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四章 傲骨犹存

    候镇山咬了咬牙,抬起头怒视着毒龙说道::“不行!羽龙现在是负罪之身,天子犯法还与民同罪呢!就算他是燕京军区的兵王,也不能随便杀人!”

    毒龙目光阴冷的看着候镇山,缓缓开口问道:“你是不是以为他被剥夺军籍,就没什么能耐了?”

    毒龙有一种想要杀了他的感觉,自己现在属于窃取军事机密的叛徒,身份敏感,要不然还会和他说这么多废话!直接叫人接走洛千帆了,放在以前,按照毒龙嚣张的性格,早就毙了候镇山了。(www.k6uk.com)

    “我告诉你,哪怕你们是军人,也不能触碰法律的威严!”候镇山心里打定洛千帆没什么靠山了,义正言辞的说道。

    “去你妈的!要不是老子拼死拼活在战场上玩命,你他妈能这么安逸?”毒龙破口大骂:“行!今天你是打定主意不放人了是吧?但愿你不要为自己做的事情后悔,你给老子等着!”

    说完,毒龙骂骂咧咧的走出办公室,看到他走出办公室,刚才还强硬的候镇山双腿一软,瘫倒椅子上,面色苍白,嘴上忍不住喃喃道:“羽龙,这次真不是我要害你,是你小子自己不收敛,得罪人了……”

    出了警局,毒龙一个电话打到燕京军区司令部——

    “喂?”

    “我找老首长!”毒龙怒气冲天的说道。

    “喂?”这次是老首长沧桑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毒龙险些哭了出来。

    “我不是告诉你不要给我打电话吗?你现在身份很敏感,这样打电话会暴露你自己的。”老首长一听是毒龙的声音,忍不住呵斥道。

    毒龙顿了顿说道:“老首长,羽龙被抓了。”

    “什么?”老首长音量一下子就提高起来。

    毒龙简要的说道:“羽龙被人陷害了,让警局抓起来了,我刚才已经亮出羽龙的身份,但对方依旧不放人。”

    “让人陷害了?”老首长声音忽然平静了下来:“真当我燕京军区好欺负,哼!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亲自解决。”

    毒龙一听,安心了好多,他知道只要老首长出面,一切都会迎刃而解了,废话!那可是开国将军啊!对华夏的功劳更是数不胜数,当年也是一个在战场上驰骋的华夏热血男儿,即便年纪大了,也不容他人小视,这就是威严。

    挂了电话,老首长坐在椅子上沉思,拿起手边的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脸上再也掩饰不住怒气。

    他是把洛千帆当做自己亲儿子一般对待,他膝下无子,把全部的本事都传给洛千帆,当然,洛千帆也没让他失望,成为赫赫有名的羽龙,对华夏的贡献甚至不比他自己少。

    在老首长自己看来,洛千帆去格兰监狱杀了白鲸并无错,他甚至为洛千帆感到一丝丝骄傲,这就是我华夏男儿,一个有血有肉的汉子,不是一群冷酷无情的杀人机器。

    军人的使命就是守护家人,当他看到自己的同胞遭受他人摧残时,不是在一旁冷眼旁观的服从命令,而是提起手中的战刀用力挥向敌人,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华夏的尊严,他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军人了。

    虽然军令如山,羽龙也因此隐退,但那根华夏男儿的铮铮傲骨犹存,一个为了国家在战场上厮杀的民族英雄,却因为杀了一个杀手,被人陷害到警局,这是在寒华夏百万将士们的心!我们为了华夏做了这么多,换来的是什么?

    老首长拳头紧攥,已经把指甲镶嵌到肉里了,流出一丝丝血,他不能让一个可歌可敬的军人,在警察局里受罪。

    老首长稳了稳心神,打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显然是冲着——静海市军区!

