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大哥带我飞!

    古之天帝降临之地,奇异的金属世界,鬼斧神工最强锻造术

    现如今,上百个金属人,巨大的青铜战车,丰姿绝世的女子。(m.k6uk.com手机阅读)

    这一系列经历,组合在一起,对于范剑和苏炎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你抓我干什么?”苏炎惊颤中,发现范剑抓着自己的臂膀,双手还跟着颤抖。

    “疼吗?大哥?”范剑结结巴巴道,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上百个金属人,呼吸沉重,眼睛很快红了,蠢蠢欲动。

    “屁话!”苏炎黑着脸,道“你能不能镇定点,我们不是在做梦,看到的也不是虚幻画面,这是真实的画面!”

    “真的不是在做梦,那我们岂不是发财了!”

    范剑低吼道“那可是石剑胎,大哥你知道石剑胎是什么吗?这可是石剑胎!”

    “尼玛!”

    苏炎恨不得抽范剑一耳光,怒道“我怎么知道石剑胎是什么?你给我镇定点,别给我丢人!”

    “石剑胎,乃是剑道最强宝料!

    范剑的眼睛泛红,盯着其中一个银白的金属人,低吼道“大哥你看那个金属人,通体先天剑痕交织,且有剑意外泄,这绝对是传说中的石剑胎!”

    苏炎也注视到了范剑所指的金属生命,不错它的确强大逆天,散发出来的剑芒,动辄都能劈落整片天穹,开辟古星海,相当的吓人!

    这可是范剑梦寐以求的至宝料,整个剑宗的宝库,加在一起也不足百来斤,可这些都是剑宗的命·根子,范剑都不敢染指,因为老祖都眼红这些宝料!

    据说剑宗的始祖,曾经花费了上万载的光阴,探索各大险地,最终凑齐了石剑胎石料,锻造出了他的本命剑胎!

    这柄剑,也被誉为,剑宗的第二至宝,仅次于霸天剑!

    可是范剑在这里,看到一个银色金属人,虽然仅有拳头大,可是他的确是石剑胎锻造而成,他估摸着绝不少于几百斤,这是一笔恐怖的财富,足够让仙门道统都眼红的财富!

    漫长的岁月过去,仙门道统强者辈出,有一些最强宝料都被用光了,余下的很少,很有限!

    “你看另一个!”

    这时间,范剑又指向其中一个银色生灵,这生灵的气息相对来说离谱了,口鼻喷薄的光辉,动辄都能撕天裂海!

    银色的身躯,有金色斑点,宛若一轮轮太阳镶嵌在上面,充实着可怕的天威!

    “大罗银精,大罗强者梦寐以求的宝料!”

    范剑颤声道“可是这块大罗银精,孕育出了金晶,这是最顶尖的大罗银精,举世难求啊!”

    “还有很多很多”

    范剑嘴唇颤抖,说道“这到底是多大的财富,仙族有吗?地府有吗?如若我们统统打包带走,我们就是第一富豪,第一财主,谁敢惹我,直接用钱砸死他”

    “啪!”

    瞧见这货越说越没谱,苏炎一巴掌抽在他的面孔上。

    范剑愣了愣,红着眼睛怒视着苏炎,低吼道“你打我干什么?”

    “我打你了吗?”苏炎哼了一声。

    “你没打我吗?”范剑心里直突突,左看右看。

    “别给我犯贱,你给我冷静点,即便是造化再多,你能得到吗?你有命拿走吗?如若真的惹了祸,谁也保不住我们!”

    苏炎呵斥,他执掌开天笔和九州天鼎,身怀两大最强至宝,因此还能稳得住,不至于乱了方寸。

    但是这里的画面,即便是来一位仙门道统的老祖,也很难坐得住啊,毕竟上百个金属人,皆是以举世难求的宝料锻造而成的,一笔巨额财富,要是可以把握在手中,当真是了不得。

    苏炎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浇了下来,这让范剑一脸的尴尬,现在想这些,真的有些多了。

    这时间,苏炎静悄悄靠近,沿途中警告范剑,别乱说话,当心惹大祸,他们看到的东西是特别贵重,可不是他们可以轻易染指的,得不到也不能强求。

    对于他们的境界来说,有些东西太烫手,无福享受!

    上百金属生灵,各个体型渺小,仅有拳头大。

    但是他们的气息太恐怖,流淌着恐怖光辉,动辄都能震死宇宙强者。

    快要临近他们的时刻,苏炎和范剑颤栗,觉得自身要炸开,要毁灭!

    “好恐怖,他们到底有多强?难道说,他们都是鬼斧神工系列的最强傀儡?”

    “或者说,他们根本不是傀儡,有自我的意志?有自我的生命,是另一种修炼文明?”

    苏炎在心中暗语,甚至他发现,上百金属生灵,展开臂膀,托着巨大的青铜战车,在移动,在破败的河山中移动,有一种悲恸气息在外泄!

    为何要悲伤?

    苏炎心惊不已,他注视着一个接着一个金属生灵,发现没有任何意志波动,像是一群死物。

    它们到底存在多久了?

