人长得好,自个才有了反应。

    可一想又不对,自己对她还真就没想法。

    别说现在河清是大山里的名人,就算是以前,他也不会背叛忠贞的爱情革命。

    他只跟河清娘好。

    程黑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待了。

    程黑向内屋的王婶子说:“大妹子,俺得回家了,明天来,药箱先放你这,有啥问题你让二娃子叫俺。”

    到嘴的鸭子还没煮熟,怎么就能让他给飞了!

    况且药已经用下,再买的话还老鼻子贵。

    王婶子怎么可能就这么让程黑走。

    王婶子说:“程黑哥,你再等会,俺马上考虑好了。”

    程黑说:“不成不成,俺今天不方便,明天再来。”

    说完,程黑转身就走。

    王婶子听到脚步。

    心里急。

    程黑就是不进来。

    二楞媳妇今天也不知道咋了,这时辰还没回来。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她咋能在这个时候掉链子。

    就在王婶子急得团团转的时候,隔壁传来啪的关门声。

    王婶子心中一喜。

    回来了。

    王婶子伸长了脖子,捏细了嗓子:“哎哟哎哟疼死俺了。”

    程黑刚到院里,听到声音,又转身回来,朝屋里喊:“大妹子,你咋了。”

    王婶子说:“俺疼,俺那儿又疼了。”

    程黑现在正难受,站在原地,进去不是,走又不是。

    程黑说:“俺倒是想治你,可你不让俺摸,俺没法治啊。”

    王婶子说:“一定得摸?”

    程黑说:“一定得摸!”

    王婶子窃喜,假装叹了口气:“成,你进来把。”

    程黑听了,这才走进去。

    旁边屋子,二楞媳妇对着窗子吐了口唾沫:“呸!啥玩意儿,仗着自家儿子在山里名声响,整天整天在村里搞女人。”

    王婶子坐在床上,掀开蚊帐。

    王婶子特意换的衣服也有了效果。

    程黑越来越躁动,仿佛有个大姑娘在他的身上挠痒痒一般。

    王婶子眼睛乱飘,手装作不经意般的碰到了程黑的裆部。

    她装作惊讶的样子,啊的大叫了一声。

    程黑听到王婶子大叫,心猛地一沉。

    王婶子说:“程黑大哥,你给俺瞧病,可不能动歪心思。”

    程黑面色焦急:“大妹子你听俺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俺可没动歪心思。”

    王婶子说:“你没动歪心思,咋会有反应。”

    程黑说:“俺也不知道,它咋就自己动了。”

    王婶子说:“就是你思想不干净,你离俺远点。”

    程黑说:“俺就得这距离,最远了,再远,俺咋给你瞧病。”

    王婶子说:“不行,俺不依,你离俺远点。”

    王婶子大吵大闹,啊啊啊的大叫。

    这些对话都听在二楞媳妇的耳朵里。

    程黑不知道咋解释,他得瞧病,可又不想被误会。

    一时间进退两难。

    二楞媳妇以为王婶子被程黑咋了,忙就冲二楞叫:“当家的,你去王婶那瞧瞧,可别让程黑那老狐狸干了啥坏事儿。”

    二楞子一听,撒开腿就朝王婶子家跑。

    王婶子听到脚步,知道有人来了,抓住程黑的手就往自己胸前摁。

    二愣子跑进屋,刚巧看到程黑的手搭在王婶子胸前。

    王婶子大叫:“俺不活了,这个老不死的想要玷污俺,俺以后可还咋活,俺死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