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四十八章 威慑(一)

    “你先修路,路修好了规划路两侧的功能,分块拍卖,筹集钱继续下两条路建设。(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用脑子好好想想,怎么能卖出高价来。”胡文楷用手指指指自己脑袋。

    “老板这也行啊。”明显这家伙思想没有转过来。

    胡文楷也知道时代的局限性:“不懂可以将孙大明请来帮忙。”

    “但这一切不能作为你不搞卫生、不整理城市的理由,没有借口的。你给我一周内将街道整理干净,否则等我下次来,发现还是这样会让你当专职卫生员。”

    “有成绩值得表扬,有缺点必须改正,别以为成绩可以抵消缺点。你那心里怎么想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胡文楷在数落着魏其君,魏其君头低着脸涨的通红。数落也是有时间限制的,胡文楷语气一转说:“今天中午在那吃饭?”

    魏其君知道挨批的时间过去了,抬起头眨巴着眼睛:“老板,你不会不知道今天中午汪会长设宴招待?”

    “噗”身后传来笑声,杜紫鹃坐在后面椅子上笑起来。

    “胡文楷先生,连时间都能记错,你还能指望他知道中午汪会长宴会。”

    尼玛这女孩什么时候跟进来的自己都不知道,难怪刚才魏其君脸涨的通红,失察啊。

    “魏知事,屋里有人你不提醒我嘛。”一脸无辜样看着魏其君。

    “老板……”魏其君还没有说出来话来又被打断。

    “好啦好啦,去吃午饭吧。”胡文楷站起来往外走去。

    杜紫鹃又好气又好笑,这胡文楷有时一板正经有时像个孩子,批评起魏其君活脱脱的一副官僚,转眼间变成大小孩。

    胡文楷和魏其君并排走着,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魏其君,你可以每年选十家优秀商户授予他们重合同守信誉的奖牌,必须年税收达到十万的。”

    “这有什么作用?”

    “你脑袋又不开窍了,这匾往店里一挂,你是买家你会和谁做生意?等于政府在背书。”

    “我肯定和有牌匾的商户做生意。”

    “魏其君记住,这牌匾有效期只有一年,一年选一次,牌匾轮流走。”

    杜紫鹃在后面说:“胡文楷先生,你这方法太损了,每年为挣这牌匾商户会超额认领税收的。”

    “去去,女孩子多看看书,怎么想起来过问生意上事,一股铜钱臭。”胡文楷想法被揭开后恼羞成怒。

    “老板,这方法好,不怕这些商家不认领税收。”

    “牌子要大,授予单位是南通县政府,这样有公信力,制定评审制度。”胡文楷一路走着一路和魏其君讨论。

    汪绣国开席前想请胡文楷讲话,胡文楷不喜欢随意发表讲话,婉转拒绝。汪绣国学习新生事物挺快的,每张桌子上放置席卡。

    胡文楷座位是中央处的大圆桌,看看旁边的席卡杜紫鹃赫然在他右手座位,魏其君在左手座位。保持绅士风度拉开椅子请杜紫鹃入座。杜紫鹃还在生气中,也不理会他直径坐下。

    胡文楷小声的对魏其君说:“这个汪会长怎么安排坐席的?”边说边对杜紫鹃方向努着嘴。

    魏其君一脸茫然道:“老板,汪会长没有安排错啊。”

    “为什么啊,有什么理由?”

    “老板你不知道苏州的事?”魏其君准备解释时发现杜紫鹃在直勾勾的瞪着他。

    “什么苏州的事?”

    “哦,没有什么,你回去问老板娘吧。”说完立刻掉头和人打招呼去了。

    尼玛还有什么蛾子呢,卡罗塔肯定向他隐瞒什么了,难怪前两天说以后再说的话。

    原本卡罗塔和他一起出席典礼的,明天是端午节卡罗塔和王长慧先行回上海收拾行李,端午节在上海过,卡罗塔认为天星镇太冷清了,再加上回美国前遇到回公司准备资料。

    中午尽量不喝酒是胡文楷的习惯,下午还有一摊事,喝酒会误事。这张台因为胡文楷在此显得拘谨些,胡文楷发现只要向他敬酒的总会带上杜紫鹃。

    “敬老板和杜紫鹃小姐。”

