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四十八节 颠覆观念

    夫子,可是这骰子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啊。(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一个书生好奇的问道,他手中现在还拿着其中的一个骰子,颜色和形状等方面和正常的骰子并没有什么两样。

    “白生,你来告诉他们。”

    “噢”

    白生一脸不情愿的从桌子中拿出了装骰子的那个竹筒,原本他还打算如果以后没有人知道的话,还能再发一笔小财。

    “这个骰子的确是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这个竹筒,在竹筒中有一个夹层,里面还装有骰子,不信你们看。”

    白生拿开底座,将竹筒的底部给周围的同伴们看了一圈,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的都是空空的竹筒壁,可以一眼望到顶部,并没有什么异常。

    不过当白生晃动竹筒的时候,虽然竹筒里没有任何的骰子,但是却仍然发出了骰子撞击竹筒壁的声音。

    “然后就是这个底座了,在这底座上也有一个夹层,我每次将筛子放到底座然后盖上竹筒时,骰子并不会因为我的晃动而改变,我放的是几点点数,最后揭开的时候又是几点点数,所以我每次都等你们下完注以后再开。”

    听到白生的介绍,木村辛恍然大悟,原来竹筒壁晃动的筛子是夹层中的骰子,真正的骰子却纹丝不动,再下注的那一刻,赌局便早已经注定了。

    白生讲完,王靖又笑着继续说道,“这次我考核你们的重点,就是你们对异常事物的观察力和判断力,不过很遗憾,你们大多数人并没有发现这一点,所以你们……”

    “夫子,我有话要说……”

    王靖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被站起来的苏青成又一次的打断了。

    王靖仔细的盯住苏青成的眼睛,这让后者原本一直在直视他的眼神顿时有一些躲闪。

    这并不是因为苏青成感觉到自己理亏,而是王靖这几年在应州担任知府事,身上已经不自觉的形成了一种上位者的气势,。

    “苏青成,你要知道,在军中没有人敢打断上司的说话,今天这已经是你第二次了,不光是你,如果你们中谁还有这样的行为,就请自己去校场跑完五十圈再和我说话。”

    看到王靖的眼神离开了他,苏青成总算松下了一口气,刚才不知道怎么,王靖的眼神像是有种魔力一般,感觉自己的一切都被对方看穿,他强制镇定了一下内心情绪,用力吸了一口开口说道,

    “夫子,如果您能够回答出我的几个问题,让我心服口服,那么我苏青成就算跑一百圈也心甘情愿。”

    苏青成中有种感觉,这位新来的夫子好像并不是很喜欢他,对他来讲,御林书院便如同军队,王靖的做法让他极难接受,有些话他如果不问明白的话,会如鲠在喉。

    “请说。”

    “夫子,您刚才说是想考核我们对异常事物的观察力和判断力,但是木祯凡确实因为运气好的原因,这您又作何解释呢?”

    “很简单,战场瞬息万变,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虽然战局不能寄希望于运气,但不可否认,有时候运气也是一个极其重要成分,既然木祯凡能在已经被做了手脚的赌局中,恍然不知却还能赢钱,即便是因为他们几个的好运气,我也会给他加分的。”

    王靖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只有胜利者才有话语权,我的解释归纳起来其实只有一句话,他赢钱了。”

    “那白生他们呢,你为什么要认定他们考核及格,我想换做我们十一堂的任何一个人,有了您那做了手脚的道具,都会赢钱的吧?”

