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70章 像

    那老奶奶看起来虽然面善,可有一种怒目自威的感觉,第一眼看了之后,就有一种没办法直视她的感觉。(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可又忍不住再一次抬眸。

    安莫看着这孩子,愣了一下,这个长相,印刻在她的心里,跟陆严小的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他”

    真花走过去,看着愣神的安莫,她开口问道,“小姐,是不是很像?”

    “像”

    仿佛看到了故人。仿佛又看了陆严站在自己面前,岁月静好,她望着那个孩子。

    恍若隔世。

    陆严离开她身边,早已经数十载。

    她从不曾像是今天这般真实,仿佛那就是陆严。

    她好像他,想的不行。

    “你叫什么名字?”

    “老奶奶,我是包子。”顾澄逸很老实的开口,但是对于真名就不方便透露了,这地方大家都是用代号的,彼此之间不知道对方是谁。

    而他们不曾见过面,这也是他第一次出来,遇到这群人的领头者。

    没想到是个老奶奶。

    早就听说这暗卫成立时间很牛,是最早的组织,想要进入他们其中,有严格的删选制度。

    能够被选上,包子觉得不可思议极了。

    而如今再见到这个人,更是觉得好像眼前的这一切都是虚无缥缈一样不切实际。

    “吃过午饭了吗?”可能是她太想陆严了,看着这个孩子别提有多亲切了,她想要拼劲一切对着孩子好。

    “还没。”包子从幽城过来就没怎么吃过饭,现在又饿着肚子来了这里,原本想要尽快解决这里的事情,在立马回去。回去的时候在飞机上解决这几顿饭。

    “真花,去准备点菜,我跟他一起吃个饭。”

    顾澄逸看着那老奶奶,不知道为何,他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是伯伦叔叔。

    “包子,你去哪了?”那头直言而来,毫无避讳,甚至说是迂回。

    顾澄逸自然不能让伯伦知道,他一知道,那就代表着妈咪也会立马知道,现在妈咪有事情要忙,自己不能添乱,“伯伦叔叔,我在野营啊,奶奶没告诉你吗?”

    “我问过你们老师,根本没有野营的通知。”

    顾澄逸

    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被拆穿谎言,顿时觉得有些急躁,他不知道自己该想什么其他的办法。

    “那个伯伦叔叔信号不太好”说着,电话就被挂了。

    等会给妈咪打个电话赎罪吧!否则妈咪知道又该担心了。

    妈咪也在这里。

    等这边的事情解决,她该立马去找妈咪。

    可现在他的完成自己的任务。

    下午的太阳很烈,烤着那窗户,闷的慌。

    苏夏觉得迷迷糊糊有人在自己身边紧握着自己的手腕,可睁不开眼,她全身无力。

    连眼皮都抬不起来,随后人被一个人紧紧的抱住,她虽然迷糊但整个人还是有知觉的。

    她分明感觉到了有血腥的味道,很浓。

    不知道是从谁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一直到她被晃晃悠悠的扛在肩上,她直接晕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一个密封的屋子里,而面前站满了穿着白衣服的医生。

    “她总算醒了。”那医生高兴地说。

    “你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自己哪里不舒服?”

    看着那医生慈善的面孔,苏夏察觉到自己应该脱险了。

    她想开口,可那声音却怎么都发不出来。

    她觉得自己的喉咙好像像是要卡出血来。

    她发不出来声音了。

    “你的嗓子坏了,这段时间发不了声音,不过你也别着急,很快就会恢复的。”医生宽慰。

    苏夏的心松了一下,她看着自己所在位置,突然间看着自己手上的血迹,晕过去的时候感觉有人一直抱着自己,那那个人是陆时言?

    他在哪?

    看了一圈四周根本没有人的存在,此刻凝着眉头,她想爬起来,但是身上却很重,她根本动弹不得。

    手上正在挂水。“你是找那位先生吧,你别担心,那位先生受了一点伤,在你隔壁的病房,等你身体好一些,再去见他,他为了你,身上挨了两刀,不过还好救治的及时,救回了性命。”

    医生压着她的肩膀,苏夏看着她,更是担忧了,挨了两刀?

    那些血的味道,是来自于他身上的,自己也是被他扛回来的?他受了这么重的伤,是怎么把自己她的眉头紧紧的皱着,没办法舒展开来。

    自从知道顾谨年的消息,她就知道自己认错了人。

    哪怕这个陆时言,是自己先去招惹他的,可无疑在她的心上泛起了波澜。

    她还是担心他,忍不住担心,担心极了。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动弹,身边有护士一直在跟她说这隔壁病房的男人的情况,似乎以为他们是一对。“您的丈夫今天情况稳定了不少,您放心,今天晚上这瓶水挂好,您应该会好受一些,这些人下手也太狠了,竟然给你下了这么重的迷药,还好您先生把你救的及时,否则

    ,您就毒气入侵,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

    她真不是夸张的,当时这个男人满身是血的抱着她来医院的时候,他们都吓个半死,从未见过这样的一幕。

    就像是在拍电视一样,不可思议。

    那男人身上挨了两刀,都不轻。

    背上扛着这个女人,她虽然瘦弱,但也七八十斤的重量,扛了不知道走了多远,伤口都横裂了。

    那样子简直可怕极了。

    他还冒着生命危险,交完了入院金才倒下去的。

    他们这地方,是个小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从未遇到这样的事情,报了警,警察也过来了一趟,但是看着那男人打了一个电话。没多久就来了一群人。

    那些男人都穿着同意的制服,看起来像是经受着非常严密的组织一样。

    将那个男人带走了。

    他们以为他们是一伙儿,本想将这个女人也一同让她们带回去,可谁知那人只说,“她不归他们管!一旦她醒来,别告诉他关于那位受伤男人的任何消息。”

    走之后,那群人还留下了一大笔的医院建设费用。足够医院在扩张一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