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7 商量建厂

    第一百二十七章

    虎子没脱衣服,小翠也没脱衣服。(wWw.k6uK.cOm)

    发生了这样的事,任谁都没法接受。

    小翠明白,她不怨虎子。

    虎子愿意带她脱离那个苦海,已经是小翠没有想到的,她并不奢求虎子像以前一样对待自己。

    关了灯,虎子转了个身,抱住小翠的身子。

    两个人贴在一起,中间隔着薄薄的布料。

    虎子说:“睡吧,一切都过去了”

    小翠轻轻恩了一声,她知道今天虎子是肯定不会碰她。

    泪水沾湿了枕套,小翠心中百感交集。

    她感谢虎子,还能这样对她,她不奢求很多,只要能陪在虎子身边就行。

    日子还要过,但过去的事要慢慢接受。

    程河清在村里开了个小会,大家一致表示,药厂必须建起来。

    从大山走出去是村里人的梦想,他们并不是为了城里的繁华,而是为了能够赚大钱过好日子。

    如今程河清路已经修好,机器早就已经进来,连单子都已经联系好一批。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自然是赞同程河清的提议。

    想法虽好,实施起来却困难重重。

    厂子不是说建就建的,不但需要去工商局申请,还得需要大把的资金来源。

    程河清估摸着算了一下,如果建一个小型的,至少也要一百万。

    一百万可不是小数目,当初修路的时候,50万都让程河清愁的不行。

    坐在石磨上,程河清左思右想。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现在都流行入股,他为什么不拉着老板娘一起入股。

    入股制有好处,也有坏处。

    坏处自然是赚的钱要跟人家分,好处是自己技术上跟资金上都会得到很大的支持。

    程河清算了算,钱赚的少没关系,关键是集资。

    没有这笔资金把厂子建起来,一分钱也赚不到。

    两者比起来,哪个重要便显得明了。

    大力是村长,程河清想要在村里建药厂,得找他要地方。

    他找到大力:“俺想要块地儿建厂房,算俺租的,每年交租。”

    程河清做的事为了村里好,大力自然是答应,等到正事谈完,大力拉着程河清到屋里。

    大力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想说又不想说。

    程河清急了:“大力哥你干啥呢?有啥事儿就说,俺们俩还有啥不好开口的。”

    大力难为情,犹豫了下,还是说了:“俺那个东西,到底还有没有救?这么多年,俺真的想要一个孩子。”

    他愧疚自己的媳妇,不能给她想要的性福。

    这么多年,他不知道喝了多少药,为那玩意操了多少心,可到头来,依旧是几分钟的功夫。

    每每看到媳妇露出失望的表情时,他的心里不知道有多么难受。

    程河清一直也想着大力的事情,但他却一直没有想好治疗的方法。

    按理来说不举的根本原因是因为阳虚肾亏,但大力体格健壮,根本不像肾亏的模样。

    医术博大精深,纵使他学的再好,也有他治不了的病。

    程河清说:“你跟着俺一起去城里,到时候一起去什么男科医院瞅瞅,俺懂得都是中医的那一套,或许西医对你有帮助那。”

    去城里看病,价格可就不是在小村子里能比得上的。

    大力有点犹豫,他想治好病,却也心疼钱。

    上次他去城里拿药,两三个就花了好几百,到现在还吓得腿肚子都哆嗦。

    当村长一个月也就这点钱。

    大力还没想好,喜鹊嫂端了一盘饺子进来。

    热腾腾的饺子喷香,让人闻着就流口水。

    喜鹊嫂说:“这是刚下好的,赶紧趁热吃。”

    大力看着媳妇蜡黄没精神的脸,心里有些难受。

    只要是有男人在家,哪个女人的脸上不是红光满面,就连王婶子最近的气色都变好了。

    大力心一横,说:“中,俺跟你一起进城。”

    钱纵然心疼,可病还是要看。

    他不想再让媳妇过依靠木棍的日子,身为一个男人,这是耻辱。

    更何况,他想要一个孩子。

    程河清家的凤儿让他羡慕,让喜鹊嫂羡慕。

    喜鹊嫂不知道大力跟程河清在商量些什么,但她早上听说了程河清要在村里建药厂的事情。

    喜鹊嫂问:“你们进城干啥去?”

    大力说:“俺们去城里转转,很快就回来。”

    大力说着,身上滑下来一个红色布袋,里面露出花花绿绿的票子。

    这是大力跟喜鹊嫂两人一辈子的积蓄。

    大力手脚快,见袋子掉下,马上就捞起来。

    喜鹊嫂眼睛更快,一眼就看到里面的钱。

    喜鹊嫂说:“去城里转转咋还带这么多钱。”

    大力没有开口,这时候程河清站起来。

    他是医生,在医生眼里,所有的病都只是病,没有歧视。

    程河清说:“俺想带他到城里瞧病。”

    大力见没人嘲笑他,也来了底气:“你想不想娃儿?”

    想,她咋能不想!

    喜鹊嫂脸上带着惊喜。

    没有性福她可以忍,但她却忍不了自己想当母亲的**。

    每每看到妮儿怀里抱着的凤儿,她就眼馋得不行。

    她多希望上天能够赐予给她一个孩子,就算是一个闺女也好!

    喜鹊嫂说:“俺想要,俺做梦都想要一个孩子。”

    程河清说:“俺刚才跟大力商量了一下,去城里的医院瞧瞧,那儿技术好,说不准真就能治好他。”

    转眼,第二天,大力跟程河清进了城。

    看病的事儿不急,毕竟医院就在那,早一天晚一天都能看。

    大力说:“你先别管俺,先把正事儿弄了,俺那个跑不了。”

    大力执着,程河清拗不过,只好先忙活建厂子的事儿。

    程河清带着大力去了药厂。

    老板娘的药厂又多了一个车间,更大了一分。

    这么久的合作关系,程河清一去就直接奔向办公室。

    老板娘对他的恩情,程河清一直记得。

    他不知道为什么老板娘会看上自己,但他知道,他绝对不可能做对不起妮儿的事情。

    一进门,程河清就看到穿着一身职业装的老板娘坐在办公室。

    妖娆,美丽,漂亮,气质。

    这女人简直就是一个尤物。

    大力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他站在程河清旁边,哈喇子已经甩出去好几里地。

    程河清轻咳几声大力才反应过来。

    程河清说:“姐,俺想来跟你商量个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