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362章 出现怪事

    不多时,茶香四溢,仿佛冬日里的梅花开在深秋时节,缭缭绕绕的沁人心脾。(看啦又看小说网)

    谷幽兰深深的吸了一口茶香,又迫不及待的让白泽先给她到了一盏,这才嘘嘘的喝了一口。

    “啊~~好香啊,墨,这究竟是什么茶?”

    白泽宠溺的斜瞄了一眼谷幽兰,“这也不是什么特殊茶种,是最普通的碧螺春,只不过我是用天山下,梅花瓣上的雪水烹制的。”

    话落,又给焱到了一盏。

    “你说的天山,可是空间里的雪山?”谷幽兰略微顿了顿,随后瞪着凤目问道。

    白泽颔首。

    腾愣,谷幽兰立刻站了起来,“糟了,你可知,那天山下的湖水里被引入了灵泉。”

    “丫头,你说的都是多久的事情了?虽然当初麟儿在那湖水里,散入了不少的灵泉,我也因此受了益,但是时隔这么久,湖水的面积又那么大,即使还有少许的灵泉参杂其中,也不会有多少影响。”

    “再说,墨兄烹茶用的可是湖边梅花瓣上的雪水,你思虑多了!”

    焱,一边低头喝着茶,一边毫不在意的说着。

    “我怎么跟你们就说不明白呢?”谷幽兰略微有些急了。

    “澜儿”,白泽轻轻放下茶杯,“别急,你慢慢说!”

    “焱,你方才说的,的确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后来,我感觉自己身边可用的人手有限,为了能让空间里的灵兽们,都能引用到灵泉,从而快速进阶,所以我在天山上的一个洞穴里,打通了一条沟渠,沟渠直通山下的湖水,又将麒麟九龙鼎安放在了那里。”

    “这样……”。

    “这样,麒麟九龙鼎里每日产出的大量灵泉,就顺着沟渠全部流到湖水里,不仅灵兽们能引用,就是湖边的梅树也能孕养,是也不是?”

    焱立刻知晓了谷幽兰的意思,急忙打断了她。

    “是的,怪不得,我这次进阶这么突然,又如此诡谲,全都是灵泉惹的祸……我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谷幽兰像似找到了自己毫无缘由进阶的真正理由,一边懊恼的说着,一边垂头丧气的跌坐在椅子里。

    望着这样的谷幽兰,早已知晓真正缘由的白泽,摇头笑了笑,随即非常有耐心的,将自己知道的一一告诉了她。

    “墨,原来在进阶之前,我还发生了那样的事?”谷幽兰挠了挠额头,一脸的匪夷所思,“原来不是灵泉惹的祸!”

    “可为何,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关于这个问题,焱和白泽曾经暗自讨论过,因为谷幽兰在以往的几次晋级中,也都有选择性失忆的时候,可是两人都没有琢磨明白其中的缘故。

    于是连连摇头,表示不知。

    “算了,既然连你们都不知道,那我就不再纠结了!”须臾,在心里暗自思忖了一会的谷幽兰,叹息了一声,“我们还是书归正传,焱,你说说,你在天仙门碰到了什么怪事?”

    见到谷幽兰的思绪转换的如此之快,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焱和白泽对视了一眼,这才开口说道。

    “在我与天仙门的门主连向天,谈好了结盟的事

    宜之后,在下山的途中,我听到了几个弟子的谈话。”

    利用一盏茶的时间,焱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

    原来,在下山的途中,他听到几个从外面回来的天仙门弟子说,在天仙门属地对面的另一座山脉上,不知道何时成立了一个神女殿。

    那神女殿的殿主,自称是几万年前创世神女的转世,她手中不仅有远古的几大神器,身边还有几位神族的族人辅佐,就连她的双瞳也是天生的金色。

    而且,她从生下来就会识别各种草药,更是在没有任何人的教导之下,就会炼丹,据说现在已经是六品初级炼丹师了。

    前几天,神女殿已经发出公告,要在一个月之后,将创世神女转世的消息公之于众,还要悬赏寻找已经销声匿迹的金羽林。

    焱说罢,低下头不再言声,自顾自的喝起了茶。

    而谷幽兰和白泽都深深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怪,这事真的很怪!”半柱香后,白泽率先打破了一时间的寂静,“如果说,这个神女殿的殿主是创世神女的转世,那我和小腓,岂不是瞎了眼,认错了人?”

    明知道白泽话里话外的意思,不是他要真正表达的意思,但这话听起来,怎么就那么别扭。

    什么叫瞎了眼,认错了人?

    谷幽兰立刻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墨,你这话是何意?”

