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一十三章 平地惊雷

    没错,李沐一直觉得自己漏掉了一环,却死活想不起来是哪一环。(m.k6uk.com手机阅读)但是当他写下徐之雷这三个字之后,他发现所有的问题仿佛都可以串联起来。

    十三魁首聚会本就是徐之雷在张罗,那么旋归庄内的地道,徐之雷若是不知情,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至于关于青莲军的行踪,徐之雷本身还是听风轩的半个主事人,消息本来就灵通。消息灵通的反面就是他想要掩藏什么消息的时候,也能有那个能力滴水不漏。

    这一点,李沐当初也是深有体会的。当初李沐与徐之雷还有一个交易,那就是李沐告诉徐之雷有关鲛珠的事情。徐之雷帮忙隐藏李沐的信息。因此,对于徐之雷的能力,李沐是深信不疑。

    仔细想想,青莲军有陈骁密诏,想来也是陈骁察觉出有些不对,所以特地留下的后手。既然有这份密诏,那么沿路的郡府定然会依命配合。再配合听风轩的风媒控制消息,这才有可能让青莲军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涯城之外。

    “一定是有徐二世子帮忙,是了,太子本就是他陪同来的,所以一切都是他准备好的。这么一想,李沐也生出了一丝明悟。然后,这一丝明悟在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慑人心魄的恐惧。这种恐惧,仿佛就是一只冰冷的鬼手掐住了李沐的脖子,又像是天上降下一道惊雷,从李沐天府劈到涌泉。

    李沐变成这样的原因,在于合情合理的一个猜测。

    “如果真的是徐之雷,那么实施这个太子拯救计划的上官隐,应该也是徐之雷的人。那么……给天子陈骁下蛊,就是徐之雷所指使的!!!”

    李沐端坐在位置上,仿佛僵硬在了那里。如果是那样,那么徐之雷不是新皇党,也不是太子党,他是真正的谋逆党!

    按照这个猜测反推之前的所有问题,似乎都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陈骁中蛊,生命垂危,如此才能提前引来子嗣之争。若是等陈骁寿终正寝,且不说陈骁还剩下多少寿命,就算陈骁没有那么长命,也可以一点一点安排好皇位继承者。那时想要再起波澜,难度将会成倍增加。

    陈骁自知生命无多,若是在此时放出一点点风声,稍稍推波助澜就能促成陈骁留下后手。陈骁年轻时经历过宇王谋反,差点让他坐不成皇位,年老之后,又有东山郡王给他来了那么一出。他不会不知道军权的重要性。一旦透露有人谋划皇位,算计太子,作为父亲的陈骁,肯定会在军权上给他留一手。至于这一手是不是青莲军,其实并不重要。

    那一份涂改过的遗诏,以及另一份备用的遗诏,再加上那一份密诏,直接排除了议和的可能,将这场皇位之争,直接推向了你死我活的斗争之路。

    密诏是陈骁受人影响,未雨绸缪留下的后手,那么另外两份遗诏,却是主动进击的会心一击。

    李沐打听过后,已经知道按照大的规矩。传位诏书是一式两份,分别由皇帝和政事堂收藏。如果想要改诏书,就势必要改两份。那么,为什么会有一份改过,一份没改过呢?

    李沐现在几乎可以确定,原本两份诏书上面写的一定是太子!

    因为陈骁留的后手就是保太子。如果他密诏上面写的是陈立鳌,那么现在城外的青莲军应该是纳头便拜,哪来和已经公开宣称继位的陈立鳌作对的道理。

    那么,那份诏书究竟是不是陈立鳌改的?不是,如果陈立鳌能做到将两份诏书都能改,那么为什么不两份一起改了?如此一来,他的合法性不是彻底确认,无法动摇了吗?何必放出那道有涂改痕迹的诏书,来落人口舌,给太子攻击的机会?

    而且陈立鳌也在李沐面前提过,他不是没有取陈志豪而代之的想法,只是他的计划和已经实现的计划并不相同。很有可能这两份诏书,并没有在他的计划之中!

    所以,这两份诏书,很大概率是徐之雷指使的计划!为的就是让原本可以在陈志豪,陈立鳌之间确认一位继承者的情况出现变化,变成两个人都没有完全合法合规的继承手续。这样一来,二者就必须相争,为自己争得大九五之尊,无上之位。

    古有二桃杀三士,今有三诏乱大!此等谋略,不可谓不毒!

    接下来的一切,就顺理成章了。要实施这个计划,太子就不能留在宫中。因为留在宫中,矛盾就尚在可控范围。虽然最后可能也会演变成两军对峙,但是这其中可能会出现很多变数。而且太子留在宫中,那么陈骁留下的后手就不能发挥出最完美的作用。

    所以,太子陈志豪必须到城外和青莲军汇合,如此一来,太子身份加陈骁亲笔密诏,就等于给了太子翻盘的机会。陈志豪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陈立鳌更是不可能将皇位拱手相让。二者只有斗,往死里斗!

    李沐理顺了这条线,顺理成章地想起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先前东山郡王那一桩蹊跷的谋反案。

    当时李沐心系李列和沈璃,没有想太多,而且自己也从其中得到了不少优待。所以一直没有细想。但是如今想来,特别是和第二份政事堂收藏的,没有更改过的遗诏联系在一起,李沐却品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在寝宫外,李沐亲耳听到左相姬揆说,政事堂诏书是他去取来的。所以原本不相信的白帆,最后也相信了遗诏上是让陈立鳌继位。

    那如果说,姬揆在说谎呢?如果说,那份诏书就是由政事堂更改的呢?别说什么灰尘封条,这些都是可以造假的东西。以政事堂的能力来做,没理由做不到的。

    政事堂原有左右二相,二人一同收藏遗诏,相互监督。以庞恭为国为民的执拗性子,二相合谋更改遗诏的可能性很小。

    但是现在庞恭不在了!

    庞恭因为在东山郡王谋反一案之中,爆出曾经配合李家帮助过宇王逃出涯城,险些让宇王逃出生天,逍遥法外。这等秘辛被公开之后,庞恭不被杀就已经不错了。陈骁念在庞恭变法有功,为国多年,免了死罪,让庞恭告老还乡。等于说,东山郡王谋反一案,扳倒了当朝右相庞恭!

    “所以,一切谋划,在那时候就开始了吗?那么,在东山郡王谋反案中活跃的十殿阎罗……”李沐忽然惨笑一声,“原来也是你的人吗?徐二世子!”

    李沐心中划过一道闪电,门外响过一道惊雷。