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章 释放

    2220年,五月的某天。(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第六帝国,皇宫。

    这座宫殿,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山脉的东侧,外观上看大体是复古的巴洛克风格,但内部巧妙地融入了全现代化的软硬件设施,可说是完美地将奢华与实用性结合在了一起。

    即便以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来看,这座建筑的诞生也可称得上是建筑史上的奇迹,不仅是因为它的富丽堂皇、巧夺天工,更是因为它从开工到竣工,总共只花了四个多月的时间。

    当然了,如果把逆十字所掌握的黑科技考虑进去,这可能也并不算什么特别赶的工程了……

    这天的深夜,子临歪斜地躺在他那超大的“铁王座”上,面带微醺地玩着手机游戏。

    王座之下的朝堂,早已空空如也、一片漆黑,只有王座两侧还留着两处不算很明亮的冷色调光源。

    王座那宽大的扶手上放着一瓶见底的红酒,和一个半满的酒杯。

    酒是好酒,不过子临并不是那么容易醉的人。

    同样的,他也不是那种放着柔软的床不躺,喜欢特意躺在王座上玩游戏的人。

    他在等人。

    等一个不速之客。

    至于为什么要在这里等?非要说的话就是——有仪式感。

    就在子临倒光了瓶中的最后一滴酒时,一抹月光从乌云后探头、透过数米高的落地窗洒了进来。

    同一时刻,朝堂的阴影中,也显现出了一道人影。

    他的名字是杰克·安德森,人称——杀神。

    “好久不见啊,杰克。”子临神态自若地喝了口酒,用眼角撇着杰克问候道。

    “是啊,得有半年了吧。”杰克回道。

    “最近在忙什么呢?”子临又道。

    “忙着在世界各地减轻你那些暴行附带的伤害。”杰克道。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子临悠然接道,“不过最近这阵儿我的肃清行动已告一段落了,你应该也闲下来了吧?”

    “所以我来找你了啊。”杰克沉声道。

    “嗯。”子临点点头,再道,“此刻,既然你出现在了本王的面前,那么我能不能认为,本王的两位御前护卫……都已经死了呢?”

    “他们应该死吗?”杰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他们当然该死。”子临回道,“他们最好是被你杀死的,因为那叫殉职,最多算无能。”

    他这话,显然还有半句没说出来——假如凯九和k并没有被杰克杀死就把杰克放进来了,那就是另一种性质,那亦是死罪。

    “那你就当他们已经死了吧。”数秒后,杰克如是应道。

    “呵……”子临笑了。

    这笑容只持续了瞬间,紧接着就变为了冷酷。

    下一秒,子临忽将手中的酒杯朝着杰克的方向扔了过去,摔碎在了朝堂的地面上。

    玻璃的碎片顺着光滑的大理石地板碎散滑动,杯中的红酒也在地上淌开,散发出丝丝酒香。

    “是什么让你认为,你可以指使一位王去怎么做、怎么想的?”子临说话间,已站起身来,一步步顺着台阶向杰克走去。

    他若无其事地踩过碎玻璃和红酒,直到与杰克相隔半米,对面而立。

    “难道你觉得,凭你自己一个人……”子临站定后,冷笑道,“……杀得了我?”

    叱嘤——

    子临话音未落,一抹冷色,已在月光的映照下闪出。

    这一刻,袖剑的锋刃已从杰克的袖中探出,抵在了子临的咽喉上,只要再进分毫,便会见红。

    …………

    六个月前,星郡,某处。

    早晨,伊如诗像往常一样,吃完了早餐,步行了几分钟,来到了一家医院。

    她和这间医院里的医生护士都很熟了,经过走廊时,时不时就有人跟她打招呼。

    八点,她准时来到了医院顶层的一间病房里。

    这间病房虽然并没有标上“特需”或者“”这样的字样,但内部的设施和配套的医护人员都是整个郡最好的,而且其所处的位置,也是在一个没人会来的死角,想要过去,必定要经过保安室。

