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两千三百九十六章 你以为人家就不知道?

    关荫对贼鹰的带孝子鄙夷不仅只是在物资方面,前段时间有一件事引起了他的恼怒。(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咱们不是研制出现为咱们自己解决问题的药品和疫苗了嘛,毕竟现在生物科技发展到这个地步精准解决问题那是为人类未来着想。

    于是,有个花了百万人民币跑来死皮赖脸治好的岛南的第三代华人就被大张旗鼓地送到大洋彼岸去当试验品了。

    你的血你的肉你的一切都必须奉献给天国。

    这件事被国内一些媒体称之为我们的胜利。

    呵。

    然后,岛南开始全面反击。

    人家是要从根本上证实那么“为人类的未来”者是人家的正宗泡菜部队火锅脸。

    这事儿还引起国内一些媒体的不满,认为权威媒体不帮着他们“争取荣誉”。

    人,跪下去能站起来的不多。

    关荫看到礼部要求各方媒体不要参与这种争夺心里高兴。

    哦,你说研究的结果啊?

    到现在那边反正还没把人放走。

    你看,你随便看你能放着正路不走偏走歪门邪道能有好果子吃才怪呢。

    逆向研究那不是随便谁就能玩的技术。

    至于此次父慈子孝的局面那也在预料中的。

    毕竟,在我们这丢的面子得从儿子身上找回来这是贼鹰的一贯做法。

    关荫得知某些方面我们没有松口,就意识到今天这件事了。

    他倒是更愿意跟媒体讨论另一方面的问题。

    金融。

    在关荫看来金融这玩意儿就是割韭菜,那王八蛋把他们和别的地方的韭菜割完了发现还不够就想花言巧语欺骗我们放开口子。

    这不到现在一看阴谋败露于是亮出獠牙。

    对嘛!

    你早这么办咱们拳头说话该多好。

    关荫敢说这话媒体可不敢报导,这个时候要给这家伙招惹那帮所谓经济学家作对纯属添乱。

    “赶紧去验收学校准备参加颁奖。”记者们着急的是演唱会得赶紧点的啊。

    你都满级了连个演唱会都没开过,你就让那帮所谓歌王见识一下啥叫六位数的歌迷同唱一首歌他不漂亮吗?

    关荫就跟记者们说了实话。

    难办!

    关荫说:“我就含糊我的演唱会为啥这个想当嘉宾那个想帮唱。”

    哦?

    你敢说有哪些人想要蹭热度嘛?

    当然你家那几位天后大人们不算那帮大姑娘也行,但别人你给打出去算逑了别让他们蹭你的热度。

    关荫为难就为难在这呢。

    “我不知道都有哪些人找关系给我安排在台上了啊。”关荫摊手说。

    他跟记者们深刻讨论这个话题。

    关荫认为自己是个讲道理而且很容易给人理解的小演员,人家都定了要登台他到时候总不能打下去吧?

    人家找渠道上名单很难!

    “我到时候拿着话筒跑出来,我一看,明明是我的舞台,为啥上头多了一百零八个长腿,我再一看人家穿的那么清凉,这天气人家大晚上登台,那多有诚意,我总不能把人家轰下去吧?我再一听伴奏的确是我的歌曲,可人家唱出来的咋都不是那味道啊,我咋办?现在难点就在怎么解决这些麻烦。”关荫话里有话把有些人的小算盘给砸了。

    记者们一听当即表示这事儿我们办!

    哈?

    他对这帮人表示有怀疑。

    “到时候十万人一起过去,这帮人要敢登台我们喊着他们下台。”几个记者笑嘻嘻请示带头大哥,“但是长腿小姐姐能留在舞台上嘛?”

    干啥?

    那妆画得连大腿上的肌肉密度都能掩盖住你们能看出个啥美丽度?

    “意思就是你看过长腿美女啊?”几个记者一定要知道答案。

    关荫把小梁拉过来表示:“小姐姐岂不比那帮美女好看多了?”

    这话小姐姐是很爱听的。

    可记者们不愿意看这位。

    咋?

    “你们这些人一登台人观众集体看表演,谁顾得上看你们的盛世美颜。”女记者顺手从小可爱口袋里顺走一块奶糖。

    小可爱连忙掏出一口袋,给这些熟人挨个发了一把。

    但是泥萌说哒话很好顷!

    众所周知我小可爱家哒妖精们那都是才华高于颜值哒妖精,泥萌要记住介一点小可爱定律!

    跟这帮家伙扯了一会,关荫又要给定饭桌的时候被拦住了。

    “汇文这几天请我们吃饭,天天八菜一汤吃腻了都。”这帮家伙还真掏出汇文的准入证明。

    关荫怒问为啥没邀请他。

    “我们给拦住了,最近几天是那些成绩好的开会互相学习的时间,另外汇文和日报还有几家官媒合作开了一场网文的盛会,哦,差不多这几天网上就能直播了。”记者们大概提了一下。

    王大叶现在是汇文的基础培训教员。

    江山美女一锅烩那小子是作者代表。

    跑到别的网站的十多个写手在讨伐。

    还有国外一帮媒体也在报导这件事呢应该也要发展网文。

    关荫就是奇怪为啥没告诉他。

    忙!

