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五十五章 大鱼出水

    高宁宁整晚未归,现在更是不知所踪,当刑侦局的人来到湖心岛的时候,朴在孝就担心可能是自己和这个女人所在的贼船翻了。(www.k6uk.com)

    “去刑侦局配合你们调查?”他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脸上也故作平静,顺从地跟着大家离开了“清凉里”。

    走在湖心岛通往外面的木桥上时,他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自己在这洲渚上的产业。

    “究竟要调查什么?”他心里十分忐忑,又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希望能逢凶化吉啊。”

    都说富贵险中求,高收益就意味着高风险,朴在孝跟着高宁宁干的是间谍的活,放到眼下来讲这可是杀头的买卖。他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在所面对的诱惑足够大的时候,铤而走险就成了必然地选择。

    朴在孝来到刑侦局里,蔡文越没有急着见他,而是叫人先带他去了一个房间。那个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台子,台子上躺着一具女人的尸体。

    盖在尸体上的白布被揭开时,朴在孝瞪大了眼睛,心脏差一点蹦到了嗓子眼里。

    “高宁宁!”这个名字在朴在孝的心里呼之欲出,但是他却不敢喊出口。

    朴在孝转过头朝旁边的工作人员望去,目光中满是惶恐之色。那名带他进来的工作人员对朴在孝的失态似乎视而不见,只在门边稍站了一会便示意他跟着自己出去。

    朴在孝终于见到了蔡文越,他对这位刑侦局的领导不太熟悉,因为刑侦局在东滩,所以平日里根本就没打过交道。

    “坐吧,”蔡文越朝桌前的一把椅子示意了一下,带朴在孝进来的工作人员将门关上之后就站在门边守着。

    “领导,您找我有事?”朴在孝十分紧张,他的一举一动都有着强装镇定的痕迹。

    “刚才去看过了吗?”蔡文越问道,他没说看的什么,因为心里知道朴在孝明白自己的意思。

    “尸体?”朴在孝明知故问,想要借此争取一点时间去平复下自己内心当中的惶恐。

    “说说看。”蔡文越点了点头,眼神中古井无波。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给了朴在孝很大的压力,他在蔡文越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信息,心知主动权完全在对方的手上。

    朴在孝交代了一些高宁宁的信息,包括她在“清凉里”工作过的事以及自己视角的灜东凶杀案事件。

    “还有呢?”

    “还有?”朴在孝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还有什么?”

    “高宁宁是昨晚死的,死于他杀,”蔡文越说着顿了顿,目光在朴在孝的脸上打量了一番,“我们认为你有作案的嫌疑,所以叫你过来配合调查。”

    “什么,我杀高宁宁?我为什么要杀她?”朴在孝突然激动得站了起来,他涨红了脸为自己分辩道,“我是做生意的人,求的是财和平安,违法犯罪的事根本就不会去沾边。”

    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见朴在孝站了起来,于是走过去将他按住重新坐着。

    “你说的或许有道理,但还不足以洗脱自己的嫌疑,”蔡文越似乎并不在意朴在孝的分辩,“我手上现有的证据已经可以指出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你就是凶手,第二种可能是你会成为继高宁宁之后第二个被灭口的人。”

    “灭口?”

    在面对死亡威胁的时候,朴在孝的眼神中有一瞬间流露出恐惧的神色。

    蔡文越看到了朴在孝神色间的变化,也注意到他在自己说出两种可能的时候就将注意力全部放在第二种可能上。

    “我和别人无怨无仇,别人为什么要杀我?”高宁宁的非正常死亡让朴在孝有些害怕,但他还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步高宁宁的后尘。

    “我刚不是说了吗?灭口啊。”蔡文越笑了笑,也不明说,但他不明说,朴在孝却听明白了。

    如果高宁宁确实如蔡文越所说的那样是被人灭口,那杀她的人很可能就是之前她提到过的那个上线,朴在孝作为高宁宁的合作伙伴,自然也就逃脱不掉被灭口的结局。

    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朴在孝突然有些后怕,他开始后悔当初鬼迷心窍答应了高宁宁和她合作。现在心理既想跟蔡文越坦白,以此寻求对方的保护,又担心坦白之后的罪名自己承担不起。

    左右为难间,他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手指也不自觉的互相摩擦起来,这是人在焦虑时的一种表现,朴在孝没注意到,但是蔡文越却注意到了。

