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四十六节 授课开始

    不过不管怎样,如今王靖身处在御林书院中,这些事情其实已经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或者这也正是宋真宗赵恒的用意,从赵恒有意赐婚他和清虚公主这一点可以看出,赵恒并没有对他不利的意思。(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从宋真宗的角度上去考虑,清虚公主已经长大成人,出落得水灵大方,而以王靖目前的情况看,今后迟早会成为宋朝的栋梁,他的表现和才能在宋朝青年才俊中也首屈一指,二人年龄又相差不大,如果真的能够撮合在一起肯定是一件好事,至少不会委屈了清虚公主。

    但事实上,这最后很有可能是这位帝王的一厢情愿,先不说王靖这边,就算清虚公主那边也不见的会答应。

    一想到清虚公主,王靖不禁有些头大。

    这位据说虽然身在御林书院的学习宫里礼仪的公主,对那些所谓的礼仪丝毫不感兴趣,但却经常喜欢以找小皇子赵理为由,去他所在的五堂听那些夫子们讲解战争知识,而且据说她自幼习武,得到过大内诸多高手的指点,连吕蒙正都感叹清虚公主的天赋是他见到过的为数不多的奇特之一,倘若不是女孩的话,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驰骋疆场的将军。

    不过清虚公主当时说的一句话,就让吕蒙正更加大笑起来,当时年仅十二岁的清虚公主很认真的对他说,“等我长大了,我会这大陆上所有的将军都败倒在我的裙下。”

    当时的清虚公主可能还不太理解拜倒在她的裙下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显而易见的是,她并不是一个在皇宫里生长的花朵,她的求胜心并不弱于别的男人。

    ……

    在五堂的书堂中,司马固正在讲台上传授着自己的经验。

    而下面的的书生,表面上虽然都装作很专注的看着他,但这些人眼睛的余光都有意无意的向小皇子赵理旁边的座位上扫去。

    在小皇子赵理旁边,他的妹妹,宋真宗赵恒最疼爱的清虚公主赵志冲,又名赵灵儿正坐在那里。

    做为宋朝最小的公主,赵灵不但继承了她的母亲母宸妃李氏的美貌,更有一种皇家与生俱来的气质。

    今天她穿的是一件白蓝相间的连衣裙,搭配着她的小蛮腰看上去分外清雅,一双明眸偶尔会随着长长的睫毛眨动一下,在她的脸上始终保持的那种淡然的表情。

    她现在正在聚精会神的听着司马固讲解如何训练士兵,今天是成都府府军统领司马固的授课,对于她的六哥寿春郡王赵祯的成都府府军她一直就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这次正好有这个机会可以见识一下。

    对于旁边那些书生的投来的火热目光她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从她十几岁起,她的身边根本就不缺乏追求者,吕定疆、杨文广、曹棕这种世家子弟,包括其他那些风度翩翩的公子哥,都是她的坚定追求者,不过在她眼中,像这些连黄嘴丫子都没褪干净的青年,还是应该先吃几年奶再成长一段时间。

    但也有时她也会被惹的气恼,比如说国师府的那个九公子吕定疆,动不动就跑到她面前摆造型,装偶遇,还指示手下上去调戏妄想英雄救美,直到有一天她实在忍无可忍,在将九公子的手下全部放到后,看着兴冲冲跑过来,然后又目瞪口呆的吕定疆就是一顿拳脚,总算让这个九公子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之内看到她就绕着走了。

    司马固这次讲的很细,从他认为的士兵训练科目的几个要素开始,到如何掌握士兵的心态,以及提高一个军官的威信的方法,都包括对待突发事件如何应付,不苟言笑的他甚至还穿插了几个校场上搞笑的事件,顿时引起了书堂内一片哄堂大笑。

    像司马固这样的朝廷高级武将,这些书生平时根本难以见到,而且哪怕他们来到大宋御林书院特邀授课,也仅仅只有三天的时间,他们丰富的战术经验,考虑周全的战略思想,甚至连一些做事上的经验,全都都是这些年轻人从来也没有见到听说过的东西,因此,这种机会对他们来讲是极为难得。

    “司马固统领,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一个高瘦的书生站了起来。

    司马固点了点头,一点也没有因为他的话突然被打断而感到恼怒。

    这也是他很欣赏这里书生的一点,从御林书院这里走出去的书生,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具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这也正是那些老兵油子和自己属下身上最缺少的那种冲劲。

