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五十一章 加价竞拍三方杀

    谢玄微微一笑:“我看这褚公子也是跟阿宁你刚才一样,也看不出是好是坏,反正觉得怎么都是赚的,干脆买一批人就是了。(www.k6uk.com)”

    王恭哈哈一笑:“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是要亏大了,听刘鹰扬刚才所说的,这些人里也就四五个还算可以的,其他都是次品,我看,越是到后面,这成色才会越高,开始放出来的,没多少象样的,对吧。”

    刘牢之微微一笑:“不错,后面有不少武艺高强的人,有些是我们亲自俘虏的,也是为王公您准备的。”

    王恭满意地点了点头,台上的王谧高声道:“有没有人跟褚三公子竞价?没有人的话,二十万钱,五十个俘虏,全归褚三公子啦。”

    王谧环视四周,一边的仆从抬上了一面响锣,一如后世的拍卖会一样,王谧拿起一柄锣槌,高声道:“二十万钱,第一次。”

    “二十万钱,第二次!”

    褚三公子面带得色,而视线所及处,世家公子们纷纷向着微笑着拱手致意,这是世家间一个不成文的约定了,原则上不去搅局抬价,大家各取所需,不伤和气。

    当王谧举起了锣槌,准备一槌定音时,刘裕的声音平静地响起:“左边第二个,五千钱。”

    刘裕的声音不算高,但是中气十足,语速平稳,隐约中透着一股子不可抗拒的威力,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刚才还一片欢声笑语,道贺恭喜声响成一片的会场,立马变得寂静了下来。

    这个褚三公子,名叫褚爽,乃是东晋康献太皇太后褚蒜子的侄子,而他的祖父褚裒,更是因为女儿当了皇后的原因,在桓温执政前做过几年的录尚书事,成为晋国掌权的第一人,阳翟褚家,一时风光无二,成为继王导,庾亮家族之后的第三任东晋执政家族。

    但褚裒文雅有余,军略不足,本欲趁着当时冉闵灭赵,北方大乱的时候北伐建功立业,却被冉闵派大将李农所击败,将士死者数万,而二十余万欲渡河南投晋国的百姓,也因为失去了褚裒的接应而被乱军所杀,血染黄河,事后褚裒羞愤难当,郁郁而终,晋国大权也就此落到了殷浩和桓温的手中。

    褚家的家道随之中落,虽然褚蒜子作为皇后,太后,在后宫极有威信,甚至连大权臣桓温也要让她三分,在司马曜成年之前,也一直是褚蒜子这个太皇太后临朝听政,但是褚家却是几十年不出俊才,一直到这个褚爽,家中排行老三,两个哥哥早夭,所以世家间往往称之为褚家三郎,虽然谢安的堂姐嫁给褚裒,两家也是姻亲关系,但随着褚家的家道中落,走动也慢慢地少了,这些年来,褚爽不过是历任散骑常侍之类的无权闲官,京中的各大世家,也并不把他放在眼里。

    可是褚裒毕竟是宰相之后,骨子里也有一股子傲气,这回的拍卖大会,他第一个出来集体购买奴隶,一出手就是用光了褚家当前的爵位所能购买的最多奴仆数名额,也是想争个头彩,向天下的世家和士人证明,褚家仍在有影响力的高门世家之列,早晚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但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没有想到所有的世家子弟都没有出来与自己竞争,却是由刘裕这个乡巴佬站了出来跟自己竞价,褚爽本想发作,但一想到刘裕跟谢家的关系,又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怒火,沉声道:“刘军主,你就这么看中这个奴仆吗?若你想要的话,我可以送给你。今天的拍卖大会,王秘书说的很清楚,也是世家间的一个联谊活动,大家不要为了几个奴仆失了和气,争相抬价。”

    刘裕微微一笑,说道:“既然是拍卖,那自然得竞价才是,这才有意思,若是事后再行赠送,那只能体现世家子弟之间的关系,但这种你争我夺的刺激,可就少得多了。我刘裕军汉行伍出身,并非世家子弟,所以还请褚三公子见谅。”

    褚裒的脸色一变,看向了谢玄,冷冷地说道:“谢镇军,这刘军主可是你们谢家的准女婿,世家间的规矩,您应该教他一二吧。”

    谢玄淡然道:“今天这场拍卖之会,并非乌衣之会,也没说只能邀请世家子弟参加,刘裕现在并未娶王妙音,并不是我们王谢家的女婿,他是北府军的英雄,军官,当然有资格以个人身份参与这场拍卖之会,至于是不是加价竞买,那是他的自由,我也无权干涉。”

    褚爽咬了咬牙:“就是说,今天刘裕所为,与谢家无关,是吧。”

    谢玄微微一笑:“大家本就是各凭家底来买自己看中的战俘,以为部曲,刘裕是军人,浴血沙场,身边大概是需要得力的帮手,所以才会主动去竞价自己所看上的人,这点,即使作为主帅,我也是无权过问的。”

    刁逵的声音带着一丝奸笑响起:“刘军主看中的,自然是猛士,六千钱,我要了!”

    此话一出,就连谢玄的脸色也有些微变,所有人的目光落向了在凉棚里席地而坐,面带得色的刁逵身上,褚爽的脸色一沉,看向了刁逵:“刁刺史,刘裕不懂规矩也就罢了,你可是世家子弟,堂堂的广州刺史,建威将军,也要跟褚某过不去吗?”

    刁逵笑着摇了摇头:“褚兄请不要误会,如果是您要买人,那刁某自当拱手相让,只是这刘军主嘛,嘿嘿,前些天刚刚在营中斩杀了我们家的一个家将,那人虽然罪有应得,但毕竟跟了我们十多年,一下子没了,我们家中的部曲群龙无首,所以,我们这回只好上这里来物色人选,既然是刘军主看上的,那一定会是精兵强将,我又怎么有不买下之理呢?”

    褚爽咬了咬牙,沉声道:“好,真有意思,这个人你们想跟我争是吧,一万钱,我出了!”

    褚爽也是为了赌一口气,一下子把价格从六千加到了一万,也是想向刘裕和刁逵表明一下态度,让他们别再跟自己争了。

    刘裕摇了摇头,剑眉微挑,指着人群中左起第九个说道:“除了刚才那个,这个人我也要了,每个,一万五千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