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74章 晋江文学城首发

    女神的要求是何等的不可思议。(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她从落入黄泉, 成为黄泉的主人后,时至今日,她的愿望和《古事记》里面记录的神话内容别无二致。

    可那是神话故事。

    现在都是21世纪了。

    即便到了这个科学昌明的现代社会, 她的愿望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她所求的, 不过是那个抛下自己的丈夫回来。

    (……之后呢?)

    (她想干什么?)

    沈韵不愿意去想这个话题。

    她更在意另外一件事情。

    “那么……时限呢?”

    沈韵没说不可能,她的提问反而让女神笑了起来。

    女神的笑容端庄又美丽。

    她说:“人之子啊, 我有的是时间。我可以等下去。”

    (真奇怪啊, 居然没有说自己做不到这件事情。)

    (反而问我时限。)

    (我对这样的性格——)

    美貌的女神松开了手, 让沈韵继续往下坠落。

    松开手后, 空无一物的女神模糊的想到了那个骗了自己两次的阴阳师。

    她并不生气, 清醒而又理智时的女神, 回忆起过去的发生的事,回想起来,只觉得那个阴阳师很有意思。

    他明明能够听得到人心, 知道这些皮囊下面是如何肮脏污秽的心灵, 可依然百折不挠的一而再的去重新投胎做人。

    他为何对人拥有这么强烈的爱意呢?

    强烈的厌恶和恨意的背后, 就是强烈的爱意。

    他渴求的又是什么呢?

    女神明白自己渴求之物,她只是想看那个阴阳师到底渴求着什么东西而已。

    所以, 才会一而再的让他“骗过了”自己。

    沈韵猛地想起了一件事情。

    理智时的女神是何等的通情达理。

    (阿叶就是这样骗了女神两次吧。)

    (他也是胆大包天,居然连着骗了两次。)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位麻仓叶王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不过,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又有哪个不是了不起的人物呢?

    沈韵叹了口气。

    黄泉的终点是人间。

    沈韵落到了泥泞的土地上, 直接摔倒了泥坑里面。

    雨衣已经彻底的脏掉了。

    沈韵有点不太想爬起来了。

    但是天上落下的绵绵细雨已经打湿了她的脸,更别提雨水带来的降温可能是致命的。

    头发也无可奈何的被打湿了。

    沈韵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日上山。

    不知道前, 也不知道后。

    事到如今, 已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只好又叹了一口气。

    吸气时, 把冰冷的夜间空气,混杂着雨水的潮湿一口气全吸到了肺里面去。

    (下次,我要带个手帕什么挡住脸……)

    包里面的信号弹还有几支,用也无妨。

    但是她现在只觉得心累。

    这样的场景来过一次了,再来一次,她都不知道想说什么了。

    “这里是哪里呢?”

    她觉得有些迷糊了。

    虽说手上有日上山的地图,可是那地图也不是很详细,既没有把每条小路都标注出来,也没有景色的变化。

    再加上这张地图的时间过于久远,有出入也是正常的。

    只要几个大建筑的位置没错,走走野路也无妨。

    可现在这个地方也太偏僻了——

    沈韵看着天上暗淡的几乎看不见的月亮,想着自己是否干脆等到天亮也罢。

    可是她依然站起了身,从防水背包里拿出了信号弹。

    她又一次拉开了信号弹。

    橘红色的信号弹像是信号,没过一会儿,就听到了树林里传来了响动。

    沈韵握紧了信号弹的残骸。

    枝叶之间,走出来了一个白发的小姑娘。

    那是——

    麻生邦彦年少时曾经许下诺言的白发女孩。

    “你……”她睁大了双眼,“为何,你还会在这里?”

    “你又为何在这里?”