    你忙!

    先别闹!

    咱讲道理!

    小姐姐一看这人能跑到汇文去蹭饭,连忙拉着往三小那边跑。

    咱看下学校多好蹭饭有啥意喜。

    关荫到达三小的时候,网上古井无波报导了养儿防老这个结论。

    网友也没对此表示有啥意见。

    倒是岛南那边几家媒体态度极其激烈。

    这里面还有几位关荫的老朋友。

    大饼脸态度激烈地在帝国发文批评:“惹事精的这个形容可以说精准而形象,我们的事情还在解决,到现在连车堵禁足都做不到,物资缺乏到现在连泡菜都要省着点吃了,结果我们好不容易找到的一点援助物资你们回头就送给王师?别说王师儿子不是岛南,就算真的是王师的儿子,这一次也需要先解决好自身的大事,这个时候把大批物资送给他们,我们又要觍颜哀求谁家送点?当大火燃烧一个洞的时候先灭自家火就是给大局做贡献。”

    这个报导就让某人第一时间点了个赞。

    关荫车停在三小门口,打开手机就看到这篇报导。

    他微博上还把女记者关注了呢。

    这让岛南一些媒体很不爽。

    你大饼脸被大魔王收买了?

    “别闹,这孩子我见一次还骂三顿,她倒是有点让我佩服的执着,这一点很有你们一些媒体的骨气。”关荫很公道地评价岛南一些媒体。

    呃

    在我们痛斥贼鹰的时候你就说我们是好的?

    “回头找一下某一篇采访,你看我对你们那边的一些媒体啥态度。”关荫嘲笑那帮冲上来对骂的棒岛南网民,“你们敢于揭发自己的问题,这一点我很佩服。不像我们这的一些王八蛋记者和媒体,我说的就是那个号称最老实的平台,事到如今问题全部解决清楚人家还认为人家那个什么高级的记者是对的,人家还拿出半个月发了九十条大新闻是功劳,哟哟,这位厉害,一天六条新闻你上哪采访?也没听说你趴在街道垃圾桶上写报导,合着在办公室里全网一找,然后就是你的第一手资料?这种人今年还被推举为金笔奖的有力争夺者这得全平台不要脸到啥地步。”

    某网:“”

    这件事都快解决了你又跳出来翻旧账吗?

    “老子还是你们的顶头上司,今年开始金笔奖重点会不考虑你们平台,要么你想办法把老子这个侍郎赶走了。”关荫回头又表扬岛南媒体,“虽说你们实在应该这国怎,定提问,但能就现象全面揭露,那的确把那平台的一帮渣滓比成垃圾,这一点我是一直都很佩服的。”

    礼部:“我记着好像金笔奖最终要经过我们同意是吗?”

    咋?

    “既没递交给专管主事,又没经过侍郎大人们的讨论,谁在炒作把金笔奖发给那位姑奶奶?合着金笔奖成了你们平台内部奖吗?”礼部暴躁在线怒批渣滓,“报导既不客观也不符合事实,既没有调查也没有那个发言权,到现在一没看到该公主出来道歉,也没看到平台有任何评论,反而四处找渠道在消灭质问的帖子,大有老子说有她就有,没有也有老子说没有就没有,有也没有的姿态,合着国内自媒体都要接受本部的引导管辖,就你们是个例外王法管不到是吧?事到如今,事实俱在,还在抵赖,臭不要脸。”

    这顿骂反正人家还真不接受。

    “有问题可以发文没必要在这讨论。”平台的一个小弟上来跟礼部对干。

    礼部:“这谁家的赶紧领回去啊,还没必要在这讨论,都是人民群众你怕谁看到?找,你尽管找渠道,能过得去我小礼这一关算你厉害,今年的金笔奖就是三巨头提名你那姑奶奶,我小礼也要坚决把你打回去,你算老几啊你犯了错误不承认还想甩锅烈士?”

    好,一二三办开始关注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呢。

    这事儿又引起央妈那边的惊慌,算起责任他们也有一份儿呢。

    老贾擦把脸赶紧往礼部跑,先承认错误再拿出方案。

    瞒?

    推?

    躲?

    那微博状态要不是老赵亲自写的还见鬼的了。

    这态度就很让老赵欣慰。

    但是你先别急着认错。

    你等我把铁头娃叫来咱们讨论。

    关荫没空去听老贾道歉,他有要事要办。

    他在车里的时候就看到学校有点奇怪。

    那标语看着意思是挺好,可你在中间出现个头像算咋回事?

    还有那巨大的展览里头第一个人的嘴脸咋那么熟悉?

    另外一边怎么空荡荡的啥都没有?

    还有,这是学校怎么连好学生的表彰位置都没有?

    关荫尤其憎恨那圈高大威严的黑栅栏。

    这不是养猪场你怕谁跑出去?

    有些人很缺乏毒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