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54章 秘密

    第854章秘密

    当下,陆时言就联系了在国外的奶奶。(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老太太一脸蒙,完全就没听过。

    只是她给陆时言说了一句话,“这本书可能是黑巫师的,我在黑巫师手上看到过。”

    被他这么一说,老太太才想起来了一些。

    “不过这黑巫师听说前几天死了。”

    死了?

    也就是上次那个南明珠跟着的那位老太太。

    “也不知道怎么的,在海上航行,结果船触礁了,人落入海里,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尸体,估计肯定遇难了。”

    到底这黑巫师是为了陆家,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老太太是第一个知道的。

    可也没办法,找了很久,也没找到这个人。

    那茫茫的大海,一个人,简直就是一粒米一样的存在。

    人在大自然面前,无能为力。

    所以,这么长时间没找到,这么冷的天,就算是有一口气,也根本支撑不到岸上,再加上这黒巫师岁数,估计

    “我听说苏夏出事了?”

    之前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老太太一下子就知道了。

    陆时言开口,“嗯。”

    “那她怎么样?好歹也是我们陆家的人,不能随随便便让别人欺负。”

    “放心,我不会让她被人欺负的。”

    “哎,原本想着你母亲要是在算了,时言,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

    老太太上次原本是想要回来,可惜,空欢喜一场。

    她年纪大了,看到的东西,得到的东西多了。

    如今,却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再也没有旁人陪伴,很孤独。

    “我知道。”

    挂了电话,陆时言才回头,苏夏看着他的表情并不好,“怎么了?”

    “奶奶让我好好珍惜你。”

    珍惜?

    苏夏鼻头酸酸,老太太是个嘴硬心软的人。

    她说讨厌她,其实并不讨厌,苏夏想起来那个时候,在陆家照顾老太太的夜晚,她住在老太太的房间里,夜晚,老太太帮她盖了被子

    之前觉得是自己睡觉睡出来的幻觉。

    可现在

    “陆时言,等我出去我们去看看她吧!”

    “嗯。”

    陆时言依旧找不到那个人,医学院那边传来消息,说是这个阿尔默的药性,已经完全掌握。

    法医检测过南明珠的尸体,上面确实有大量的阿尔默。

    “这种杀人于无形的毒,必须要严厉禁止!”

    “是啊,你看着小白鼠,之前还好好的,现在全部都死了。”

    而法医在现场鉴定后,发现那个灯塔上面所有的地方都抹了油。

    很滑。

    而上面全部都是南明珠的印记。

    记者也是同样在同一时间段,收到的短信,经过检测,是之前南明珠用的电话。

    很多的事情迎刃而解,可偏偏,阿尔默有毒是对自身而言,还没有人去真正的实验过。

    没多久,警察那边收到了一个命案。

    是杀人案件。

    情况,跟苏夏的这个相似,在现场找到了阿尔默的痕迹,不过比苏夏的简单了很多。

    那个受害人没死。

    根据现场情况确认,那个男人突然间疯了一样的拿着刀子要去杀人,而另一个男人根本没有躲开。

    那一刀,并没有插入要害,所以那个男人还活着。

    医生救下了他。

    可那个男人却一直在说着疯言疯语,大概是他怎么失手

    在警方的威逼利诱下,他说出了那个制药的人。

    跟着消息去了那个地方,将那个男人抓捕回来。

    是十几年前,越狱的逃犯。

    十几年前,这个男人用了氢氧气犯罪。

    当时,整个监狱里面的狱警全都死了。

    而那个大规模的越狱案件,一共逃了三个。

    其余的两个,很早就给抓回来了。

    只有这个男人

    这件事情,震惊了全国。

    那个男人也交代了阿莫尔的危害,似乎他并不害怕自己会死。

    科研院。

    那个男人站在那里,瞧着那传过来的画面,这么多年,他已经退休了,可是见到了这个重新出现的徒弟,他知道,这一切,还只是一个开始。

    “那看守所里面的女人。”

    “是,阿莫尔就是她带来的。”

    “想办法杀了她。”

    这个女人,跟自己的徒弟有什么渊源,他不得而知,但最起码,他要永绝后患,有些东西该忘记了,该随着历史的长河,慢慢掩盖下去了。

    “那是陆先生的人”

    “不管是谁的,跟上次一样,做的神不知鬼不觉,那个男人不是要被关进来了吗?把事情都赖在他身上。”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他被关进来的时候,苏夏正好在隔壁。

    那是一个老人。

    算得上迟暮。

    没进来之前,苏夏听警察说过这件事情。

    所以对这个男人有些害怕。

    可能是他太厉害了,所以那些警察深怕出什么事情,在周围都安装了自动报警装置,甚至在空气中都有自动检测装置

    这么多年,设备自然是超过十几年前。

    那老人坐在那里,看着那头的女孩子。

    “你是被抓进来的?”