    刚才他讲到提高士兵的士气与训练效果之前的实力,谈到了如果想提高士气必须要军官率先垂范,没有任何的捷径可言,这引起了一些书生的质疑。

    “司马固统领,我认为您说的这句话未免有一些绝对了,我的看法和你稍稍有一些不同,我认为,士兵们如果训练士气不足,那是因为待遇不够好,如果这些士兵每天都吃不好穿不暖,那么,就算军官和他们一起吃草根树皮,士气还是不会高的,我的想法是,军官应该替这些士兵谋求足够的利益,只要让这些士兵们觉得物有所值,觉得军官是心是向着他们的,那么士气肯定会空前高涨的。”

    这个高瘦的书生显然很自信,他说完以后还很轻蔑的朝着周围的同伴们扫了一眼。

    “恩,你的话有些道理。”司马固笑了笑,“作为一名统领三军的主帅,确实需要为手底下的士兵去考虑,这样的人才是一名合格的将军,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刘尔德”

    高瘦的书生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在发言之前他就已经想过好几遍了,无论怎么说,他的说法都是极为正确的,果然不出所料,司马固赞扬了他。

    能够博得司马固的赞扬,他应该是他们堂里的第一人吧。

    这时,他一脸傲气的把目光投向了旁边的赵灵儿,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清虚公主能够注意到他,那就更完美了,他作为刘太尉的长子,平时根本不会有机会得到清虚公主的青睐。不过让他感到失望的是,不远处的赵灵儿正把注意力放在整理她的长发上面,丝毫没有注意到他。

    “这位刘尔德说的很不错,我希望以后大家如果有可能来到军队中一定要记住这一点,为将者不辱下,方被敬之,为将者不已傲居,方被捧之。”司马固扫视了一圈,看到那个刘尔德还在站着,并用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他坐下。

    “但是仅仅这样做还是远远不够的,作为一名领兵打仗的将军,永远要把大宋的利益放在首位,面对困难,永远都要迎难而上,我举个例子,在我们宋朝府路之间,军队里的待遇都不太一样,好一些的地方,比如我们成都府府军,所拿的军饷是一般府军平均水平的五倍,而就算是在京师,负责城防的皇城司和禁军的岗位,待遇也各不相同,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你们作为军队的主帅,你们应该是率领底下士兵去找上级大人要求提高待遇呢,还是老老实实的守好自己的本职呢?”

    司马固反问底下的书生们,而那些书生也纷纷的发表着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大家都是为朝廷卖命,都是大宋的军士,当然不可能分成三六九等,只有真心的为属下着想,才是受人尊敬的大人,如果是我,我会去要求自己的应有权利。”

    “我觉得本职是任何军人都应该做的,但是也不能盲目的去找自己的大人,应该私下里谈比较好些。”

    “是啊,士兵们有情绪必须尽快解决,如果让这种负面情绪带到战场上,那就不是银子所能解决的了。”

    也有书生反问着,“司马固统领,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

    “在军队中,如果有军官这样做的话,通常我们会把他定义成为……”司马固看了那个发问的书生,他的嘴角无意间露出了一丝冷笑,“哗变。”

    “什么……哗变?”

    他的话一出口,底下的书生立刻纷纷议论了起来,这怎么可能是哗变呢?这是为了捍卫自己正当的权利啊。

    “没错,就是哗变,”司马固淡然的说道,“因此,我是绝对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军队是一个严肃的地方,如果有人因为不满聚众闹事,我们就是这么定性,身为军人,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国家的需要,而不是自身的利益,一切以国家利益为重,倘若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自身后果的话,那么这样的军人又怎么能奢望他在战场上奋勇杀敌。”

    “换句话说,如果军队中每个士兵都这么想,都想讨价还价,那么假若敌对的一方给出更优厚的条件,那这些军人会不会就因此而叛国了?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几年前延州知州范雍,他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司马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原本就很少的笑容又消失掉了,眼神又回归到了之前那种极为严肃的表情上。

    延州知州范雍率领雁门关背叛那件事,不但差一点让汴京城彻底沦陷,还让大宋名将刘平将军和麾下的几万名宋将士饮恨沙场,若不是后来的曹彬率领新军团力抗西夏骑兵,老将李继隆率一群老弱病残死守汴京城,汴京会战差一点提前结束,这是是宋朝军界罕见的耻辱,也正因此,大宋护龙堂从未放弃过对延州知州范雍的探查,从未放弃过对他的追杀。

    不过至今为止却没有任何的消息,延州知州范雍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彻底在世上销声匿迹。

    “长幼有序、礼义廉耻、忠君爱国,当你们进入御林书院的时候,相信你们的第一任夫子就这样告诉过你们,但我要说的是,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你们记住一点,那么以上这些将会永远的伴随着你们终身,这就是‘奉献精神’。”

