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33 刁难

    133

    日头落了一半,程河清跟着运输队回了家。(www.k6uk.com)

    忙了一天,腰酸腿痛,但只要一看到妮儿跟凤儿,心里什么苦都没了。

    妮儿今天好不容易出去一趟,回来嘴角的笑容就没落下,见程河清回来,立马就给他讲在大集上见到有趣的事。

    说着说着,突然想到王婶子家的小翠。

    听说小翠是从城里来的姑娘,既然虎子是跟程河清回来的,程河清应该清楚那姑娘的事。

    小翠看着跟她差不多大的模样,妮儿看着心疼。

    妮儿特殊,嫁过来的时候,河清娘把她当宝贝看,没经历过那些。

    王婶子什么脾气全村人可都是知道的,回来的路上自家婆婆还给她讲了好一阵子。

    妮儿说:“小翠是不是跟俺差不多大,俺想没事去看看她,毕竟是刚进村的姑娘,俺怕她不习惯。”

    程河清说:“放心,虎子能照顾好她。”

    妮儿说:“不行,俺心里不踏实,王婶子啥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小翠在她家,哪能好过。”

    妮儿心善,程河清是知道的。

    既然妮儿都提出来了,他也不再反驳。

    昨日他给王麻子说让他来家里取药,今天药还在桌子上放着。

    程河清说:“行,你们俩差不多大,肯定有共同话题。俺看那小女孩整天抑郁寡欢,你开导开导,别再整出病来。对了,王叔来俺们家了吗?”

    妮儿摇头说:“今儿谁都没来,咋了?”

    程河清说:“昨日给王叔说让他来俺们家拿药,不知道为啥没来。”

    程河清看了一眼外头,天还没黑全。

    吃药可是件大事,耽误不得,不能等。

    程河清下了炕,堤喽着药袋子说:“俺去给王叔送去,等会就回来。”

    王婶子家近,程河清一会就赶到了。

    刚到门口,他就听到哐当的声跟王婶子大喇叭似的嗓门。

    小翠头低的不能再低,地下是打碎了的碗。

    王婶子气的提蹦,手指着小翠就骂:“让你端个碗还能给俺掉了,你个败家娘们,一个碗小两块钱。”

    小翠不敢抬头,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不敢哭也不敢闹,所有的委屈都往肚子里咽。

    王婶子见了,骂的更欢:“咋?你还委屈了?整天在俺们家吃吃喝喝,连点小事儿都干不好,俺伺候只老母鸡还能下蛋,你给俺下啥了?”

    看着小翠委屈,王麻子有点心疼。

    小翠跟丽丽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王麻子说:“得了,你就少说两句吧,被邻居听到多不好。”

    王麻子一帮小翠,王婶子更气。

    一个两个在家里吃白饭不说,现在还合起伙来欺负她一个人,她一个女人容易吗,在地里天天当老牛使唤。

    王婶子气的直打哆嗦,连带着王麻子一块骂:“你还帮着说话是不,俺还没说你,你到好,跟别人成一伙的了。”

    咚咚咚。

    就在这时候,门响了,程河清在外面敲。

    王婶子转身,过去开门。

    她以为是虎子回来了,虎子是她的心头肉,再咋生气,也不能耽误虎子回家。

    一开门,却发现是程河清。

    程河清进门,瞅着屋里一片狼藉。

    小翠站在一边,抽抽搭搭,眼泪流了一脸。

    妮儿的担心没错。

    可这事儿是人家的家事,程河清也不好管。

    程河清说:“俺来给王叔送药。”

    王婶子说:“进来说。”

    王婶子招呼程河清进门,脸色瞬间就变得亲和。

    回头,王婶子瞪了一眼小翠:“还不赶紧收拾收拾。”

    小翠听了赶紧蹲下身子收拾。

    程河清轻声叹气。

    本来以为有虎子在,小翠就受不了委屈。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程河清也不好意思掺乎别人家的事,自己在心里想想也就算了了。

    程河清把药放在桌子上,说:“俺是给叔送药的,昨天让叔去,叔咋没去?”

    王麻子听了脸微微一红。

    他想去,咋能不想。

    谁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体出毛病不去搭理。

    但家里现在哪还有多余的钱,虎子的工钱没发下来,全家四张嘴全看着王婶子种地攒下的钱。

    那一亩三分地,能有多少收成,也就够吃饭的。

    王麻子说:“俺家过的紧巴,没好意思去。”

    程河清一听,明白了。

    他又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钱欠着就欠着,大家都一起的,就算是不给,他也不在乎,身子病了可不能不医。

    耽误下去,得出大问题。

    程河清说:“钱以后再说,乡里乡亲的,俺还能不给你药是咋?王叔不是俺说你,你说说你出门做个工多好,天天在家里闲着……”

    王麻子一听这个就头疼。

    他懒散了那么久,让他去做工,还不如让他回城里要饭。

    王麻子收下药,敷衍的说:“过几天再说,过几天再说,这天不早了,你赶紧回家把。”

    王麻子不听劝,程河清也懒得说。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人家不想听,他再说就成坏人。

    他不是个好管闲事的人,这身骚,能不沾的就不占。

    程河清站起来,打了声招呼就准备走。

    刚出门,虎子从外面回来了。

    虎子跟程河清打了个招呼,说:“河清哥,你咋来了,咋不留下吃个饭?”

    程河清说:“俺来给王叔送点药,饭就不吃了,你嫂子还在家等着俺。”

    虎子说:“那成,俺就不留你了,回去晚了,晚上耽误你们,嫂子得怪死俺。”

    程河清白了他一眼,点点头,往外走。

    虎子也继续往家里去。

    刚进家门,他就看到小翠低着头蹲在地收拾碎碗,听到虎子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

    小翠人漂亮,浑身上下雪白的皮肤,受到委屈,鼻子微微一红就能看的出来。

    虎子心疼,上前帮小翠收拾。

    王麻子不是个嘴毒的人,就算再怎么着,也不可能好意思凶一个小姑娘。

    能把小翠说哭的,也就只有娘。

    自家娘的性格,虎子自然再清楚不过。

    虎子说:“娘,你就别为难翠儿了。”

    听到虎子帮自己说话,小翠心里感动,鼻子一酸,有种想哭的冲动。

    王婶子看到小翠这个样子,更是来气。

    在她眼里,小翠就是在装。

    收拾个碎碗才多大点事儿,自己打小就能收拾,也没见这么委屈,眼泪都快掉下来,这不是故意想让虎子偏袒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