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75章 我喂……我喂……

    耶尊第一次体会到前所未有的挫败感,要给女人准备一份惊喜,最后会变成了惊吓。(wwW.K6uk.coM)

    恐怕连惊吓都算不上。

    只有吓,可没有惊。他将那锅子里面煮的骨头汤都倒了,然后换上清水继续煮着,做完这一切,他并没有从厨房出来,而是靠在洗碗柜前,拿着手机给那头的人发了短信,“再给你们十分钟,再不出现,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

    前了!”

    “少爷,起雾了,飞行能见度太低,我们……还没启程。”

    咣。

    手机被他一气之下砸在了地上,那本来很冷清的地方,那手机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坐在客厅中的程小小耳朵很尖,她凝眉,“先生,要不然我来吧?”

    看他样子是生气了。

    还砸了什么东西。

    看不见的人其实很没有安全感,尤其是在她感觉到男人在生气之后……因为煮不好东西,所以就生气了?

    未免也太玻璃心了吧?

    不过想想也是,毕竟是青年才俊的人才,再为五斗米折腰,做着这些受挫的事情,难免也会让人心情不爽。

    可长期生活在一种寄人篱下的状态下,人会不安,不安的方面也来自所有的场景和事情,而看不见又减少了她的安全感,程小小扶着自己面前的桌子,要站起来。

    可手一滑,将桌子的杯子给不小心推到了地上。

    那刺耳的声音,让她吓了一跳。

    整个身体都怔了一下,随后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男人握着,温热的手心触碰着她的手臂,“没事吧?”

    “对不起,我好像又闯祸了。”

    程小小有些自责,那空洞的眸子转了转,耶尊看不到她的眼睛内的表情,但是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

    她似乎回到了以前,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会撒娇,会卖萌,开心会笑,悲伤会趴在自己身上哭,把他衣服哭湿为止。

    常常让人哭笑不得。

    那样的程小小,是爱着自己的吗?他时常问。

    应该是。

    是什么时候不爱了呢?

    可能是……那个男人出现之后。

    “先生,要不然我们还是吃面包吧,我房间里面李妈上次帮我买的干面包我没吃掉,不如就将就一下?”

    那声音突然间出现,打乱了男人的思绪,他垂眸看着眼前乖乖站好的女人。

    如此善解人意,恐怕是因为对着陌生人,如果知道她面前的男人是他的话,不知道作何感想?

    咕噜。

    程小小的肚子响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尴尬的笑了一下。

    “……我饿了。”

    她的吃饭点比较准时,以前虽说吃面,但也是固定时间到了就吃了,而今天因为是除夕,眼前这个男人说除夕夜要吃点好的,所以就耐着性子由着他去准备。

    可现在……她是真的饿了。

    嘴上不说,肚子也在反抗。

    “在哪?我去拿。”

    “我房间的床头。”

    “好好坐着,我去拿。”他的手离开她的手臂,不知道为什么,那突然间的感觉有些像是什么东西抽离开了,心脏一疼。

    那种奇怪的感觉,让她垂下了眸子。

    难道说她……把眼前这个男人当做耶尊了?

    程小小,清醒一点!

    ………

    幽城有个习俗,新年的第一天,妻子要为丈夫准备一碗桂花蜜。

    制作程序倒是不复杂,苏夏做起来得心应手,很快一碗桂花蜜就做好了,端出来,顾谨年一句洗漱好,坐在那头要吃早餐。

    “先把这一碗喝了。”

    顾谨年看着苏夏将东西推到他面前,他以为是苏夏给他补身体的,低头一看那个碗,感觉腻腻的,“心疼我?要给我补身体?”

    “怕你做这么多肾虚。”

    苏夏好死不死地来了这么一句,昨天晚上不知道缠着她做了多少,换了多少种姿势,苏夏觉得到现在都被还疼的厉害,可纵观这个男人,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她愤怒,气愤。

    她盯着男人的脸,似乎都能猜到顾谨年下一句要说什么,跟他在一起久了,自己也变得厚脸皮了。

    男人一把缆柱她的腰,唇瓣染着笑容,他低头定定的看着她的笑颜,“顾太太这是在怀疑我的能力?”

    “你干嘛啊,这么多人……”

    苏夏跌入了他的怀里,一下子慌了,这么多人来来去去,毕竟是早晨,她能感觉到男人朝气蓬勃的精神,那似有似无的热气吹拂着她的脸。

    早晨的男人惹不起。

    她可真怕他把她在这里就地正法了……

    “以后还敢不敢?嗯?”

