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6 诬陷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二愣子上前,猛地推开王婶子跟程黑。(Www.K6uk.Com)

    程黑的为人村里都知道,二愣子虽然不信,可程黑裤裆里那东西就是最好的证明。

    如果没动歪心思,那玩意怎么可能会生龙活虎。

    二愣子说:“叔,你咋能干出这样的事!”

    程黑抹了把头上渗出的冷汗,有苦说不出。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整的,刚才被姓王的疯婆娘一折腾,他心里的那团火早就灭了,可为啥小兄弟还那么壮实?

    难不成......

    他是医生,自然什么都见过,刚才他就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现在想想,说不定是这女人给自己下套了!

    程黑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双眼瞪的老大,说:“王家婆娘,你是不是给俺喂东西了!”

    王婶子一听,心里咯噔一下,马上否认道:“饭可以乱吃可话可不能乱讲,你说啥呢,俺一个女人家孤零零的,怎么会有那玩意儿!”

    她声音老大,就跟开了扩音器一般。

    二愣子也觉得程黑说的话有点过了,王婶子没有男人,怎么可能会准备那玩意。

    男人嘛,总有控制不住的时候,不过上手可就不好了。

    二愣子说:“叔你别乱说话,王婶子一个女人,她怎么可能会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这事儿就是你的错,俺都看到了,你还狡辩,乡里乡亲的,传出去多不好,你赶紧给王婶子道个歉。”

    程黑不同意,明明就是王婶子下的套,要是自己道歉了,岂不是承认他想玷污王婶子了!不成,他绝对不能道歉。

    程黑说:“这歉俺不道,俺要道了,就等于俺承认了这事儿,俺没错,俺干啥要道歉。”

    见程黑那么硬气,王婶子更来劲了。

    啪的一声,王婶子屁股蛋子着地,啊啊啊的哭喊:“这老不死的玷污俺还不承认,俺不活了,不活了!”

    这个时候正是下地干活都回家的点,只要是经过王婶子门口的人,都能听见王婶子在屋里哭喊。

    村里人保守,就算有这种事情,也只有听别人说的份,哪见过现场抓到的。

    一时间,王婶子家围的人越来越多。

    王婶子见人多了,哭闹的更是凶,只不过干打雷不下雨,嗓子快哑了,眼泪也没见一滴。

    程黑心慌,虽然他没干那档子事,可是现在那么多人都围着,还对自己指指点点,他有十张嘴都说不清。

    二愣媳妇匆匆也赶来,指着程黑就破口大骂:“俺最讨厌偷腥的人,看着一本正经的,其实心里不知道装着啥!”

    程黑气极:“你别乱说,俺程黑不是那样的人。”

    二愣媳妇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俺都听到你说的啥了,王婶子不同意,你非要逼人家。”

    有人帮自己,王婶子气势更盛。

    她不怕丢人,毕竟她要的就是让程黑的名声败坏,人越多她越高兴,只要是一口咬定了程黑想玷污自己,那老程家就算是栽了。

    想想就惬意。

    王嫂子哭喊:“他非要摸俺,俺一个女人,哪能弄得过他。”

    旁边围观的人看的津津乐道,还不忘了点评一番。

    听着王婶子跟二愣子媳妇的一唱一和,他们现在已经完全相信程黑想玷污王婶子。

    人家看也看到了,听也听到了。

    老头还在争辩。

    有人就说:“别看河清娃一副人模人样的,没想到爹居然是这副德行。”

    “怨程黑不长眼,偏偏惹上了王婶子,这娘们的嘴可凶,上一次为了浇水的事整整跟她绕了一个多钟头。”

    另一边。

    程河清擦了擦手,娘饭都做好了,爹咋还不回来,难不成是路上遇到了啥事儿?

    程河清说:“娘,俺出去看看爹咋还不回来。”

    总共二里地,程河清十来分钟就走到了,还没到王婶子家,远远的就看到一大群人在王婶子家门口围着。

    程河清眯了眯眼,难不成是出了啥事?

    程河清跑着上前,扒开人群走进去。

    见程河清来了,周围的人纷纷给他让道。

    村里人就喜欢看热闹,如今程河清来了,他们更想看看程河清要怎么帮自家老爹解这个围。

    程河清看着坐在地上的王婶子和气的脸发黑的程黑,摸不到头脑:“这是咋了?”

    二愣媳妇掐着腰说:“你爹对王婶子动心思。”

    程黑打岔:“河清你别听她乱说,俺被那女人下套了,你爹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

    二愣媳妇说:“呸,睁眼说瞎话。俺都瞅着了,你别狡辩!”

    场面有些混乱,让程河清捋不清头绪。

    自己的爹自己是了解的,对娘绝无二心,再者说,王婶子长的也不咋地。

    程河清想了想,这是丢脸的事,就算是解决,也要关上门解决。

    程河清冲大伙喊:“大家都散了吧,这事肯定是有误会,俺程河清一定会给王婶子一个交代!”

    人好不容易来了,怎么能走,她还没拉程河清滩这趟浑水!

    王婶子一拍地,嗷嗷的哭:“你们要是走了,他就欺负俺,不能走不能走!”

    程河清面色一正,看着王婶子说:“王婶,俺不是那样的人,有些话不直接说出来,是给你面子,俺是医生,什么情况俺一看就明白,你自己掂量掂量这事儿要怎么解决。”

    王婶子从地上爬起来:“啥情况?你家老子玷污俺还有理儿了,大家快看啊,程河清欺负寡妇,你们可不能走,你们要走了,他非得吃了俺。”

    程黑气的不行:“你个黑心寡妇,俺好心要给你瞧病,你还诬赖俺,看俺不打死你。”

    大山里的男人是从不打女人的,就是自家婆娘,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动手。

    这回,程黑是真气了。

    他一辈子的名声,就这么被人坏了。

    程黑脱下老布鞋,煽动鞋板子就要上。

    程黑说:“你个黑心寡妇,看俺不打死你。”

    王婶子吓一跳,她没想到程黑会当着这么多人面动手。

    旁边的程河清怕出事儿,忙就把程黑拦下来:“这事儿俺来解决。”

    王婶子见程河清拦住了程黑,心里的底气又来了,“蹬”一下又坐地上:“大家快看,程家老头打人了,要打死俺了。”

    现在大伙儿都站在王婶子一边,根本不听程家爷俩解释。

    见程黑要打人,周围更闹开了。

    程黑气的脸都黑了,整个人颤抖。

    程河清脸色严肃,望着王婶子:“婶,你做过啥心里应该有数,俺们解释没用,可现在是新时代,医疗发达,路也通了,开拖拉机到镇上不消一个小时,俺们到镇医院一检查可啥都明白了。”

    程黑如果这么说,王婶子可以撒泼打滚。

    但是程河清不一样,程河清为人正直,医术好,也深得人心,如果她还是赖,怕是赖不过。

    王婶子从地上爬起来,眼珠子一转,装作委屈的样子:“都散了都散了,俺王婶子倒霉,摊上一个破孩子,又摊上这样的事儿,老天爷要灭俺!你们也走,都走!”

    人群哗啦啦散了,可程黑跟程河清还没走。

    程河清给王婶子留面子,毕竟乡里乡亲,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不过这不代表就能让王婶子给爹扣个屎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