    电话里传出一道年迈的声音:“喂?老张,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老首长原名张定山,军界几个关系好的老家伙,都直接称为老张……

    老首长竟然难得的开起了玩笑:“这不是想你了吗?才看看你这个老家伙死了没有。”

    “哼!你都没有死,我怎么可能死!”电话里年迈的声音斗嘴道。

    “改天我请你喝茶?”老首长笑呵呵的说道。

    “屁!上回就为了去你那喝茶,老子掏了好几百的机票钱!”电话里的声音明显激动起来。

    “唉!我们都老了,再也不是一起杀敌的时候了。”老首长有些感叹的说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是啊!”电话那一头也感叹道:“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要是让我再去扛枪,我也不一定能杀多少人了,唯一让我感觉可惜的是,我们静海军区没几个好苗子,都是实力平平,这一点你们燕京军区可是赚了大便宜了。”

    “什么大便宜啊!”老首长颇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们军区是有好苗子,但有让我省心的吗?光是尖刀小队,开除军籍一个,叛逃三个,还有一个跟傻子似的整天喊着要打架,唯一两个让我省心的还不在军区。”

    对方哈哈一笑:“是啊!不过不得不说,你们那个羽龙干的漂亮!真是大快人心!杀的那些外国佬一点脾气都没有。”

    “唉!越说这事我越闹心,原本以为那小子退役了,能够让我省点心,可惜去了静海,还让人抓了。”老首长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说道:“那小子,好像得罪了什么人,把他兵王的身份爆出来都没用。”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声音戏谑的,缓缓开口道:“你个老东西,这才是你这次给我打电话的真正目的吧?”

    老首长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这不是知道你神通广大吗?你家儿子也是静海军区的一把手,看看能不能帮我把那个不争气的小子拎出来。”

    “老张啊!你还真是把羽龙当做了自己的儿子,是,我承认,他很优秀,但是他现在都被开除军籍了,你已经仁至义尽了,还用这么帮他吗?”电话里的声音顿了顿,轻声问道。

    老首长平静的说道:“他是华夏的英雄,就算他哪一天战死沙场了,也必须由我来给他抬棺,如果他真的因为别的原因被开除军籍,我可以假装不认识他,但他是为了咱们华夏的孩子,更是为了尊严!这一点上,我张定山就佩服他这个人。”

    “换句话说,如果是你,你可以不顾自己的前途,换去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东西吗?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啊!他可以像别的军人一样以服从命令为由不管啊!如果他不管他有着大好的前途,将来成就不在咱们之下,就是这样一个人,你看看有没有资格让你出手去救!”

    电话那头沉默了,不是因为张定山的强势,而是,他说得对,其实公布羽龙被开除军籍时,他也有点义愤填膺,毕竟都是华夏男儿,都是为了保家卫国。

    “好,我帮他,不过这个面子不是给你的,而是给羽龙的,我敬他的为人,所以这一次我帮他。”电话那头缓缓说道:“当然我有机会也要见见这个年轻人,我倒是要看看,什么样的人能够让你如此上心,如果可以我愿意帮他再次穿上军装。”

    “是吗?真的太谢谢你了。”老首长由衷的说道:“那小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太了解他的本性了,他绝对不是滥杀无辜之人,这一点我可以用我肩上的军章担保。”

    “行了行了。”电话那头打断道:“我你还不放心吗?我说到做到,肯定能把他保出来,但他得罪了什么人,我也不好插手,我只能在关键时候帮他一把,静海市是我的地盘,让他高枕无忧可能有点难,但是保他性命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好好好,我替他谢谢你了。”老首长连声道谢。

    电话那头无奈的说道:“多大点事,老张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都开口了,我还好意思说啥?”

    “好好好,改天,改天我一定去静海请你喝酒!”老首长高兴的说道。

    “啧啧,我记得你有一坛女儿红吧?藏了好几年了,你要再不拿出来,我就告诉那几个老家伙,你一口都捞不着。”那头戏谑的说道。

    “你们怎么能那样!”

    “……”

    “刚才有人来保释你了。”叶子清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惜失败了,看来这一次你真的完了。”

    洛千帆淡淡的说道:“那个啥,能不能给我一杯咖啡,不加糖谢谢。”

    “你——”

    叶子清无奈的摇了摇头,冲了一杯咖啡,递给洛千帆,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子怎么不知道着急呢?

    “不要着急,没事的,我肯定有把握出去就是了,不过可能有点麻烦。”洛千帆抿了一口咖啡,笑着说道。

    叶子清皱了皱眉头,难道这小子还有什么后手不成?不过在她眼里,这次洛千帆绝对是难逃一劫。

    洛千帆眼里闪过一丝自信,说道:“我敢这么说,今天晚上,我绝对可以出去,而且是候镇山恭恭敬敬的把我送出去。”

    为什么洛千帆这么有把握?因为他相信老首长不会坐视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