    苏夏嘟着唇,嘴上说着,“不敢了,顾谨年,你赶紧放开我。”

    可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

    适当性,苏夏挣扎了一下,可在他的怀里又不敢乱动的厉害,男人的收紧了紧,将她拉到了离自己更近的地方,她们之间的距离近的能闻到对方早晨刷牙的牙膏味道,脸颊微红。她求饶的看着他,自知自己不该就此怀疑他的能力,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还是不要继续下去了,转而换了一个话题,她的手指推了推面前的那碗桂花蜜,“这桂花蜜都要凉了,凉了不

    好喝了,好歹是我做了一个早晨的,多少喝一口,不然凉了,难道要倒了?”

    桂花蜜。

    顾谨年自然是知道这个风俗的,之前看着莫茜给老头子准备过。

    那大早上阵势浩大,做的这碗桂花蜜,顾谨年是不知道什么是味道,不过老头子貌似很喜欢。

    “你喂我。”

    某人傲娇的眼神,真的跟包子一模一样。

    “……顾谨年。”

    他一个大男人,动不动就要人家喂,也不知道还不好意思,关键他好意思,苏夏也不好意思啊。

    多尴尬。

    注意到男人要低下来的脸,苏夏真是怕了他,“……我喂,我喂……”

    “不过你先放开我。”

    “你这样抱着我,我哪里动弹的了,怎么给你喂。”

    男人的视线盯着她的唇瓣,苏夏直接捂住了自己的唇,“顾谨年,你想都别想。”

    还想她……

    “……妻子给丈夫准备的桂花蜜,本来就是为了增加夫妻双方的亲密感。”

    “这种方式正合适!”

    他贼兮兮地笑着,可又显得若无其事的样子,苏夏看着他幸灾乐祸的样子,真的想要伸手给他一拳。

    合适个锤子。

    “……你爱喝不喝。”

    老娘不伺候了。

    说着,要从顾谨年身上下来。女佣们刚好从门口进来,就看着那餐桌上前坐着的两个人,苏夏爬覆在男人的身上,像是在亲吻着男人的脖子,而男人则靠在一旁的椅子上,闲定自若,正在以这样的方式**,顿时转过身,几乎是非常

    迅速的做出反应。

    “少爷,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我们马上走。”

    苏夏回头,正看着那几个人成群结队地离开。

    什么叫什么都没看见。

    什么叫马上走。

    等等。

    她们不是误会什么了吧。

    “都怪你。”

    “好了该误会不该误会的都误会了,顾太太,现在可以安心做我们未完成的事了吗?”

    “顾谨年,要做你一个人做!”

    “……”

    “……”

    打情骂俏的场景落入了远处一个女人的眼中,女人站在一棵树下,透着那落地大窗看到那头的女人和男人,她并未对顾谨年和苏夏有什么别的想法,若不是受命于人。

    她还觉得她们很般配。

    可……

    算了,再让他们过几天幸福的日子,也当作她给自己赎罪的机会吧。

    ……

    夏艺盯着那头的男人,他背过身正在打电话,原本以前热热闹闹的餐桌,如今……却只剩下他们两个。

    “我出去一趟。”

    南宫冥打完电话,将手机丢入口袋,走过来跟夏艺说了一句,就直接走了。

    连给夏艺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她眼睁睁的看着男人走出门,一直到背影消失在门口。

    原本伪装的极好的面具被她撕开,她啪地一声将自己手里的筷子丢置在桌子上,看着满满的一桌子菜。

    这些都是她准备了三四个小时才最好的。

    可男人却不屑一顾,连动筷子都没有。

    她愤怒,怨恨,甚至委屈。

    女人正坐在那里,没多久电话响了。

    “让你拍的东西拍了吗?”

    “夫人,这顾少爷和那个女人连别墅都没出过,我真是拍不到他们啊……”

    “我再给你一个星期,拍不到我一分钱不会给!”

    “……这个……行吧。”

    新年都没休息,他自然是不想自己白白付出努力。

    挂了电话,女人将桌子上的菜开始吃了起来,只是菜的味道如同嚼蜡,她吃了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一股酸水往外冒,夏艺推开椅子,奔向了洗手间。

    如果说十几年前,有这样的症状,她会欣喜半天,可自从那次给他下了药之后,她便再也没有碰过她。

    她去检查过医生。

    这辈子没有办法怀孕。

    可能是坏事做多了,得到了上天的惩罚,她心里暗自嘲讽,明明比她更坏的人都活得好好的,怎么到了她这里要去承受这些?没有孩子的女人一辈子不完整,她想自己是魔怔了,那个时候四处求医,希望自己能怀个孩子,甚至不惜人工受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