    “很简单,在我制定的规则里,只要赢钱就是合格,输钱就是不合格,他们站对了阵营,他们赢钱了,所以合格了。”王靖摊开双手一脸无奈的说道,“你现在还有没有问题要问了。”

    “我还有最后一个,”希伯冷笑着,“夫子,我并没有参与其中,您就直接判定我不合格,这又是什么道理,我的能力相信您并没有看到。”

    “苏青成,你应该庆幸,我刚才的考核标准只有合格与不合格,”王靖淡淡的说道,“以你今天的表现,我真应该再加一条考核标准,极不合格。”

    王靖扫视了一下书堂,语气也渐渐变得冰冷起来,“在这个世界上,不乏资质和天赋都极为优秀的人,但这些人很多都没有获得太高的成就,排除运气等方面以外,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太过于心高气傲了,在他们的意识中,只想着如何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并没有顾忌别人的感受,明明打赢了局部战争,却输掉了整场战役。”

    书堂内鸦雀无声,所有书生都在静静的听着王靖的讲话,连一贯粗线条惯了的伯考眼睛都一眨不眨的盯着王靖,脸上的表情好像也在若有所思着。

    “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将领,仅仅靠自身的修养是远远不够的,你们记住,永远要比自己今天站的位置看得更远一些,作为一名都头,就要去想指挥使位置所干的事情,作为一名指挥使,要考虑的是军都指挥使考虑的问题,而一名军都指挥使,更要去分析厢指挥使甚至统领或统帅担忧的因素,当然,如果有幸,你们中有人成为了未来的统帅,那么眼光就不应该只局限于我们大宋,而是应该放眼整个天下,不过,如果你们仅仅想着如何来证明自己,眼界一定会变得很狭窄,我很不客气的告诉你们,这样的人,恰恰才是军中真正的毒瘤,比那些资质平庸的人潜在的危害更加的大。”

    王靖看了一眼众人,眼光却最终停在了苏青成的脸上,他表面上是在对十一堂所有书生讲解,但实际上却是在告诫着苏青成。

    “苏青成,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不合格的理由,你的这种情况,就是那种独善其身的人,如果你认为你的同伴有问题却不站出来加以制止,借以体现出你自己的清高,我只能说,你根本不配称为他们的同伴,不配和他们称兄道弟,在军中如果有你这种自认为有才能却又看不起别人的人,明明看到对方错了却在一旁看笑话,你就算再有本事,别人又怎么会服你。”

    苏青成愣了一下,王靖最后说的那个理由,确实是他心中所想。

    他一直认为,御林书院应该是极其严谨的,也应该是严肃的,像赌博这种东西,是绝对不能带到书院来的,因为当他看到十一堂的书生在一起玩的兴高采烈,他虽然没有去制止,但是却非常不屑于他们的行为。

    而且在平时,他虽然在十一堂极具威望,但是并不是和堂里所有人的关系都比较融洽,现在想想,和自己过于自信,看不起别人不无关系。

    但是仅仅是不参与赌博而已,也不至于提升到这个高度吧,而且,谁有特么知道这竟然会是特玛的一个测试啊,对于王靖的回答,苏青成心中仍然有些不服气。

    “老实说,对于这次考核结果,我并不是很满意,也许你们认为我有点小题大做了,但我告诉你们,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每一个潜在的战机都有可能转瞬即逝,当你们以后真正面临战争的那一刻,不会再有任何人来提醒你,哪一些是和战局有关系的,哪一些是和战局没有关系的,所谓善谋者胜,远谋者兴……”

    “不过还好,我很庆幸,在这个堂还有一个木村辛这样的人,能够在这样玩骰子的休闲游戏中准确的捕捉到这其中的异常,这并不是一朝一夕便可以养成的习惯,今天的这次,只是我对十一堂的一个摸底,希望各位书生不要有什么心理上的负担,就这样吧。”

    王靖说完这些话,便走下了讲台向外面走去,他的前脚刚刚迈出门外,身后已然哄的一下吵开了一片。

    听到书堂内的吵闹声,王靖苦笑了一下又摇了摇头,他并没有停下脚步径直向远处走去。

    虽然他和这些书生的年龄差不太多,但是这些书生在他的面前,还是显得过于稚嫩,。

    十年前,他也曾经和这些书生一样,心性较高,但是在经历过一次次生死考验之后,才真正懂得了这些道理,要不是因为他运气好,还有一个朝廷大员的祖父,可能早就在一次次考验当中失败了,因此他很清楚这些书生最需要什么。