    “你的同伴们超度了日上的亡魂。”白发女孩说,“他们可真奇怪,日上山和他们并无瓜葛,直接下山也可以安然无恙。”

    “有些事情,不是看上去无意义就不需要做的。”

    沈韵回答。

    她身上穿着沾满了泥水的雨衣,脸和头发都被雨水打湿了,看上去落魄不堪,整个人看上去都惨不忍睹。

    “何况,这不是无意义的事情。”

    似乎被沈韵身上燃烧着的气势怔住了,白发女孩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啊。”她喃喃自语,“这个时代,原来有这样性格的人啊。”

    “不止一个这样性格的人。”沈韵对她露出了有些得意地笑容,“这个时代是不是很棒?”

    白发女孩回答:“是啊。”

    她向着沈韵伸出了手。

    “我来带您离开这里,这是神隐之地,在这里待久了,您也无法离开了。”

    沈韵想到了那些和她一切玩的孩子。

    “那些小孩子……他们也是……”

    走到其中,无法离开,所以才会消失在了这里吗?

    “他们啊……”白发女孩说,“他们是被神隐了的孩子。我已经送他们去往彼岸了。现在,就差您一个,带您离开此地,回到此岸,我也该去彼岸了。”

    “你也——”

    “啊。”

    白发女孩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沈韵在心里回忆了一下安原修说过的麻生邦彦的事情,计算了一下麻生邦彦出生的年纪,再想到这个和他同龄的女孩。

    (她被关在那个箱子里……几十年……上百年了吗?)

    白发女孩似乎察觉到了沈韵身上的哀伤,她看着那双透着泪光的双眼,露出了轻轻地笑容。

    比释然更美的笑容。

    “这是个多好的时代啊。”女孩说,“这个时代的人是多好啊。”

    “会越来越好的。”

    “那该多好啊。”

    白发女孩说完,最后拉起了沈韵的手,带着她离开了这个神隐的地界。

    沈韵和她聊了一下,知道了这个“神隐”产生的原因。

    日上山镇压着黄泉,因为过于接近黄泉,所以才产生了这个地方。

    小孩子容易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来到了不该来的地方——比如这个地方。

    小孩子一但来到这个地方,就会失踪,再也回不来了。

    他们本身也死去了。

    因为找不到下落,也见不到尸体,大人们只好说这些孩子是被神隐了。

    知道了这些事情后,沈韵被那个白发的女孩子从背后一推。

    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两步后,才发现自己来到了形代神社前面的空地上。

    一切就像是回到了刚刚到日上山时的一样。

    那个白发的小女孩,已经不见了。

    沈韵左右回头,寻找着她的踪迹。

    不过半分钟,就放弃了这个做法。

    “她是去往了彼岸吧。”

    沈韵叹气。

    她不得不又拉了一支信号弹。

    橘红色的灯光照亮在了此岸的夜空中。

    就算是雨天,也能让人看到这橘红色的灯光。

    .

    .

    踏上三途川上行船的白发女孩,看着高悬于上方的橘红色的信号弹的灯光,慢慢地笑了起来。

    .

    .

    这次,拿着手机在记事本上写着论文大纲的沈韵没等多久,就见到了安原修一行人。

    她站都站不稳了,直接蹲在了地上。

    “累死我了。”

    沈韵忍不住抱怨。

    “还好,论文的素材都收集的差不多了……”实际上素材太多了,要取舍实在是太难了。

    听到沈韵这一番话,安原修才像是找回了日常一样,夸张过头的叹了口气。

    “我也有很多素材,再加上夏目提供的内容,我们的小组课题能写好多东西。”

    “真的能写吗?”背着累到睡着了的夏目,皇昴流只好小声的问道,“日上山的事情,真的可以写吗?”

    “有什么不能写的。”恐山安娜在一旁开了口,“把你们的经历写下来,讲师要是觉得你们在说谎,就让那家伙上恐山来找我对峙。”

    (谁敢上恐山找恐山的市子对峙啊?)

    皇昴流很想这么说,但还是压抑住了心中吐槽的**。

    他看着浑身上下脏兮兮的沈韵,想问的,想说的,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

    “一切平安,就是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