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25章 迫于无奈

    林然深知在这大明为官,讲究的是和光同尘,切不能像海瑞那般独立独行。(看啦又看小说网)特别他出身于翰林院,年纪轻轻就已经官居四品,更不需要剑走偏锋。

    只是当下的情形,他却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样才能拥有相匹配的地位。

    像他过年期间,前去拜见吏部尚书郭朴,郭朴却将他视为吴山的乘龙快婿,而非堂堂的顺天府衙第二把手顺天顺丞。

    终究而言,他的年纪实在是太过于年轻了,且先前的光辉履历主要是在广东官场,在京城这里的存在感一直都不强。

    高高在上的京城自然不屑于关系广东那种偏远之地,目光在于京城,在于庙堂之上。以致京城的很多官员都只将他视为后辈,甚至直接忽视于他,而不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顺天府丞。

    若是这种观念被固定了,别说是再过三年,恐怕再过十年,他亦还是正四品的顺天府丞,而不会是顺天府尹的接班人。

    不过今年是京察大年,更是近二十年朝廷最大的一次大变局,他想要在这次动荡中浑水摸鱼,那就要在大佬面前刷一下存在感。

    当下这几位恶少得罪到他头上,若是他还是一昧的委屈求全,在那些大佬的眼里永远都是小字辈,别提今年在京察中拥有什么影响力了。

    正是如此,他这一次要借题发挥,直接拿堂堂户部尚书的儿子开刀,给京城的诸位大佬树立一个新的形象,甚至重回林雷公的铁腕形象。

    “草民拜见府丞大人!”

    伍掌柜从工作台走了过来,显得恭恭敬敬地施礼道。虽然他见过不少官员,但真论到潜力的话,当真没有一个能跟这位相提并论。

    “掌柜,不须多礼!”林然没有了先前的咄咄逼人,显得温和地说道:“这两把青铜剑修复之事,还要劳烦你了!”

    伍掌柜不似作伪,显得欣喜地说道:“能替大人修复这青铜剑,且还是这种传世之珍品,这是小人三世修得的福分!”

    这两把青柄剑虽然品相完整,但却剑柄却是受到一定程度上的损毁,而林然又想要配上剑鞘,这并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事情。

    不过林然有财力寻得好材料,又不急于一时进行修复。给了伍掌柜银两,又约定了时间,便是选择带着青铜剑先行离开。

    从店铺中走出去,外面的街道已经恢复热闹,很多人都在这里讨价还价地购买商品。

    “哥,我知道这里附近有一间驴肉火烧店,我带你过去吃!”虎妞如同是一个美食侦探般,当即咽着口水认真地说道。

    林然看着虎妞认真的样子,却是忍不住伸手掐了一把脸蛋,微笑地点头道:“好!”

    “又掐我脸蛋!”虎妞的眼睛充满着幽怨,却不是多么讨厌林然这个动作,而是觉得哥哥仍然是将她当小孩子般看待。

    有时候,她真的深感无奈。她明明已经很聪明了,且帮着将哥哥交待的事情办得服服帖帖的,但哥哥总还是将她当成小孩子。

    林然确实是将虎妞当小孩子,微笑地说道:“等你大了,哥想掐都没法掐了!”

    虎妞找的食铺,往往不在闹街之中,而是在那些狭窄的巷子深处。但又不得不承认,她有着独道的眼光,总能给林然带来惊喜和味蕾享受。

    “站住!”

    刚好走到街巷前,虎妞指着街道那边突然大喊一声,整个人如同脱兔般扑了上去。

    与此同时,阿丽等人的反应极快,亦是跟着了上去。

    哎!

    林然站在原地,却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望着远去的虎妞等人。对于这个充满正义感的小丫头,他有时候是感到很无奈的。

    真不明白这个小丫头是怎么想的,这抓毛贼还能重要过陪哥哥吃饭不成?

    “十九叔,我记得那间驴肉火烧店就在里面,我们可以到里面等她回来!”林福指着巷子深处,显得认真地说道。

    林然抬头看不到虎妞那个野丫头的身影,知道在这里不知道得干等多久,便是留了一个人,选择直接到那间店铺边吃边等。

    街巷里面的店铺并不太,前店后院的布局,且是一间夫妻店。那个妇人显得很是热情,却是认得小兔和小猪,还问起了虎妞来。

    林然发现驴肉火烧的味道确实不错,只是少了虎妞那个野丫头,总觉得少了一点滋味。并没过多久,虎妞终于出现了。

    令人意外的是,虎妞并不是押回来一个毛贼,而是带回了一个老太和一个妇人。

    林然的目光却是落在那名妇人身上,尽管那个妇人的脸上抹了一些炭灰,但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快便认出这个妇人来了。

    在通州城的时候,虎妞好心帮了这一个妇人挡住了贾公子。只是哪曾想到,那一个妇人竟然是小偷,致使虎妞最后赔银子了事。

    “白婶,给她们四个驴肉火烧!”

    虎妞冲着那个女店主要了东西,这才大大咧咧地朝着林然所在的食桌走来。

    林然望着坐到桌子对面的虎妞,显得疑惑地说道:“虎妞,今天怎么太阳打西边出了,你什么时候对小偷也这么好了?”

    “哎呀!她不是小偷!她们是到京城伸冤,只是在通州没有了盘缠,这才选择偷那个坏蛋贾公子的银两,她也是迫……迫什么来着?”虎妞当即进行解释,但却是忘词地求助道。

    林然无奈地打量着这个还是正义感十足的丫头,显得没好气地说道:“迫于无奈”

    “对!她是迫于无奈!”虎妞认可地点头,已然是帮着那个妇人洗脱了坏名。

    “怎么又是到京城伸冤?”

    林然的眉头微微蹙起,扭头疑惑地望向了那个妇人,总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

    那个妇人倒是孝顺,拿过驴肉火烧却没有急于开吃,而是递给了那名老太,并将清汤送到老太的面前。却是注意到林然的眼神,还朝着他还予一个感激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