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64章 遮叶牡丹图(第三更)

    在装备一栏的最后面,自然是黄金装备,乃是明军将领所穿的“山文甲”。(Www.K6uk.Com)

    从兜鍪(头盔)、肩甲、胸甲、束甲丝绦(腰带)到将靴、金丝环臂甲(护腕),一整套山文甲,每一件都要5000功勋点。若论这些黄金装备的质量,和凯恩位面世界的黄金装备差不多,都是附加属性。

    而在特殊物品一栏,有一样东西也引起了白晓文的注意。

    写意录:这是才子徐渭的随笔。阅读后,可获得增益状态:文思如泉,每秒恢复1点精神力,持续30秒。使用次数3/3。

    这本特殊物品写意录只有一份,兑换所需的功勋点高达2000点。

    白晓文大致计算了一下自己所拥有的功勋点数额,随后果断兑换了一本写意录,然后又兑换了一张a+级道具杀气符,以及一份s级道具行军奇略,总共花费了10500点功勋。

    剩余的四百多点功勋,白晓文兑换了一些嘉靖位面世界的食物——粽子,和三国位面世界的“包子”恢复效果差不多。

    把功勋点基本花完,白晓文舒了口气,关掉了兑换列表。

    “两位道门高徒,既然来找我了,不如一起小酌几杯?”徐渭并不知道自己刚刚充当了一回人形自动售卖机,仅仅是一个恍惚而已。

    白晓文答应一声:“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在军需官兑换列表中,白晓文看到了好几件徐渭出品的灵能物品,无一例外都是相当极品的道具,现在的徐渭在白晓文眼里,简直就是浑身冒着金光的土豪。

    土豪相邀,白晓文当然要奉陪。

    徐渭性子洒脱,示意白晓文自己倒酒,慢悠悠地说道:“这一杯,算是饯行酒。多谢二位对抗倭大业的助力,江南百姓,必将感念你们的恩德。”

    李淑仪微微吃惊,饯行二字从何而来?难道徐渭看出白晓文接下来的行动计划了?

    虽然吃惊,但李淑仪的脸上却是丝毫不动声色。徐渭号称明代三大才子之一,放在三国时代,就算不是诸葛亮,也是程昱、戏志才一流的谋士,稍稍明显的神色变化,都可能引起怀疑,进而影响白晓文的计划。

    当然,这里的比较,不是真正历史人物的能力比较,而是灵界人物的能力比较,有位面传说度加成。

    白晓文笑了笑:“徐先生看出我们要走了?”

    徐渭点头,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不是看的,是想出来的。”

    “徐先生果真是大才,”白晓文琢磨着徐渭的性格,说道,“不过,既然知道我们要走了,朋友临别,难道不该送点东西?”

    这回轮到徐渭错愕了,他愣怔了一下,随后哈哈一笑:“说得对!说得对!只可惜徐某人身无长物。”

    “久闻徐先生诗文书画冠绝当代,在这临别之际,不如送我一份墨宝,也好让我路上卖点盘缠。”白晓文说道。

    李淑仪眼睛一闭。有你这样求字画的吗,徐渭岂不是鼻子都要气歪了。

    孰料,白晓文这句话正对徐渭的脾气,他捧腹大笑,连酒杯都滚落在地上,笑完之后,才捡起酒杯,重新放在桌上说道:“好,我就送你一份墨宝!”

    徐渭站起身,酒壶对嘴直饮,酒液顺着嘴唇流淌。他喝完一大口,手指在唇边一抹,随后手指伸出,在桌上龙飞凤舞,迅速写下了“青藤道人戏墨”六个大字,随后笑道:“墨宝已在此,敬请笑纳。”

    看着汁水淋漓的六个大字,白晓文只是笑了笑,唰啦一声从旁边的桌上抽过一张一尺宽的布帛,拍在桌上,仔细用酒水洇湿,,旋即揭开,那布帛上已经有了六个大字的湿痕。

    “告辞告辞,趁着墨迹未干,在塘灰中滚一滚,徐先生的墨宝便到手了。凭着青藤道人四个字,这尺布至少也值五十两!”

    白晓文收起布帛。

    徐渭又愣了一下:“这样也行?倒是一个妙人。罢了,塘灰岂不是污了我的字?我就送你一幅真正的墨宝好了。”

    白晓文接到了灵界规则提示信息:

    “抗倭明军军需官,才子徐渭对你的好感度提升,目前好感度等级为:朋友。”

    徐渭翻箱倒柜了一会儿,取出了一根长卷轴,递给白晓文:“这是我入督公幕前的游戏之作,白小友收下吧。行走江湖之日,若是囊中羞涩缺衣少食,便将此画变卖。我虽然不在小友身边,却仍能助小友免受冻馁之苦,甚是欣慰。”

    提示信息:

    “你得到了徐渭的馈赠:遮叶牡丹图。”

    遮叶牡丹图:这是才子徐渭的书画。欣赏画作并吟诵题诗之后,你的魅力可临时增加,最高增加30%,持续120分钟。每三个自然日仅能生效一次,特殊物品。

    白晓文展开卷轴,但见几茎墨竹之侧,延伸出一枝墨牡丹。整幅画纯以墨绘成,以浓淡不同的墨痕,绘制出层次分明的牡丹图,就像是一个绝世妖娆,却蒙着黑纱,穿一身缟素,清淡素雅之中透着一种令人窒息的绝美。

    徐渭的水平实在是令人佩服,无怪乎齐白石有云“愿为青藤先生门下走狗”。

    在画卷上还有一首题诗:

    为君小写洛阳春,叶叶遮眉巧弄颦。终是倾城娇绝世,只须半面越撩人。

    白晓文卷起这幅画,对着徐渭一躬身:“多谢徐先生赐画。我这次去,就不和总督大人道别了,还望先生保重。”

    离开了徐渭的舱室,白晓文吁了口气。

    “这样也行?”李淑仪目瞪口呆。

    “我本来没想要书画的,只是想岔开话题,徐渭的洞察力有点强,我也担心被他看破我的计划,”白晓文笑道,“不过,我是真佩服他的才情,这幅牡丹图,虽然我不懂品鉴,但也有种越看越入迷的感觉,自然是极好的。”

    “我看了说明,是增加隐藏属性魅力……”李淑仪嘀咕了一声,“你该不会用来泡灵界的妹子吧?”

    “这不能够啊,灵界时间那么宝贵……”白晓文咳嗽了一声,随即岔开话题,“好了,夜长梦多,赶紧行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