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八十四章 继承

    早在落实了由出生到死亡的新保障制度不久,便开始有人思考,现在还要去生孩子的意义。(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社会全覆盖保障的背后,是遗产概念的消失。

    系统提供给每一个人足够的生存要素,工作、房子、教育都实行配给,但作为代价,他们的下一代无法从自己的亲族手上继承任何东西。

    当一个人死去以后,除去少量私人的纪念品外,其它的财产都会被全数收回,而不再是像以前那样由亲属继承。

    ……

    另一方面,阶层固化也好,豪门大族的出现也好,全部都是植根于继承权的存在,上一代积累起的优势,被后辈全盘接收。

    在一代又一代人的累积下,强者越强,最终跟其他人拉开了一段永远无法逾越的差距。

    只是在失去了继承权这个基础以后,建立在其上的一切概念也都随之崩塌。

    而这点也正是地球上的高层,毫无留在白之大地念想的一个重要原因。

    打拼了一辈子的东西,在身后全部要充公,一点都不能留给后代,这样的社会太难让他们接受了。

    ……

    没有了需要被继承的家业,也没有了靠子女养老的需要,越来越多人开始选择放弃自己去养育小孩的想法。

    因为这个漫长过程实在是太折腾了,太累人了。

    人生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为什么要将时间浪费在痛苦上呢?

    ……

    事情开始于小部分新家长。

    他们因为缺乏抚养孩子的能力,在父母适当性考试中考得太差,进而失去了子女的抚养权。

    不过很快,这些不合格的父母却发现,自己在失掉抚养权以后,反而是活得更加轻松了。

    系统监管下的托儿所,几乎集中了社会上所有真心喜欢小孩的人,况且有着无处不在的监督,也不存在什么虐待的可能,除了管理上军事化了一点以外,孩子活得比由什么都不懂的父母照顾还要好。

    而自己虽然失去了抚养权,但仍然保留有探视的权利,隔三差五还能去见个面,完美实现“云养娃”。

    甩锅的快乐通过社交媒体,很快就被这帮没有责任感的家伙传播开来,在引起巨大争议的同时,也引来了更多人的模仿。

    至少在少数人的想象中,跟以前送去全寄宿学校也没多大区别,一样的一周见一次,有系统关照还更放心,顶多就是送的时间早了点。

    到后来,系统直接制定规则,以法令的形式开始统一的教育计划。

    根据计划,所有的新生儿将由国家安排的专业机构进行抚养,包括后续的教育环节,全部由系统进行统筹安排。

    生身父母除去每周两次的探望时间外,不再拥有其它的影响权。

    ……

    原本这样一个反人性的条例,会在社会中激起大多数人极为强烈的抗议。

    毕竟灵潮中长大的一代人,接受的还是相对传统的价值观教育,在有条件的情况下,由父母养育子女仍然是绝对的道德正确。

    父母抚养子女,等年老以后由子女赡养父母,是社会千百年来最为朴素的逻辑。

    不过极为罕见地,白之大地的民众这一次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抗拒,许多人还对这个决定表示支持。

    ……

    当然,这些异象的背后,其实都有着白墨的推波助澜。

    将所有人连接到一起的神体网络,虽然此刻也还有着他进行理想社会实验的初衷,但现在它的核心功能,已经让位给了对抗道化这个最大的难题。

    借助神体网络的传播,白墨将道化对自身情感与人格侵蚀的压力,有意识地部分转移到了其他的节点上。

    于是具体表现在白之大地的社会上,就是大多数成员一些人性本能的减少,进入“贤者模式”,执行纯理性利己主义思考的逻辑机会增加。

    白墨小心翼翼地控制着道化之力的转移分量,以确保网络中的普通人不会被瞬间抹去人格,而是以一个极为和缓的速度被道化,正好能跟自然寿命的流逝速度相当。

    当节点的生命结束之时,便是彻底失去情感,化为一台无欲无求的机器之日。

    ……

    “照这么下去,以后或许真的就没有家庭了。”听完“妹妹”的话以后,林跃动突然感觉细思极恐。

    醉心于自己世界的他从来就没想过结婚,更没想过要孩子,平日里根本不关心这些社会问题,现在却是越想越心惊。

    “我记得很多年前看过一本书,书里说人类组建家庭好像是为了互相合作,一起养育下一代,因为光靠母亲一个人去养太吃力。

    现在连孩子都不用养,也不需要什么利益联姻,那家庭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家庭没有以后,一夫一妻制也是时候退出历史舞台了。”

    “你的脑洞开太大了吧……”林香兰不禁吐槽道,“说了那么多,结果最后得出一夫一妻制退出历史舞台,看后宫片中毒了?”

    经过十多年的熏陶,香兰这只小猫已经摆脱了动物逻辑,几乎是全盘接受了属于人类的价值观,认为一夫一妻制才是正常的设定。

    特别她代入的都是现代人类女性的角色,更是对此不能再同意。

    “不,我说的一夫一妻制不存在,是指夫妻关系本身不复存在,人类没有了任何结婚的必要跟理由。

    你想想,人为什么要结婚?

    有些人是为了要养孩子。

    有些人是为了利益,为了向上爬。

    有些人是为了要一个长期的保障。

    ……

    可现在这些都不需要了。

    孩子不用养。

    利益不需要争,不需要也没有了富婆跟大款傍。

    保障有国家养到死。”

    “你是不是突然哲学家附体了,看你身上也没几两肌肉的样子。”

    “突然有感而发。”

    “说实话,刚刚我还以为你不是你了。”

    “我一直是我。”

    ……

    妮露看着两人从哲学争辩,慢慢地又变成了打情骂俏微笑不语。

    只是她也感觉,刚开始说话时的林跃动,似乎少了些什么重要的东西,但缺少的时间就那么一刹那,很快又恢复了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