    苏炎注视着巨大的青铜战车,战车也有些破碎,甚至有些血液,整体密布奇异的花纹,当深层次凝视战车,宛若在凝视一个伟大的宇宙!

    “轰!”

    苏炎的心神颤抖,他看到宏伟的宇宙中,一位无上女子端坐在当中,整个宇宙都屈居于她的脚下,似乎随着她轻轻一颤,整个宇宙都会崩坏!

    “噗!”

    苏炎在咳血,他控制不住,肉身都要炸裂。

    他感到惊骇欲绝,这难道是一位帝者?是一位女中大帝,端坐在青铜战车当中,流淌着神秘的光泽。

    苏炎猜测,她应该殒落了,可这种人物即便是殒落,照样冠古绝今,气息宏伟壮阔,临近她的身边,可以感应到源自于岁月长河的威压,轰隆而来!

    “她是谁?”

    “难道她是鬼斧神工宗的开创者,或者说是这个神秘文明的缔造者?”

    “她身上为何有一种祭祀音,难道早就死去了?”

    苏炎呢喃着,他们根本无法去靠近,甚至上百金属人,托着青铜战车,在远行

    它们要去干什么?目的地到底在什么区域?

    范剑想的和苏炎不同了,这么惊才绝艳的女子,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

    他并没有对女帝有什么亵渎,只是觉得,或许只有古之天帝,才能配得上她。

    苏炎和范剑的心情沉重,一步步尾随,想看一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画面还是这画面,只不过目的地变了!

    “肯定殒落了!”

    苏炎在心中暗语,如若真的是活着的,岂能允许他们这样跟随,这本身就是一种不敬。

    然而,就在苏炎继续尾随,想要了解一切的时刻。

    他发现,前方的时空在扭曲,苏炎的肉身随之颤鸣,初始经在绽放,洒落下来茫茫的光泽,流淌在扭曲的时空中!

    “轰!”

    瞬息间,前方的画面彻底变了,仿若乾坤调转,仿若岁月逆转,洒落下老古老的岁月之光,映照宇宙诸天!

    “古之天帝!”

    苏炎震撼,他再一次看到了古之天帝。

    “久远之前的画面,我们看到了,古之天帝来了”范剑呆滞,喃喃自语。

    当然也不奇怪,他们毕竟追随古之天帝而来。

    苏炎心绪激荡,苏炎借助初始经,看到了一些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但是这一次不同了,古之天帝和黑色的大老虎,站在一起,甚至站在青铜战车面前!

    他听到了哭泣,听到了悲吼

    上百金属人,宛若复活,在古之天帝的神威之下,哭泣大叫,阐述一段血泪史。

    似乎它们在告诉天帝,曾经这里发生的事情。

    “重复了漫长岁月”

    “它们战死了,失去了精神意志,但是本能尊重它们的王,带着她巡视河山吗?”

    苏炎联想到一些,甚至他发现,古之天帝对着女帝,似乎在这里凭吊

    这意义不同,说明古之天帝将其当做自己人。

    隐约间,跟着漫长的岁月长河,苏炎听到了叹息声,这是天帝的叹息,对着战车中的女子,发出感叹声音。

    “轰!”

    这时间,隔着岁月长河,苏炎发现,青铜战车中,飞出来一本银色纸张,送给了古之天帝!

    范剑的眼睛都直了,这是什么典籍?是最强的锻造术吗?还是其他的传承,送给了天帝!

    从下一刻开始,一切的画面,都消失了!

    苏炎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

    金属人托着青铜战车,还在继续行走。

    它们渐渐远行

    “扑通!”

    下一刻,苏炎脸黑,看到范剑惊天一跪,对着战车一阵鬼哭神嚎

    古之天帝来这里凭吊,但是范剑,完全是哭丧,可是你和她有哪门子的亲戚?

    任由范剑哭的太惨,也得不到任何东西,甚至金属人,也没有任何反应。

    “大哥,我觉得一道古老的意志,扫描了我一下!”范剑激动的声音袭来“你是天庭的人,说不定可以得到一些什么”

    这种事,范剑不会开玩笑的。

    苏炎的心中一惊,很快他作出了决定,他将人形傀儡融合到肉身中,且整个人朝着青铜战车走来,态度虔诚,庄严肃穆。

    “晚辈,天庭后起之秀,追随老祖宗意外来到这”

    苏炎组织语言,要说出一些感人肺腑的话语,只不过下一刻,一缕古老的意志,当真降临在苏炎身躯之上,隐隐的,苏炎发现这团古老的意志,在探究自己的肉身!

    最终,当触及元神的时刻,苏炎震惊发现,和他元神交融的白色雾气,要重新浮现出来!

    他的心中泛起了大震荡,这白色雾气到底是什么!

    “她动了”

    范剑惊恐,瞧见端坐在战车中的女帝,探出一只雪白的大手,抓向了苏炎!

    苏炎惊骇欲绝,雪白的手掌,看似古朴无华,实则蕴含着让大宇宙都崩坏的法则气息,就这样临近,向着苏炎开始触碰!

    “大哥带我飞!”

    范剑大吼,双手抱着苏炎的大腿,想要和苏炎一同进入古战车中,得到无上帝者的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