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燕帝再劝寄奴降

    刘裕冷冷地说道:“又不是我要你放火烧城,本来你若是依阿兰传回来我的建议,你退出邺城,那谁都不用死,现在你设计想要消灭我,没有成功,反而赔上了整个邺城,还有你的数万本族百姓,这可怪不到我头上。(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慕容垂冷笑道:“若不是你兴兵犯我,又怎么会有这样的结果?刘裕,你处心积虑想要北伐,就是要让北方百姓饱受战火之灾,不止是我这里,包括中原,百姓因为你的野心,也是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你把这些事情全推脱到别人身上,岂是英雄所为?”

    刘裕朗声道:“作为汉人,收复我们汉家江山,有问题吗?这百年来是你们胡虏入侵,占我江山,杀我士民,如果你真的能保境安民,我自然也不会起兵讨伐,可是你们连年征战,害得百姓受倒悬之苦,我吊民伐罪,有何不可?就是这次,本来我是联合你要共灭慕容永,不仅可以分你半个并州,也可以让你重新确立慕容宝的权威,消除你们家族内斗的隐患,这样的好事,你不应允也就罢了,反而背信弃义地攻击中原,想趁火打劫,若非你背叛在先,我又怎么会攻打邺城?这完全是对你背叛的回应!”

    慕容垂冷冷地说道:“你我从未结盟,晋燕一向是敌对,何来背叛?要说背叛,也是你背叛了我,上次在五桥泽,我饶你一命,你答应帮我在北方扩张势力,结果你不仅助拓跋珪建国,还拐走了我的妹妹,现在又回晋国起兵攻打大燕,刘裕,这就是你对我好意和恩情的回报?”

    刘裕哈哈一笑:“你上回勾结我晋国内奸,坏我北伐,我肯留下是为了救回我的兄弟,可没有效忠你,投降你,请你别弄错了,你要我助拓跋珪消灭刘显,除你北方大患,我可是做到了,至于拓跋珪自己后来如何,是他的事情,也是你们燕国跟草原之间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做到了应诺你的事情,就可无愧,当刘显被打败的那一刻,我们的约定就算自动完成。”

    “至于令妹,她跟我多年相伴,早已经互相爱慕,她也不是你的奴仆,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愿意做我妻子,跟我回家乡,怎么能叫拐走呢?是你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利用这个妹妹吧。”

    慕容垂的白眉一挑:“她是燕国公主,是慕容家的子孙,为慕容大燕效力是她与生俱来的使命,非但是她,就是我,也得完成这个使命。就象你身为汉人,为晋室效命,也是你的使命一样,谈何利用?阿兰明知和你立场不同,早晚为敌,却还是对你动了真情,对我们大燕来说,就是背国叛祖之举。”

    刘裕咬了咬牙:“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你消灭了丁零大军,以后要灭翟魏很容易,而北方世家在河北留下的潜在力量也给你基本上铲除,从今以后,你的河北可以稳定了,只要你不倒行逆施,而是安抚百姓,我们大晋也没有北伐的机会,所以,我希望我能带走阿兰,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慕容垂冷冷地说道:“刘裕,你好大的口气,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你孤身一人前来,我要取你的性命,易如反掌,事后我只需要跟阿兰说,你率军攻城,最后葬身火海,她就是伤心欲绝,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刘裕微微一笑:“我带走我的妻子,这是人伦,阿兰就算给你强留,也不可能再为你效力,而且,你也知道,以她刚烈的个性和对爱情的坚定,十有会殉情。你肯放我进来跟我单独面对,就是想跟我谈判,想让我留下,对不对?”

    慕容垂笑了起来:“我喜欢聪明人,刘裕,别人都道你是个武夫而已,但我知道,你的聪明才智绝不下于那些黑手党世家,就是我的老友青龙和朱雀他们,也未必是你的对手,所以,我希望你能留下,助我大燕成就霸业,这对你,对我,对你们汉人百姓,都有好处。”

    刘裕冷冷地说道:“我看不出有什么好处,要我背弃自己的民族,成为你们胡人国家的急先锋,那我不是成了汉奸么?只会受千夫所指,万人唾骂,这种事,我刘裕宁可死,也绝不会做。”

    慕容垂摇了摇头:“你不是说,要百姓免于兵灾,战火,给天下一个和平,才是救民之道吗?你说,我现在放你回晋国,晋国那些权势蒙心的君臣,还有躲在暗处的黑手党世家,野心勃勃的天师道神棍们,能做到这些吗?青龙,朱雀他们这些人,要挑起整个东晋的内战,只为铲除那些不听命于他们的世家,打消皇帝想夺回权力,亲政的企图,他们上层争权夺利,害得无数百姓遭遇兵灾,你回去之后,如果不成为他们的帮凶,就必然会给他们铲除,你是想助纣为虐呢,还是想回去为了你的愚忠送命?”

    刘裕咬了咬牙:“我回去之后,自当尽我全力,阻止这场内战的进行,我相信,我也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慕容垂冷笑道:“你是有这份心,可是你有这个能力吗?不要以为你靠了跟刘敬宣的兄弟情,临时调动几千北府军,就可以回去横行天下了,我实话告诉你,青龙他们对你已经起了杀机,你这次回去,他们必然会对你下毒手,你在洛阳,包括这次私自北伐,已经是擅动军队了,只冲这一点,就是死罪。而你偷袭邺城失败,让北府军这次再次出师无功,连王恭和刘牢之都会记恨你,不再保你。现在你回去,几乎尽是敌人,而你的兄弟们都是些中下层军汉,如何能救你性命?即使他们肯跟你起兵夺权,他们的家人子侄尽在后方,命悬人手,又有几人肯抛家舍业,跟你去打一个太平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