    苏夏起初没想过他会跟自己说话,但他确实在对着自己说,她转过头瞧着那人,也不过就是一个老爷爷的样子。

    可真是没想到,竟然是个轰动人物。

    “嗯。”

    “想不想逃出去?”

    苏夏摇了摇头,“不想。”

    “难道你想死?”他还没见过这样的人。

    他在外面潇洒了一辈子,见过的各个都是贪生怕死之辈,他平日里,靠着研究一些药物,帮人家看看病来打发日子。

    那些来看病的人,哪一个不是哭天喊地。

    哪一个说自己想死。

    “我不想死,但我也不想就这么逃出去,逃出去是越狱,我没做错,为什么不等他们给我一个清白?”

    “清白?就那几个愚蠢的人,等到知道你清白,你恐怕已经死了,你去跟阎王爷要清白吧!”

    “老先生,我相信,正义永远不会迟到的。”

    “愚蠢!”

    那老头子根本不去看她,此刻他自己还真是遇到了一个傻子。

    “你叫什么名字?”

    可能是这里面实在是太无聊了。

    苏夏没说话,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

    也不知道他突然间问自己名字要干什么。

    “问你话呢!”

    “我叫陈二!”

    “陈二?这什么破名字!”老先生分外的嫌弃。

    “名字是我父母取得,自然有他们的想法,老先生,我告诉了你我的名字,你总归也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吧?”

    “蓝二!”

    蓝二?

    苏夏不自觉为什么自觉的想到了蓝哥。

    那个帮过自己的男人。

    也是精通医术。

    老头子看到了苏夏身边的书,“你倒是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看书!丢一本过来我看看。”

    “”

    “你这丫头,这么小气!”老先生一副大义凛然,这辈子,似乎还没见过哪个不怕死的,倒是觉得她与众不同了些许。

    如若当年自己不是被人冤枉,他也不会越狱。

    只是,因为那个人拼命的想要除掉他,他才逃跑的,这一逃跑,就更是下了重罪。

    别人都说,是他畏罪潜逃。

    如果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要逃跑?

    苏夏虽然不想搭理她,可能是本能的觉得她跟自己一样,因为他满脸写着跟她一样的惆怅。

    她知道自己没杀人,可是别人不知道,别人只会说她,残忍,心狠手辣。

    若是家里人都不相信的她的话,苏夏还真是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办。

    “你就等着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老先生,你要相信法律,如果你没做,他们会给你一个公道,他们都说我杀了人,可我没杀人。”

    公道?

    他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

    他当初跟她一样,想要等着所谓的公道,那个时候,他不过就是科学院里面的一个小小的科研学生,因为跟着导师一起研制药剂途中,出现了事故。

    当场死了好几个人。

    除了他的导师和他之外,全部都死了。

    他看着导师,那导师却一点都不意外,后来,才知道,这群人中有人要跟导师竞争院长的职位,只有他们死了,自己才能爬上最高位。

    而留下他,并不是因为所谓的不舍,感情而是缺少了一个替罪羔羊。

    而他,就是最好的选择。

    他无父无母,不会有人帮他翻案,而且脾气暴躁,在科研室里面,树立了很多的敌人。

    一时间,来不及反驳,他就被警察带走了。

    而唯独活着的那位导师,也最后变成了指证他是凶手的人。

    如今,那位导师活的好好的,可他却变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公道?

    多少年了,这个公道,早已经随着时间,连证据都消磨没了。

    他也并不奢望所谓的证据。

    那个人为了防止他翻案,原本只是一个越狱,可是那个人杀了全部的狱警就这样,她身上的人命案子,越来越大。

    他只能躲到黑市。

    在那里谋生。

    改头换面。

    他是个一个难得有的奇才,对医术仿佛是天生就有的敏感。

    此刻拧着眉头,瞧着那头的老人,苏夏走过去拿了一本书递过去。

    “给。”

    突然间,那手腕被男人握住,男人已经在她的跟前,老先生皱着眉头,按着她的脉搏。

    “你知道自己中毒了吗?”

    中毒?

    “”

    “我中毒了?”

    “而且,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