    “是啊,墨兄,你这话到底是何意啊?难道说,你和小腓瞎了眼,认错了人,那我也认错了人吗?”

    “哎呀,瞧我这话说的,就知道澜儿和焱兄肯定会误会!”感觉到焱和谷幽兰是真的生气了,白泽立马打起了哈哈。

    “你们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神女殿这么做的目的,好像是针对澜儿来的。”

    针对我?

    谷幽兰一脸的不可思议,须臾,她略微思忖了一会,“我看他们的目的,并不是针对我。”

    “丫头,你是怎么想的?”焱,立刻来了兴致,赶紧搬起椅子,向谷幽兰身边凑了凑。

    看了看白泽,又望了望焱,谷幽兰说到:“你们想啊,我是创世神女转世的事情,只有焱和跟我契约的人知道。就是我的父皇,皇祖母和四哥,也不确定。”

    “虽然千年前,大陆早有预言说,创世神女的转世会在八大世家的后辈中产生,但是现在,除了你们知道,并没有其他人可以证实。”

    焱和白泽,认认真真的听着谷幽兰讲述,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所以说,这个神女殿的真正目的,并不是针对我,至于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目前,还不好说。”

    谷幽兰分析了半天,也只是把自己排除掉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还真是拿捏不好,那个所谓的神女殿,到底是什么来头,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样吧澜儿,我们今天都早早休息,明个一早,我就吩咐龙殿的人全体出动,去暗中查查,那个神女殿到底是什么来头,殿主究竟是何许人也!”

    “也只好这样了!”谷幽兰皱了皱眉,最终将这个问题,转交给了白泽,这才打发走了二人,和衣躺在了床

    上。

    次日,天刚蒙蒙亮,一夜辗转难眠的谷幽兰,早早就起了床。

    刚刚洗漱完毕,就听见碧荷在门口小声敲门。

    “公主,您起了吗?”

    “碧荷,我起了,你进来吧!”

    随着房门被从外面推开,碧荷披着浓浓的晨雾,走了进来。

    “碧荷,这大清早的,外面又起了那么大的雾,你去哪里了?难道是一夜没睡吗?”望着碧荷满脸的疲惫,谷幽兰关切的问道。

    “公主,出事了!”碧荷一边说,一边暗自低下了头。

    “出事了?”谷幽兰心下咯噔一声,“别急碧荷,你先坐下来慢慢说!”

    “昨晚,洗尘宴刚刚结束,我就接到了父王给我的羽翎传书,让我务必连夜赶回到苍耳谷。”碧荷还没有坐下,就心急的开了口。

    谷幽兰一边给碧荷到了一杯凉茶,一边用手帕轻轻擦了擦她头发上的雾水,又将她搀扶到椅子上坐下,“到底发生了何事?”

    “轲颜容若跑了!”

    “轲颜容若?”乍然听到碧荷提起这个名字,谷幽兰一时间有些怔愣,稍后她像似想起来了什么,“就是当初假冒你的那个纤芷?”

    “是的公主,就是她!”碧荷回答了谷幽兰的问话之后,急急忙忙的喝了一口茶,“最可恨的是,我父王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跑的。”

    招风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跑的?听到碧荷的话,谷幽兰一边踱着步,一边在心里暗自打起了鼓。

    如果说是苍耳谷的羽族,有意放走了轲颜容若,还尤为不可能,因为他们没有理由,那人可是曾经冒充羽族公主的罪人。

    如果不是他们有意放走的,那轲颜容若是怎么跑的?

    “当初你们将她带回去的时候,关在哪里了?”

    “关在谷中的一处水牢之中了,而且那水牢严防的十分紧密!”

    水牢?听到碧荷的话,谷幽兰又开始慢慢的踱起了步子,“那处水牢,可是曾经关押黑羽的那个?”

    “嗯,就是那个!”听到自家公主提到黑羽,碧荷也像似想起来了什么,“公主,你的意思是说,轲颜容若可能是被人放走的?”

    “不是可能!”踱着步的谷幽兰,刚说到这里,突然转过身子看向碧荷,眸光逼仄,“而是必然!”

    “公主,我知道了!”想到曾经被苍耳谷羽族关押过的黑羽,碧荷立刻想到了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他们!”

    虽然碧荷没有说出他们是谁,但是聪明的谷幽兰早已经猜到了,“碧荷,那接下来你打算如何做?”

    “公主,您可信任奴婢?”碧荷眸光紧冉,隐隐有些水雾。

    “碧荷,如果我说我不信任你,你可相信?”谷幽兰扯了扯嘴角,扯出了一抹无奈。

    “公主,奴婢知道怎么做了!”话落,碧荷向着谷幽兰深深一揖,随即猛然转身,又冲进了浓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