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二十二章 诳言欲见桓荆州

    刘裕看着已经陷入了沉吟之中的皇甫敷,紧跟着说道:“皇甫将军,你们汉人的事情,我不想多掺和,但是我的产业,货物都在长安,我得赶回去把它们赶快处理掉,不能让仗一起打下去,最后我可就什么也剩不下了,要得关中,你们桓家应该是最有机会的,因为离得最近,对吧。(wWw.k6uK.cOm)”

    桓振勾了勾嘴角:“这个,这个只怕没那么容易吧,我家大父现在病重,我们…………”

    刘裕故作惊讶:“咦?桓刺史他怎么了?”

    皇甫敷马上打断了桓振的话,说道:“我家刺史大人身体很好,现在正坐镇洛阳地外龙门一带,指挥着围攻洛阳之事。刚才振公子的意思是,主公他最近操劳军事,偶染小恙,现在已经不妨事了。”

    桓振意识到了自己犯了个大错,在两个胡商面前把祖父病重之事给泄露出来了,悔得肠子都要青了,连忙说道:“不错,就如皇甫将军所言,洛阳没有攻克,祖父大人又怎么可能回师呢?阿巴斯,铁木真,你们的情报很有用,我觉得你们应该当面向我家大父大人(两晋时称祖父为大父)禀报,由他老人家定夺才是。”

    刘裕哈哈一笑:“没有问题,谢家那边还托我方便的时候传话给桓刺史呢,反正现在关中的事情也不急于这一两天,皇甫将军,桓公子,要不我们这就出发吧,对于攻略关中的事情,我还真的想跟桓刺史商量一下呢,只要能保证我们商号以后在关中的权利,我是很乐意与桓氏合作的。”

    桓振没想到刘裕居然打蛇随棍上,借着自己的话想要去见桓冲了,心中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又似百猫挠心,脱口而出:“不,现在大父大人不会见你。”

    慕容兰也跟着装作很惊讶的样子:“有什么问题吗?为什么现在桓刺史不能见我们?莫非,是因为他的小恙还没好?”

    皇甫敷干咳了两声,目光落在了地上,突然看到了护城沟上的覆土,灵机一动,说道:“其实,其实也没什么别的原因,阿巴斯先生,你刚才不是说了,这里你来的时候,尸体已经腐烂多日,有疫病的可能么?”

    刘裕笑着点了点头:“不错,正是如此,你是没看见哪,那护城沟里都流黑水,生尸虫了,若不及时焚烧掩盖掉这些尸体,只怕不出三日,就会有大疫开始流行了。城中那百余名百姓首当其冲,不用几天就会死掉大半,活着的人为了求生而会乱跑,无论他们接触到了谁,都会把这可怕的瘟神给传染,所以我们这些做生意的人,也怕这瘟神会找上自己,才会让王氏兄弟寻来城中的民众,一起动手把这些尸体处理掉。”

    皇甫敷这会儿心中已经想好了对策,点了点头:“可是,毕竟尸体烂了这么久,有没有已经生瘟疫,谁也不好说,那些个百姓我们不会带回军营,只会交给地方官吏加以安置,但你们两个若是亲自去见主公,以他初愈的病体,万一你们身上有什么瘟神,那可就坏了大事了,所以现在你们不宜去见主公,明白吗?”

    刘裕勾了勾嘴角,装出一副失望的神色:“这样啊,那太可惜了。要不然,我们跟你们回去,再等等几天试试?”

    皇甫敷摇了摇头:“阿巴斯,难道你们不想着早点回长安吗?不想着去整顿你家的那些个产业,生意?”

    刘裕笑着摇了摇头:“长安现在一片兵荒马乱,早几天晚几天回去没啥区别,我们现在也要观望,要看看谁可能攻取长安,然后跟他暂时合作。当然,除了苻坚,别的胡人在关中是无法长久立足的,最后肯定还是你们大晋的军队进入关中,到时候你放心,只要我和你们家主公大人谈好了条件,一定会助你们平定关中的。”

    桓振冷笑道:“你不是帮着谢家么?为什么这会儿又要向着我们了?”

    刘裕哈哈一笑:“桓公子,请你记住,我是个商人,商人永远要给自己谋取最好的利益。跟谢家合作,倒卖给他们一批秦**粮,是因为我需要得到谢家的帮助,尤其是这块令牌,以保全性命。至于去关中生事,那些不过是题外话了,作不得数。谢家的北府军,不可能这么快就打进关中,如果说有哪支晋军部队可以入关中的,那自然是你们荆州桓氏了,所以关中的事情,我不跟你们谈,又能跟谁谈呢?”

    慕容兰跟着说道:“是啊,只可惜你们家主公现在刚刚病愈,又要围攻洛阳,只怕顾不得取关中之事。此事只好以后再议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们回长安后,会尽早派人和你们取得联系的。”

    皇甫敷的眉头一皱:“那这么说来,咱们还得交换点信物才是。”

    刘裕笑着把手中的北府军令牌扔给了皇甫敷:“皇甫将军,这就是我的信物了,反正现在也早离了北府军的地界,要此物无用,以后你若是派人来长安,就让他们持此物,去西域阿拉巴哈商行,找我阿巴斯和铁木真兄弟就行了。”

    皇甫敷喃喃地念道:“西域阿拉巴哈商行?我怎么没听说过啊。”

    刘裕勾了勾嘴角:“以前我们主要是在凉州一带做生意,很少到中原腹地,去长安也不过这两年的事,皇甫将军对长安很熟吗?”

    皇甫敷摇了摇头:“不,那是敌国首都,我怎么会熟,只是这个商行名字实在是没怎么听过罢了。也罢,请收下这个。”他说着,取下了腰间的一块令牌,扔向了刘裕,刘裕接过后仔细一看,也是一面做工考究的紫檀木令牌,上面刻着皇甫二字,背面则是熊虎的图案,皇甫敷沉声道,“此令牌乃是我的军令腰牌,见牌如见我皇甫敷,你以后若是想来荆州找我们联系,无论是去襄阳还是江陵,只要出示此令牌,自然会有人带你们来见我家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