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7 羞愧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王婶子心虚,刚才程河清的话着实让她心里发慌,毕竟他俩都是医生,自己捣了什么鬼,他们心里都清楚。(Www.K6uk.Com)

    王婶子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俺也不计较啥了,你们赶紧走吧。”

    程河清一看王婶子心里就有鬼,他程河清虽然心善,但不代表是个好惹的主。

    程黑心里也憋屈,不明不白的被冤枉,要谁谁乐意!

    程河清他们不走,王婶子上前准备开始撵人。

    程黑说:“你个婆娘可真把俺给害惨了,俺这么多年的名声全被你给毁了。”

    王婶子别过头,就是不承认,反正药她也清理干净了,找不到证据就甭想赖到她头上。

    程河清拍了拍程黑的肩膀:“爹,俺来跟她说说。”

    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她王婶子也不可能会承认这个事情。

    王婶子后退几步,说:“你想干啥,俺给你说,你要是敢碰俺俺就叫。”

    程河清清清嗓子说:“俺刚才给你留面子才不当大家伙的面戳穿你,现在就剩咱仨,就别耍花花肠子了。”

    这种药村里可没有。

    要买,就算到镇上也不容易找着。

    不过那是一般人。

    程河清是谁,专门跟药品药材药草打交道的。

    他可知道谁那能买到。

    程河清说:“要是俺想查,一查一个准,镇上的药铺子哪个跟俺不熟,镇上有药的哪个俺不认识,而且你这药对人体没副作用,俺爹吃了这么久都没出现啥状况,整个镇,可就一家有这东西。”

    王婶子慌了。

    程河清分析的头头是道。

    当初为了怕出大事儿,她特意差人去买这种药。

    没想到倒把自己暴露了。

    程河清看着自己的话好像起作用了,又说:“二娃子给俺说,你点名让俺爹来给你看病,本来俺还没多想,现在俺可明白了,你要还撒泼,信不信我把这些事儿给你抖搂出来!”

    就算王婶子脸皮再厚,可也知道这种事万一被传出去,有多丢人,以后还上她怎么在村子里混。

    一个寡妇买壮阳药,就够让人嚼舌根了,再扣上一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罪名,她以后就甭想出家门了。

    想到这,王婶子啊的一声哭了起来:“俺怎么就这么倒霉,怎么就混上一个王八儿子那!啊……老天对俺不公平,人人都夸你程河清多好多好,衬的俺儿子一文不值,都是肚子上的肉,咋差别就那么大”

    女人最好的武器就是眼泪,一哭,就让两个男人束手无策。

    程河清听到这,才明白过来王婶子为什么要这样干,原来是因为嫉妒,想给自己扣个坏名声。

    村里女人的舌根子他也听到过,现在他风头正盛,人人都夸,招妒也是难免。

    程黑也听明白了,但心里依旧有怨气:“就算你嫉妒,也不能干这么缺德的事儿,这事儿要坐实了,俺以后还咋在村里走。”

    王婶子说:“俺男人不知去向,儿子被逮了进去,一个女人本来就可怜,还得受到风言风语,都怪你儿子程河清,要不然俺那能受那帮老娘们的嘲笑!”

    这话程黑就不愿意听了:“俺儿子有出息是好事,咋到你嘴里就变的一文不值了!你个老婆娘,俺今天非要把你带到村部理论理论!”

    程黑上前抓住王婶子的手,就要往外面拖:“俺能受委屈,但河清不能!”

    王婶子边叫手脚边乱扑腾:“不去,俺不去,村部人都跟你俩熟,俺去了,那还能有好果子吃?你就打死俺俺也不去。”

    程黑说:“不去可不成,你不去,这锅俺就得背。”

    程黑说着就强拉着王婶子走。

    王婶子拼命抓住门框,一边喊:“杀人了,程黑杀人了,他要杀俺,快来人啊。”

    程河清拦住程黑,这事已经闹得够凶了,来回不过道个歉的事。

    再整,万一又来了人,脸上不好看。

    程河清对王婶子说:“你也不想再丢面不是,只要明天你去村里帮俺爹澄清一下,俺就当做今天啥都没发生。”

    他也是可怜王婶子,一个女人本来就不容易,自己洗衣服做饭不说,还得下田干活,晚上也没个男人伺候。

    如果这件事的真相传出去,村里那些女人不得挤兑死王婶子。

    王婶子不想,依旧在地上蹲着哭,边哭还边念叨自己的儿子虎子,就是不回应程河清的话。

    虎子虽然不成器,但人还是不错的,在家里也肯吃苦,肯干活。

    但一个大男人,老在这个小村子里呆着,就算再吃苦,一年到头也挣不到几个钱。

    挣不到钱,就娶不到媳妇,更何况还有一个刁钻的妈。

    看着在外打工的人过年过节的时候一个个腰包鼓鼓的回来,虎子眼馋,便也跟着出去。

    可是他运道不好,被人坑进了传销组织。

    程河清算了算,虎子进去也有一年多了。

    王婶子对这个儿子宝贝的很,全指望着虎子能成器,虎子刚出村的时候,见人就说自己的儿子给自己赚大钱去了。

    结果钱没见到,人倒是进了局子。

    程河清还记得,当时王婶子知道虎子进了局子后,连着发烧三天,还是他爹治好的。

    程河清说:“婶子你别哭了,俺跟你商量个事。”

    她跟程河清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能商量什么事。

    王婶子以为程河清要忽悠自己,依旧又吵又闹,装作什么都听不进去的样子。

    程河清说:“俺估摸着一算,虎子进去也一年多了,明天俺进城去看看虎子,问问能不能把人保释出来。”

    “啥!”

    王婶子的哭声来得急,停的快,程河清刚说完,她便也不闹了,一脸惊喜的看着程河清:“你说啥,你说你能把俺家虎子给弄出来?”

    虎子被判了三年,王婶子没文化,连字都不识几个,哪知道保释是什么意思。

    她以为,关了三年,就只能等三年才能去接自己的儿子。

    程河清点头说:“俺去问问,应该是行的。不过俺爹的清白都让你给毁了,这事儿不弄好,俺可不帮你这忙……”

    王婶子有些犹豫:“你不会骗俺吧。”

    程河清说:“俺是那样的人么?”

    “那成!”

    只要能救儿子,王婶子还管什么老脸不老脸的,一口答应下来:“俺明个一早就去说,俺就那一个儿子,你要是能救他出来,婶以后给你做牛做马都成!”

    程河清可受不起王婶子这样说,说:“啥做牛做马,咱都是乡亲,能帮的俺肯定会帮。”

    王婶子羞愧,连连点头,脸就跟被打了一样火辣辣的烧的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