    书生们静静的听着司马固的讲话,所有人都被他沙哑的嗓音中那种情怀深深的吸引住了。

    司马固沙哑的嗓音并不是天生的,这是长期在校场上高声大喊导致声带撕裂造成的。

    “作为大宋军人,只有对我们这个国家付出我们的忠心、无私的付出自己的热血、奉献出我们的一切,面对任何困难,我们的军队才会义无反顾、势如破竹,勇往直前,才会成为一支真正让对手胆寒的无敌之师。”

    “好,说的太好了。”小皇子赵理率先起身鼓起掌来,而其他人也纷纷见状起立鼓掌,一时间整间书堂掌声雷动。

    “司马固统领的话,确实让我们对军队有了全新的认识。”赵理一脸赞许的望着司马固,随即又感慨道,“我想这才是军队真实的样子,在将士们荣誉的背后,是一条没有人知道的汗水和鲜血铺成的路,在取得大捷的后面,是无数不知名的宋士兵用他们的生命和鲜血换来的。”

    赵理的眼神中明显带有敬佩之色,刚才他听到司马固说的这些话,虽然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但是却让他心中感到莫名的澎湃和激动。

    而讲台上的司马固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能够成为统领的人,如果没有能够说出话来就能稳定军心的本事,那还混什么混啊。

    这并不算什么,相比这种煽动和带动众人情绪的本事,至少有两个人都要比他做的更好,一个是寿春郡王赵祯,另一个人,应该就是他吧。

    司马固向窗外看了一眼,据说这个家伙被调到这里当夫子来了,难怪他会拒绝寿春郡王的提议,看来陛下早就对他有安排了。

    不过,以他的性格,只求别把这里搞得太乱就好,这可是宋朝最顶级的御林书院啊。

    ……

    ……

    十一堂书堂内,此时正人声鼎沸,众人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

    “说,你们买大还是买小?”胖子白生得意的高喊道。

    “大,我买大,我就不相信还会是小?”伯考满脸通红,他的独眼中充满着杀气,在他的黑色眼罩内,好像也有一股隐约的杀气弥漫而出。

    他已经连续输了十几次了,不但连新来夫子给每人发的五十两银子的赌博发财启动资金输光外,还把一个月的生活费搭了进去了,再输下去裤衩子估计也保不住了,当然,如果有人要的话。

    “这次我也买大,来来来,赞助一下。”木祯凡乐呵呵的掏出一把金币,放到桌子上歪歪扭扭写着大字的圈子里,上一把赌局,他自己选择了小,结果却一下赢了好多。

    木村辛也在旁边象征性的放了几块碎银在里面,他的家族是京师外郊的一个中等贵族世家,条件在十一堂还算很不错,原以为自己还算不错,不过他没想到,自以为优秀的他在这里却面临着即将被淘汰的危险。

    这时,他的目光无意中发现了正在一旁坐着的苏青成,在全堂书生凑成几堆在一起赌骰子的氛围下,独自坐在一旁的他到显得特别的醒目。

    “苏青成,你也过来玩一会?”

    苏青成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胖子白生双手用力摇晃着手中的竹筒,竹筒中发出骰子撞击筒壁的声音,在他周围,独眼的伯考、木村辛、木祯凡等书生紧盯着他手中的筒子。

    只见白生大吼一声,

    “好了”

    竹筒被重重的惯到了桌子上。

    待白生打开竹筒后,周围顿时传出来一片叹息声,看着正在桌子上兴奋的往怀里哗啦银子的白生,伯考这些输钱的人眼睛都绿了。

    “不玩了。”伯考推开人群,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

    见到苏青成后,他苦笑了一下,“苏青成,借一点钱先用用呗。”

    苏青成还没有开口,在伯考后面传出来一个缓慢的声音。

    “如果伯考你还是想赌钱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放弃吧,你这不是赌钱,你这是在送钱。”

    木村辛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离开了赌局,在他的脸上挂着一丝淡然的微笑。

    “木村辛,你不借钱就算了,竟然还说风凉话。”

    伯考一脸的不满,木村辛刚才明明也在赢钱,却说什么也不肯借钱给他。

    “我不借给你的原因是因为,只要你赌下去,你一定会继续输下去,既然这样,那么我为什么还要借给你呢?”

    “为什么?”伯考不解的问道。

    木村辛笑了笑,他走到苏青成旁边的座位上坐下,看着伯考的惊诧眼神,“伯考,你刚才一直专注压大押小,根本就没有去注意白生的表现,你就一直没发现他开出来的结果,每次都是赌注押得多的一方输,押得少的一方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