    门上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进来的人将一个消息带送到了蔡文越的面前。

    “李广平带到了。”

    “好,先带他去旁边的审讯室等我,我等下就过去。”

    等传信的人出去,蔡文越站起身来俯视了朴在孝一眼,半是提醒半是敲打地说道,“朴老板,你应该还有些事情没想起来,赶紧想,可别叫人家洗衣店的李老板说在了前头。”

    “我过去和李广平聊聊,这间屋子就留给朴老板一个人静下心想想事情,什么时候想好了就什么时候出去。”丢下这句话,蔡文越就准备离开这间屋子,并安排了两个人留下来看住朴在孝防止他做出什么出人意料之举。

    “领导!我说,我都说。”李广平被带到刑侦局的消息仿佛压倒骆驼脊梁的最后一根稻草,朴在孝原本就处于惊慌和恐惧当中,他看到蔡文越的目标不仅锁定了自己,还锁定了李广平,心知刑侦局已经掌握了一切,自己的挣扎似乎是徒劳的,还不如主动坦白去换取对方的保护。

    而且假如真的是高宁宁的上线下的杀手,那高宁宁已死,自己在那名上线的眼中就更没有活下去的价值,所以越早将那人挖出来自己就越安全。

    带着朴在孝坦白出来的情况,蔡文越又去审问了李广平,有了他俩交代的信息,灜东间谍案背后的脉络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这就是朴在孝要你送衣服过去的名单吗?”拿着李广平写下来的一串名字,蔡文越再次问道。

    “是,是的。”李广平原本以为自己是运气好,捡了个又能发财又轻松的活,谁曾想却卷入了间谍案当中,自己还成了别人传递情报的一枚棋子。他心里现在懊悔不已,当蔡文越将朴在孝坦白的事情告诉他时,他也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己知晓的事都说了出来。

    蔡文越又去找朴在孝问这份名单,见两人写出来的是同一批人的名字,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幕后的大鱼就在这批名单当中,”蔡文越敲了敲手上的纸,将名单逐一分发到部下的手里,他把人召集起来准备前往东滩国际会议中心,目的是要将名单上的人都带回来调查。

    刑侦局的人来到东滩国际会议中心之后,联合里面的安全部门一起以检查为名先将大门口控制住,不放任何人出去。接着大家分成两人一组行动,去将名单上的人一个个从他们的工位上带了出来。

    有些人一脸懵逼地被带到楼下,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有陈金城自己心里明白东窗事发了。

    他再一次为这些调查人员的嗅觉和办事效率感到震惊。

    因为在杀掉高宁宁之后,陈金城自问已经处理好了手尾,并且也切断了可能会牵扯到自己的那条线,但是这些人竟然还能将自己锁定进目标的范围之内,简直叫人有些匪夷所思。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陈金城的脸色十分平静,但是内心当中已经有一个声音在咆哮,他在华国潜伏这么长时间,眼看着一笔富贵就在眼前伸手就可以触及,只是世界变化得太快,他昨天才放下来的心今天又提到嗓子眼了。

    陈金城仍心存一丝侥幸,因为这次被带去刑侦局的人不止他一个,其他几个人显然都是无辜者,只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而被牵连进来。

    “水还是浑的,”他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不过等人都到了刑侦局之后,蔡文越亮出了手里的怀表,看到这枚怀表时,陈金城面如死灰,他终于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

    间谍案尘埃落定,蔡文越的刑侦局自成立起在短时间内屡立奇功,一时间在整个崇明三岛名声大振。蔡文越本人也成了民众们茶余饭后闲谈的焦点人物,有人将他比作狄仁杰,也有人将他比作福尔摩斯。

    这阵子因为蔡文越和舒清和的关系,李天武也是出尽了风头,他作为提拔蔡文越的领导,首先一个慧眼识英才的功劳是跑不掉的,而且老师带学生下基层上防线也是由他一手主导,舒清和在防线上的英勇事迹更是为他的政治履历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所有人都清楚蔡文越接下来在仕途上一定会平步青云,许多人趁着机会想要结交这位海归的新贵。面对纷沓而至的“好意”,蔡文越大多都以公务繁忙一一推掉,因为面对这些应酬,他更愿意将时间花在女儿的身上。

    灜东的两起大案相继告破虽然让治安大队松了一口气,但是大家的工作并没有轻松多少。因为湖心岛上的蒲甘人也卷入了间谍案,根据上级的意思,地方上接下来要彻查这些“潜在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