    这病房里只有一个病人,名叫冼小小。

    在那些不知情者的眼里,这个女孩应该是某位神秘富翁的亲属,年纪轻轻就不幸成了植物人,被养在了这间医院里。

    但实际上,她并没得任何病症,相反,她十分健康。

    她会保持沉睡的原因是,每天都有人将一种特制的镇静药物通过输液的形式供给给她,当然,维持人体机能的营养液和抑制异能的“原始哈迪斯神雾”这两种东西也是必不可少的。

    也只有以这样的方法,才能暂缓其能力的成长,以及维护现实世界的秩序。

    毕竟……她是这个星球上仅有的两名“现实修正者”之一。

    伊如诗负责照顾冼小小已经有相当一段日子了,自从这年二月她和失散多年的妹妹重逢后,她就从米兰搬到了这里,并得到了一份“私人护理”的工作。

    这份工作的报酬很不错,而工作内容则非常轻松,她只需要每天白天过来陪陪冼小小,给后者念念书、翻翻身,活动一下四肢关节,顺带再做些简单的清洗工作即可。

    因此,白天的大部分时候,伊如诗只需要坐在病房里看看平板,和偶尔造访的医生护士聊个天,到了傍晚下班后,其住处也就在附近,晚上她愿意去蹦迪也好、运动也罢,都是自由的。

    最重要的是,搬到这里后,她的妹妹伊如梦经常会来看她;每当两人相聚时,她这住处,便也有了几分“家”的氛围。

    尽管伊如诗并不知道自己的妹妹究竟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冼小小的来历,更不知道是什么人用如此丰厚的报酬来雇用自己从事这样一份看起来谁都能做的工作……但她能感觉到,只要自己维持现状,便可以让妹妹安心。

    和自幼失踪、坚强勇敢的妹妹不同,伊如诗一直是个简单、平凡的女孩,她并没有很好的头脑,也没有什么非凡的潜质,她有的只是难能可贵的善良、真诚和乐观;父母亡故后,她也就这么平凡的、艰辛地活着。

    虽然她内心深处一直认定自己的妹妹没有死、且一定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幸福的生活着,但当影织真的出现在她面前和她相认时,她还是像个普通女孩那样差点哭晕了过去。

    那之后不久,她就来到了这里,过上了现在这种日子,并“幸运的”避过了这八个多月来发生的所有战乱以及那臭名昭著的“铁幕之炎”事件。

    但就在今天,她这按部就班的安逸生活,似乎也到头了。

    上午十点,伊如诗刚给冼小小翻过身,忽然就有人敲响了这间病房的门。

    她说了声:“请进。”

    推门进来的是她的妹妹。

    而影织的身后,还跟着另外两人,厉小帆和凯九。

    “姐。”影织进屋后,脸上还挂着微笑,边打招呼边和姐姐拥抱了一下。

    但拥抱过后,伊如诗就用担忧的眼神,望着影织那假笑的面容道:“怎么了?”她说着,转头瞪了厉小帆和凯九一眼,好像在用眼神质问“是不是你俩欺负我妹妹了?”

    “你跟我来。”影织也没有耽搁,当时就拉着姐姐的手出了病房,直奔停车场,把一脸无奈的厉小帆和凯九丢在了病房里。

    “诶?”伊如诗一时有些无措,“妹你带我去哪儿啊?”

    “去哪儿都行,离开这里。”影织回道。

    “哈?”伊如诗的力气可远远不如妹妹,别说是拽着走了,就算影织把她扛起来,她基本也没有反抗的余地,所以她想停下脚步是不可能的,只能踉踉跄跄地跟着妹妹,边走边道,“怎么回事啊?这突然之间……”

    “我们自由了。”影织道,“就这么回事。”

    “什么?”伊如诗听不懂。

    她当然听不懂,因为她并不知道,她和冼小小的处境实质上是一样的——都是类似被软禁的状态;同时,她也是子临的又一道“保险”,是保证影织不会背叛的人质。

    “到车上我会跟你说的。”影织回道,“总之我们今天之内最好就离开这个郡。”

    “啊?”伊如诗都傻了,“可……你至少让我回家收拾一下东……”

    “姐……”影织打断了姐姐的话,“有我在还不够吗?”

    伊如诗楞了一下,然后望着妹妹,笑了:“好吧,我跟你走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