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一五章 内心挣扎

    柳婷上前拉住她的手道:“我明白我明白,是我着急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不过……你能不能再给我一点点机会,别这么着急做决定……”

    对柳婷来说,她还是希望能和林沫堂堂正正的竞争夏薇,不屑于和林一戈合作,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愿意争取。

    夏薇迟疑了片刻。

    早上醒来她坐了那么久,也想过自己的感情,之所以造成现在这个局面,既有变身带来的影响,也有自己性格的问题。

    不管是自己也好,夏威也好,总是优柔寡断,总是拖泥带水,总是含含糊糊,所以害了崔晓丽,委屈了杨欣,又误会了柳婷。

    就连周六柳婷质问自己,都没有勇气直接向她挑明。

    所以她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心里只有林沫一个人,不管再发生什么,谁再说什么,都不会动摇。

    面对柳婷的请求,她心软了,差点就想先答应下来,可很快就恢复过来。

    如果还这么拖下去,要拖到什么时候呢?不能再走上让读者讨厌的老路了!

    “我……不想再动摇了,实话告你吧,我确实和林沫在一起了,她对我很好,真的很好,关键是我也喜欢她,是发自内心的那种喜欢,就想一辈子和她过下去。所以……”

    柳婷的脸色瞬间变白。

    “所以……我没有机会了,不可能了,是不是?”

    “是。”

    夏薇坚定的给了她一个回答。

    柳婷顿时泄了气,两条腿几乎都站不稳了,硬撑着回到办公桌前双手撑住,深吸一口气,转头看看她,苦笑一声。

    “我……懂了……”

    夏薇其实心里也很难受,就像是肺里被什么堵住一样喘不上气,但还是强打起精神道:“婷姐,对不起。”

    “你不用这么说,是我……我自己的问题。”

    “那……你先忙吧,别忘了给文队长打电话,我回去工作了。”

    等她走到门口,柳婷突然又问了一句:“小薇,你哥最近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回来?”

    昨天杨欣见过夏威,夏薇怕说漏了反而不好,就告诉她道:“他昨天回来了一趟,但老家那边的事还没忙完,今天早上又走了,恐怕还得一段时间。”

    “哦……”

    柳婷点点头,拿起一份文件坐了下去。

    等夏薇离开,她烦躁的把文件往桌上一扔,望着办公桌眉头紧锁。

    过了几秒钟,她用双手撑住额头,闭上眼睛,表情时而痛苦,时而绝望。

    这次,自己是真的失去她了。

    连一点点希望都没有留下,刚才夏薇都没怎么犹豫,直接就堵死了路,再奢望她回头,恐怕是痴人说梦了。

    我该怎么办?

    是接受这个结局,还是再做无用的挣扎?

    亦或,真的接受林一戈的条件?

    半个小时后,柳婷到卫生间重新洗了脸,化妆后匆匆下了楼。

    文兴在电话里介绍了案件的进展,希望她尽快到办案地点做笔录,今晚就结案提交司法,而且司法那边也提前沟通过,一听是林市长关注的案件,案情又很清楚,立马表态可以提前解冻需要归还的资产。

    赶到小楼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

    文兴提前在门口等她,一见面就跟客气的和她问好,然后把她带进笔录室。

    由于李亚招供的比较彻底,从周五到周日已经接连找了很多人收集证据,包括帮助李亚控制空壳公司的马仔全都一一被捕,所以证据已经形成闭环,今天的笔录不过是走个程序。

    不到一个小时,笔录就弄完了。

    文兴又给她说了说后面的程序,大概周四周五的样子,柳云波的公司就可以回到柳婷手里,与之前柳云波的投入相比,有大概几个亿是真正亏到了股市上,没法再回来了。

    “柳董,据我们侦察,其实李亚在这次股灾中挣了不少钱,但不是直接用你父亲的资金操作的,所以没法直接退给你,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尽力争取对您的补偿,这个过程可能比较慢,等最后审判结束大概还得一两个月。”

    柳婷点头道:“这个结果我已经很知足了,公司能回来,还能收回几个亿现金,我想都不敢想啊!非常感谢你们的努力,我替我父母给你们致谢了!”

    文兴摆摆手:“您客气了,这本来就是我们该做的!而且前天我去找过刑侦口的宁处,他负责你父母的案子,我们俩关系不错,他也说过你父母很冤,之前就想帮忙但使不上劲……”

    “宁处也帮了我很多……”

    “所以您就放心吧,李亚这个案子绝对是铁案,我们争取让他把亏掉的几个亿给你补回来。”

    柳婷又感谢了半天,临走,问文兴道:“您说,李亚最后能判多少年?”

    文兴想了想。

    “按目前的证据15年以上,我们准备按无期提出建议,检察院和法院也工作层面认可。”

    “太好了!那姜海呢?他什么情况?”

    “姜海……”

    文兴深吸口气道:“他的案情大概是十几年,不过在李亚的事上他有重大立功表现,我估计最后十年左右的可能性大。”

    姜海并不是害柳云波的直接人,柳婷对他倒不是很怨恨,听到这个消息也算满意,和文兴握握手,开车离开了办案地点。

    车子驶上环路,直奔郊外的西山陵园。

    这么重大的消息,她要第一时间告诉母亲,让母亲讲给父亲听。

    周一,又是冬天,陵园里没什么人,一排排的松树巍然而立,整个园区非常安静,只有服务处的喇叭里循环播放着哀乐。

    走到母亲的墓碑前,上面只刻着一半的碑文,还有另一半等着找到父亲的遗体再安葬。

    她把包放在一旁,双膝跪地,轻声的把今天的情况详细给母亲讲了一遍。

    天气有些阴沉,预报说过两天会有场大雪,西山方向刮来的风拂动着,仿佛也在低声倾诉。

    说完报仇的事,柳婷并没有起身,而是继续讲着心事。

    “妈妈,我爱上了一个人,她叫夏薇,对不起我没有按你说的做,和她的哥哥在一起,可我真的是喜欢小薇,今天她告诉我喜欢另一个人,我的心都要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