    胡文楷也不好深究,反正不吃亏也就随意举起手中茶杯以茶代酒。倒是杜紫鹃笑盈盈的来者不拒端着小酒杯轻轻在嘴唇上靠一靠。

    远在保定的曹锟,这几天心情愉悦,终于将奉系赶出北京城退回关外。中国最高权力中心已经向他敞开大门,今天弟弟曹钧来“光园”提前庆祝曹锟直奉之战大捷获胜。

    曹锟最宠爱的妻子陈寒蕊是其七弟曹钧帮他物色的,一听曹钧前来立即安排酒宴款待曹钧。

    曹钧是曹氏家族财神爷,家族生意集中在他手中。前段时间去上海一方面是组织货源,一方面是将家族财产运往租界和汇丰银行存起来怕战局失利。

    在上海时得知曹锟、吴佩孚大胜奉系立即改为在江南游山玩水。昨天刚从江南回来,今天前来祝贺三哥曹锟获胜。

    新式收音机、新款服饰、茶叶等礼品从车中取出交给仆人搬到客厅。

    “七弟,你又破费了。”曹锟躺在沙发上没有起身。

    “三哥,这是我为庆祝你胜利而特意购买的。”

    陈寒蕊身穿旗袍手中削着苹果说:“七弟到你三哥这就别这么客套了,自己家人不要见外。”

    “全仗三哥我老七才能有今天,一点礼品三哥就别再说了。”

    “好好,老七你心意三哥我领了。今天中午陪哥哥喝几杯。”说着站起身向餐厅走去。

    俩人坐下端起酒杯:“祝贺三哥,可以入主北京了。”

    “老七,咱弟兄给你话给你说白吧,我是想入主北京弄个大总统当当,也可以荣光耀祖。但子玉有不同意见,他不赞成我现在当总统,说先平定全国后再说。”

    曹锐将桌子一拍,眼睛瞪起来说:“吴佩孚,他估计心术不正吧,等平定全国后估计总统帽子落到他头上吧。”

    “三哥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心里卖的什么葫芦。”

    曹锟没有说话,举起酒杯和他弟弟碰了一下。

    “三哥你要留神啊,他吴佩孚现在可掌握着十万多部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曹锟放下酒杯看着自己的亲弟弟,真可是上阵父子兵,打仗亲兄弟:“七弟,部队不是问题,各师都是自己人掌握,吴佩孚也就是一个三师,主要怕的是他请过来的江苏兵。”

    曹锐刚回来哪里知道里面的弯弯绕绕的:“什么江苏兵?”

    “你不知道啊,这江苏兵就一千多人,硬是歼灭了奉系精锐第28骑兵师,27师,张作相的近卫旅和第四混成旅两三万人马。昨天妈 的,一声不吭的占据沧州了。”

    “三哥你不是说笑话吧,一千多人的江苏兵能歼灭两三万奉军?”曹锐直摇头。

    “七弟啊,本来我也当是个故事,王承斌把参战的步兵营长带到我这汇报,确实是真的。那一千多人,全部是用战车,飞机打仗,个把小时就全歼吉林28骑兵师。”曹锟喜悦的表情渐渐消失,惆怅涌上脸。

    “三哥,你提起这事,我想起来在苏州让我丢死人的事。”

    “七弟什么事能让你在苏州丢面子?”

    “唉,别提了,我前几年不是和苏州杜家定了一门亲事嘛。”

    “嗯,是有这回事,当时杜家女孩要去法国留学所以将事情耽搁下来。”陈寒蕊皱起眉头说。

    曹锐将自己杯子斟满:“是的,嫂子你不知道,这次听说女孩回国我特意准备礼物上门,居然被人耍了。”

    “他杜家敢耍我们?”曹锟明显不信。

    “三哥你听我慢慢说,我提着礼物上门,杜家倒什么什么意见,对我也很好。不过杜家女儿杜紫鹃说父母之命不算数,婚姻是自由恋爱。我也没有当一回事,女孩子留洋回来都喜欢新潮,最求自由恋爱。”

    “晚上我打听到杜紫鹃在松鹤楼宴请朋友,我就带着几个随从前去松鹤楼,杜紫鹃在松鹤楼宴请一名美国女孩,我也没有在意,酒话多了一些,说杜紫鹃如果不同意我立刻让人将她带到保定来完婚。”

    “没有想到,那个美国女孩指着我鼻子让我滚出去,我用手打了她一下,这下捅了马蜂窝。旁边立刻有人跳出来用枪顶着我头让我下跪赔礼。”

    “居然有这事?让我们曹家面子搁在那里?”曹锟将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几乎是叫出声来。

    “三哥,事还没有完呢,我对那美国女孩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哥是曹锟。那女孩看都不看我一眼说,我管曹锟是谁,杜紫鹃是我先生的女人你休想沾手,就是曹锟来了也不行。”

    “是不是杜家用外国人恐吓咱们?”陈寒蕊怀疑道。

    “应该不是,我的随从打电话给警察局,照例我们话在苏州应该管用,谁知道苏州警察局来了一队人马不问青红皂白,将我们打了一顿,说什么我胆子不小敢打老板娘。我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得跪下道歉。”

    曹锟将酒杯朝对面墙上砸去:“妈 的,我这就找梁启超,他梁启超敢这样对待我曹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