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六十八章 刘毅神射显功夫

    刘毅说到这里,径直走向了庾悦那里,那个脸上挨了一巴掌的护卫头子脸色一变,带着几个手下,走到了庾悦十余步外,拦住了刘毅,沉声道:“站住,不许接近我家公子。(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刘毅微微一笑,说道:“卑职也是这北府军中的中兵行参军,刚才那人是卑职的同僚,对庾长史态度不佳,卑职特来向庾公子致歉。”

    庾悦看都不看刘毅一眼,自顾自地在一边继续搭弓射箭,只听“嗖”地一声,这一箭飞了出去,比起刚才那一箭,偏得更远了两寸,几乎要脱靶,但周围的众人仍然是一阵欢呼喝彩,仿佛是这一箭直中了红心。

    那个护卫队长沉声道:“我家公子在这里射射箭,等等谢镇军,尔等休要过来打扰,既然谢镇军说了,让我们自便,那这里就没你们的事了。”

    刘毅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转而仍然挂着笑脸,他也不看这个护卫队长,而是看向了庾悦的方向:“庾长史的箭术出色,我等从军,也会几手箭术,想跟庾公子切磋一二,不知公子是否赏脸?”

    庾悦本来已经搭箭上弦,准备射出第三箭,听到这话后,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弓箭,但仍然不看刘毅,在那里冷笑道:“就凭你,也配跟本公子切磋箭术?搞清楚你的地位好吧。”

    刘毅就是泥人,也有几分土性,他的脖子变得通红,几乎要发作起来,那个护卫首领一看他这模样,脸色一沉,向后退了半步,手也按到了腰间佩刀的刀柄之上,沉声道:“你想做什么?”

    刘裕一看情况有些不对,连忙上前,笑道:“刘参军啊,既然人家庾公子不想跟咱们比试箭术,那咱们也别勉强了,回去吧。”

    他一边说,一边去拉刘毅的手,但刘毅突然重重地一甩刘裕伸过来的手,大声道:“这里既然是公堂,那人人都可以射箭,弟兄们,明天咱们就要上战场了,何不在此也试试箭术呢?!”

    向靖等人也早已经存了一肚子的气,不管怎么说,这庾悦自恃身世,完全视这些北府军人为无物,打的不是刘毅一个人的脸,一听刘毅这样说,他们全都轰然叫好,刘粹和赵毅等人直接就奔向了另一边,搬起了墙边的几个箭靶,直接摆到了百步之外,院墙的另一边,比起那庾悦的箭靶,足足远了一倍不止了。

    庾悦似乎也有些意外,停下了手中的弓箭,看向了这里,刘毅的脸色阴沉,走向了与一边的庾悦几乎齐平的地方,何无忌递过了一张足有四石的紫檀木大弓,刘毅炫耀式地把这弓拿在手上,连弓箭步也不做,直接就是提气而拉,瞬间,就把弓弦拉得如同满月,手一松,“叭”地一声,双股兽筋绷在一起的弓弦,猛地弹了出去,震动不已,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这一拉之力有多么强大。

    庾悦就是再不懂军事,也能看出这刘毅的开弓之力远在自己之上,他的嘴不自觉地张了开来,紧盯着刘毅,似乎要重新审视起这个参军了。

    刘毅一下得手,成功地吸引了庾悦的注意力,心下得意,这会儿他接过了一杆长箭,对左右笑道:“这一箭,我要正中左面的靶子靶心。”

    他的话音刚落,就搭箭上弦,弓步,沉腰,箭弦这回缓缓地张开,一直绷到他的右脸之上,他的右眼微眯,左眼圆睁,箭头指向了左边的箭靶的红心,微微向上高了一点点,猛地一松手指,只听“叭”地一声,长箭离弦而出,带着强烈的破空之声,先是向上微微划出了一道弧线,然后平滑而落,“叮”地一声,稳稳地射中了那百步之外,左边第一个箭靶的红心,力道十足,箭头透靶而出,只有那箭身,还在微微地摇晃不已。

    刘裕等人轰然叫了一声“好”,刘毅的箭术在这帮兄弟中算是上乘,也只有檀凭之能明显胜过他一筹,而今天这一手,甚至胜过了他平时的水平,显然,为了今天的这一次露脸,他也经过了不少准备和苦练。

    即使是庾悦身边的护卫们,也有不少人不自觉地喝起彩来,毕竟这些人成天习武,也是识货之人,百步之外能一箭透靶,足以称得上是一流箭士了,起码这些人是没这个本事的。但他们刚一喝彩,马上就看到了那个护卫首领阴沉的目光,剩下的叫好声直接就生生地吞了回去,哪还敢再发半个字?

    刘毅一箭得手,更加信心满满,大声道:“这一箭不算什么,接下来,我要你们看到更厉害的,我这一箭,要射中前一箭!”

    刘裕的脸色一变,百步距离,后箭击中前一箭,大概也只有檀凭之能做得到,他笑了起来:“希乐你还真的是苦练箭术啊,居然到了这种地步,来,今天让弟兄们开开眼!”

    刘毅笑着把弓箭递给了刘裕:“要不寄奴你也来试试。”

    刘裕以前曾经也和檀凭之比过箭术,十箭之中有六七箭可以做到,但他知道,刘毅今天绝不是为了让自己抢他风头的,于是笑着摆了摆手:“我可没有这个本事,希乐,你让大家见识一下你的厉害吧。”

    刘毅心下得意,环视左右:“想不到寄奴也有做不到的事情,也罢,今天我就给你们露一手吧。”

    他抄起另一杆长箭,凝神屏气,搭上了弓弦,这一下他与刚才那种缓缓开弓不一样,而是非常迅速地拉开了弓弦,箭头直指前一箭的方向,几乎还是和刚才同样的角度,也不见他如何瞄准,稍一到位,就猛地一松弓弦。

    只听到“呜”地一声,这一箭离弦而出,划出和前面一箭几乎一模一样的弧度,直接就射中了前一箭的箭尾,只听“叭”地一声,这一箭居然把前一箭的箭杆从中剖开,射成了两半,而箭头则不偏不倚地钉在了箭靶之上,纹丝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