    这些年轻书生有着蓬勃的朝气,他们并不缺少面对敌人的勇气,一旦他们进入战场,无论前面有多困难,他们都能够勇往直前,哪怕牺牲掉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不过,他们唯独缺少了那种久经沙场的军官那种韧性,那种对战场局势的敏感。

    出于对这些人的保护,没有战斗经验的新兵和军官往往会被安排到一些不是非常危险的位置,或者由一个老兵带着几个新兵,但每次战役中伤亡最多的,却是那些刚刚入伍的军士。

    富有经验的将军,只要进入战区,便时刻保持着警觉,他们往往会更容易捕捉到周围环境的一些异常情况,比如丛林中没有鸟叫声,旷野中有几堆熄灭的火堆,来提前预判出险情,而这些常识,都不是从御林书院可以学到的东西。

    虽士气高昂但过于冲动,虽信心满满但缺乏经验,这是宋军队对于这些新禁军派系的军官普遍看法。

    王靖从来没有质疑过这些书院出身的禁军派系将领们的军事素养能力,相反,他也觉得,禁军派系将领们的潜力要普遍比那些府军派系将领们更大一些,不过那是在他们放下高高在上的心理的前提下,今天在书堂内,他一看到苏青成脸上的那种表情,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他在军中接触过的那些禁军派系军官的面孔。

    一样的自信,一样的不屑一顾,连嘴角上那不经意露出的笑容都如同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一样。

    在这个世界上,真正有实力的人,见识过世面的人,都会发现自己的渺小,自然便会谦恭起来,比如雁门杨继业,再比如如今闲置在家中的老元帅曹彬,虽然这二位宋军中的泰斗战功赫赫,但没有人见到过杨继业和曹彬脸上有过什么得意之色,相反,那些踌躇满志,总认为自己只是缺少一个机会的人,脸上才带那种让人觉得有些可笑的傲气。

    苏青成望着王靖离开的背影,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极为复杂的目光,老实说,他在御林书院这几年,从来没有听到过今天这样让他感觉到无比震撼的话,对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让他感觉到无比的震惊,也让他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甚至于,他没有注意到自己之前所有的想法,都已经不知不觉的被这些话所改变了。

    这个王靖,究竟是什么人。

    一个小小的都头,怎么可能说出这么一番颠覆人生的话呢?

    ……

    ……

    某空地上,十几位士兵齐齐举起近三尺长的军号,鼓起腮部猛然用力的吹了起来。

    “呜……呜呜……呜”

    一阵悠扬的军号声顿时传遍了整个书院,这种三尺左右长度的军号,发出的号角声低沉凝重,虽然听起来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可以传播得很远。

    用军号来传达信号是大宋御林书院特色,每天号角总共响六次,第一次是起床号,在凌晨曰出一半时响起,第二次是早晨时分,在早餐开始后的半个时辰,第三次是中午时分,用来提醒上午课程结束,第四次响起是一个时辰以后,提示下午课训开始,第五次是在夜幕降临时,也就是现在的这一次,提示下午课程结束,然后就是几乎临近午夜的熄灯号。

    号角声刚刚响起不久,很快,李泰、李继隆、杨延昭、司马固等高级将领先后从各自所在的书堂内走了出来,待他们身影消失后,各堂的书生才依次的渐渐走了出来。

    小皇子赵理也和赵灵儿此刻正并肩走在一起,边走边谈论着课上的内容,赵理此刻显得很兴奋,一直在不停的说着,而赵灵却只是微笑着听,并没有插嘴,她今天穿着的连衣裙裙摆较短,离膝盖还有一截距离,一双修长的美腿完全显露出来,旁边不时有书生经过,假装无意间偷偷瞟向窈窕的赵灵儿,而赵灵儿对这一切好像早已经习惯了,脸上并没有任何羞恼的意思,只是盯着自己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